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霸愛成癮:嬌妻天天想逃婚
霸愛成癮:嬌妻天天想逃婚 連載中

霸愛成癮:嬌妻天天想逃婚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衛煊 姜瀝 現代言情

渣男友出軌閨蜜,回家後又被生父出賣給宗家,雲處安成了人人口中的笑話他,是陽城令人聞風喪膽的冷血總裁,陰狠嗜血,都說接近他的女人,非傻即瘋所有人都在等着看雲處安下場悲慘,誰知手腕狠辣的川總竟然變成粘人的大狼狗!「既然嫁給了我,就別想要逃走!」望着將自己壁咚的宗夜川,雲處安無奈,「川總,你又不缺女人!「「不缺女人,但『缺』你!」展開

《霸愛成癮:嬌妻天天想逃婚》章節試讀:

第4章 想看你穿旗袍姜瀝坐到了餐桌旁,其實她沒有什麼胃口,微微抬眸能夠看見衛煊筆直的站在一旁。
姜瀝乾脆將吃的往一旁推了推,直接望向了衛煊。
綁我的人查到了嗎?」
姜瀝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麼敵人,究竟有什麼人這麼恨自己。
姜瀝朋友不多,但是敵人其實不少,雖然她自己不自知。
有嫉妒她的人,有對她求而不得的人,有競爭關係的人,有資源衝突的人,很多很多。
在查,你吃東西。」
衛煊將吃的又穩穩推到了她的面前。
衛煊說話很嚴謹,從衛煊嘴裏其實問不出來什麼,除非他自己想說。
姜瀝看着面前的食物,沒動手,反而再次望向衛煊。
一定要快點找到綁我的人,我不知道……他會不會亂說話。」
姜瀝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略微帶了顫抖,儘管掩飾着,但衛煊能感覺到。
不讓顧少知道,我明白」衛煊點了點頭。
但姜瀝依舊不太放心,並沒有要吃東西的意思。
衛煊看着姜瀝,盯盯看了好幾秒,突然抬動了腳步,他站到了姜瀝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她,然後微微俯下身子,直直的看着姜瀝,他抬手撫了撫她的眼角,湊近她耳邊低聲開口。
我保證,這件事情會是永遠的秘密,你把東西吃了……」衛煊說話的時候另一邊手已經又把東西推到了姜瀝面前,他直起身子,微微背過手站着了。
姜瀝抬眸看着已經沒事人一樣站在一旁的衛煊,猶豫兩秒,還是勉強着吃了一碗粥,吃飽之後她起身坐到了沙發處,從沙發前的茶几下抽出了幾個本子,這是她下個月可以選擇的劇本。
可能這就是有顧冕和沒顧冕的區別,跟着顧冕她能輕而易舉得到任何喜歡的角色。
不過顧冕並沒有讓姜瀝拍很多,姜瀝沒必要太過出名,有一席之地就可以了,不要被觀眾忘記就行,所以跟了顧冕之後,雖然劇本有很多,但她一年選一本來拍就足夠了。
衛煊微微捲起袖子,將姜瀝吃剩下的那些東西給收拾了一下,然後也抬腳走向了沙發處。
你覺得哪個本子好?」
姜瀝感覺到了衛煊的腳步,微微抬眸看了他一眼。
也就是隨口一問,姜瀝承認自己有私心,她想跟衛煊把關係拉近一些,畢竟她有把柄在他手上,衛煊替她保守着秘密,她自然也不能太拒人於千里之外。
聽着姜瀝這話,衛煊微微眯了眯眼眸,還真的半俯下了身子,然後指尖點了點其中一本。
這本,民國時期的戲,我想看你穿旗袍。」
衛煊說這話的時候,已經直起了身子,但不知道為什麼,姜瀝覺得他的氣息似乎格外的近。
姜瀝將那本子拿在手裡,抬眸看向衛煊,衛煊卻已經若無其事的將目光望向了窗外的方向。
最後,姜瀝果然選擇了民國時期的那個劇本。
將本子大概看了一遍,姜瀝將本子放下的時候,抬手捏了捏自己的後頸,然後拿起了自己的電話。
給經紀人打完電話交代之後,她就起了身,剛準備轉身,一直沉默着站在旁邊的衛煊突然開了口,昨天晚上,跟顧少上床了嗎?」
衛煊問這話的時候,語氣聽來漫不經心的慵懶,但好像又帶了那麼一絲絲的壓迫感。
你覺得呢?」
姜瀝站定,微微側頭看他,眼底帶了絲絲的探究,你希望聽到什麼答案。」
衛煊難得的笑了笑,勾着嘴角,但是臉上的那股笑意並不真誠,我沒有什麼想聽的答案,我想聽的是實話。」
沒有」,姜瀝蹙了蹙眉,然後轉身走向房間的方向。
姜瀝換了衣服從房間出來的時候,顧冕已經回來了,還給姜瀝帶了精緻的小點心。
瀝瀝,眼光不錯啊,民國那部,確實不錯。」
看見姜瀝出來的時候,顧冕笑了笑,朝她招手,然後將帶回來的小點心給一一的擺放在了桌上,姜瀝微微抬眸用餘光去看衛煊,衛煊背着手站在一旁,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模樣,又變回了工具人似的。
買了什麼?」
姜瀝好奇的往桌邊走來,看了看桌上各式各樣的小點心。
都是你喜歡的」顧冕回了話,卻在她靠近桌面的時候,一把將她給摟住了。
姜瀝身子蹦了蹦,沒有動,下意識的抬眸去看衛煊,衛煊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眼底的情緒似乎有點沉。
你消息這麼快呢,這就知道我選了哪個劇本?」
姜瀝任由顧冕抱着,趕緊換了話題。
顧冕將她按坐在了椅子上,然後笑了笑,我不僅知道你選了哪個劇本,我還讓人給你準備了旗袍,晚點讓人送過來,你選選,喜歡哪些,哪些合適的一道帶到劇組去。」
顧冕說這話的時候又笑了笑,笑得有些曖昧,他俯下身子在姜瀝的額頭上親了一口,我們也可以留幾套在家裡,我還沒看過呢。」
顧冕說話向來都很字正腔圓的,聽起來很正常正經,這是商人的習慣性,不能在言語上給人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和把柄,但是顧冕話里的意思,姜瀝是懂的。
不就是想穿旗袍試試嗎?
這話要是在平時,要是只有他們兩個的時候,姜瀝可能就回應了,但是此刻,她咬唇一時不知道該不該回應,怎麼回應。
顧少,我出去打個電話,問問情況。」
衛煊很識趣,微微垂眸,跟顧冕說了這話,然後在顧冕點頭之後,很自然的離開了。
看着衛煊離開的身影,姜瀝微微鬆了口氣。
也不知道為什麼,姜瀝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心虛,但是,她剛才確實挺心虛。
我還真餓了,你怎麼知道我想吃了?」
姜瀝笑眯眯的看着顧冕,整個人又變得柔和小鳥依人的模樣,滿臉笑意的開始去勾桌上的吃的。
晚上有個酒會,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顧冕看着姜瀝吃東西時那高興的模樣,撫了撫她的頭髮,都是些商場的上的朋友,沒關係的。」
好」,姜瀝笑着點了點頭。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霸愛成癮:嬌妻天天想逃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