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愛你追悔莫及
愛你追悔莫及 連載中

愛你追悔莫及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劉乾墨 古代言情 甄姬

當她愛他的時候,他肆意的作踐她,不肯承認自己的內心,直到她帶着對他的恨慘死,他才知道什麼叫追悔莫及展開

《愛你追悔莫及》章節試讀:

第2章身影未至,先聞其聲,院中三人俱是不同神色,尤其柳姨娘,那是渾身下意識打着哆嗦。
沒過片刻,便見甄老夫人被身邊人攙扶着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甄奎城的正室,也就是甄姬的親生母親多年前病逝後,甄奎城一直想要扶持柳姨娘上位,皆被甄老夫人阻攔。
只因柳姨娘身份卑微,僅僅是甄姬母親的伺候丫鬟,趁着自家小姐懷孕,而爬上姑爺的床,行事作風可謂齷蹉。
甄老夫人曾經放出話,甄奎城的正室可以是任何一個世家女子,但絕對不會是柳姨娘。
被多年壓制下,柳姨娘怕甄老夫人也屬正常。
甄姬,可是你去請的祖母?
什麼大事?
也要勞煩你祖母?」
甄奎城瞪着眼睛,第一個反應就是問起了大女兒,除了她,誰能請得動老夫人?
甄老夫人最看不得兒子總是不分青紅皂白針對甄姬,怒氣更盛了,楠木拐杖杵在地上咚咚作響。
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瞎管,你就是如此當父親的?」
甄老夫人老當益壯,自有不怒自威的氣勢,甄奎城向來怕老母親,一時間禁了聲,唯唯諾諾,不敢再多言。
孫女給祖母請安。」
甄姬和甑月,同時上前問安。
甄老夫人熱絡的拉着甄姬,這可是她的嫡孫女,她向來最疼的一個。
轉而,甄老夫人又冷眼看着甑月那柔若無骨的模樣,頗為不痛快的道,你是美人燈,風吹吹就倒了,我可不敢受你的禮,萬一在昏過去了,可怎生是好?」
話里話外,刺兒十足。
甄月咬了咬牙,頓時眼淚盈眶起來。
甄奎城見不得疼愛的二女兒受委屈,趕緊道,母親,這是哪裡話,月兒染了風寒中,卻還惦記給兒子綉福袋,所以方才在門口才略有些失禮,但念及月兒也是一片孝心的份上,母親便別怪罪月兒了。」
甄姬抬眼,想起前世祖母便十分不喜甄月,只是那時自己看不透,還總為其辯解,如今想來到底是祖母慧眼。
甄姬笑了笑,欣然起身,是呀!
祖母,妹妹也是惦記父親的緣故,祖母此次便小懲大誡算了。」
突然話鋒一轉。
不過,妹妹你為父親綉福袋,知道的說是孝順,不知道的還以為祖母苛待你,讓你帶着病連夜刺繡,偏生今日在人多眼雜的地方暈了,這若被有心人蔘父親一本,說是我們甄家沒個圓方規矩,可如何是好?」
說到這,甄姬淺笑轉身,姿態大方,執起甄月的手,你別怪我這般說,咱們自小受祖母教導,在外面便是代表甄家的臉面,禮義廉恥,一步都不能踏錯,你可還記得?」
一番話說得滴水不漏,頭頭是道,甄老夫人甚是滿意,不愧是她最疼愛的嫡女,這大家閨秀的氣派,哪是那個上不得檯面的狐狸精所生的女兒能比的?
甄奎城聞言倏然一驚,是啊,今日二女兒在那麼多人面前暈過去的情形,確為不妥。
一如甄姬說的那樣,若是被人蔘一本,他顏面盡失,累及自個遷升可是得不償失。
當下便有些嚴峻道,你姐姐說的不錯,今後行事可要謹慎為之,注意分寸要緊。」
不得不說,甄姬實在太了解自己的這個父親了,相比疼愛的女兒,他最在乎的就是顏面!
是,父親。」
甄月一口銀牙幾乎咬碎,袖子下的手用力攥住。
這是甄奎城第一次用這樣的語氣說她!
若不是甄姬,今日她也不會被這樣批判!
她甄姬算什麼東西,身為嫡女了不起么?
總有一日,她定要讓這個人人羨慕的嫡女跌落塵埃,然後狠狠的將她踩在腳下。
只一眼,甄姬便知曉她的所有心思,知她定在心中仇恨自己,可是那又如何?
棋局重新來過,誰輸誰贏,尚不可知。
但甄姬明白,甄月前世能贏自己,最大的籌碼是劉玉衡和陳齊洛。
一個為她揮毫千金,只為博美人一笑,一個不惜手刃嫡妻,只為換佳人一瞥。
甄姬眯了眯眼,暗自想,要想徹底報仇,就得將她的助力一根根全部掰斷!
臘月初四,雪從早上起便飄飄洒洒,未至晌午,地面已有了厚厚的積雪。
這一天,甄老夫人會帶着兩個孫女來開元寺去參拜。
開元寺百年寺院,古樸莊重,素得京中權貴人家信仰,所以每月的這一天,開元寺總是熱鬧非凡。
冷冽的梅香沁人心脾,甄姬情不自禁掀開車簾,便見對面有一輛十分氣派,且頗有特徵性標誌的黃色馬車。
自然而然的,甄姬便想到那是九皇叔的座駕。
想起前世劉玉衡便是因為鬥倒了九皇叔,才扶搖直上,手握大權。
九皇叔名聲威望在外,又手握大半的兵權,一直是皇上心中最大的忌諱。
如今細細算來,距離這位九皇叔莫名暴斃的日子就是今天......收斂了心思,隨着甄老夫人近廟燒香拜佛,甄姬又單獨請了香,供了燈。
前世她對鬼神之事向來嗤之以鼻,如今重生後,她倒是多了份敬畏之心,只盼蒼天有眼,能保她家人安寧,佑她大仇得報。
禮過佛,甄老夫人略囑咐幾句,便前去聽一諾大師講經。
見祖母身影遠去,甄月當即轉身,姐姐,開元寺的梅花天下聞名,不如咱們也去瞧瞧?」
甄姬神色清冷,面無表情,不了,天寒地凍的,我還是在這等祖母吧!」
前世,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她隨着甄月去了後山,不知從哪竄出一隻惡犬追着她不放,咬了她一身終身難以治癒的傷疤,這也導致劉玉衡婚後碰都不願碰她一下。
現在想來,這裡頭的事必定是甑月所為,既然明知如此,她又何必用自己的安危來陪她玩呢?
罷了,姐姐不去,我便一個人去了。」
甑月無所謂的笑了笑,領着自己的丫鬟小桃轉身離開。
待甄月走後,甄姬在原地思索片刻,便領着白芙獨自往後山去。
如果記得沒錯,九皇叔今天在這會出事,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為了不讓劉玉衡如願,她必須救九皇叔。
行至樹林,有刀劍聲從前面傳來。
白芙嚇一跳,甄姬卻神情一綳,拉緊白芙的手迅速躲到草叢當中。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愛你追悔莫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