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白龍壓棺
白龍壓棺 連載中

白龍壓棺

來源:google 作者:夜雨風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淼

林淼八字純陰,天生命薄而且,陰命引鬼,他註定命慘為了救他的命,父母在他剛生下展開

《白龍壓棺》章節試讀:

我渾渾噩噩的坐在地上,看着靜靜躺在棺中的爺爺,始終無法接受爺爺過世的事實。
隨着時間的流逝,爺爺也沒有醒來,我心裏終於承認爺爺已經過世了。
我的情緒一下子崩潰了,趴在地上傷心大哭。
打我記事起,就跟爺爺形影不離,爺爺毫無徵兆的去世了,死在我面前。
好久好久,我才從地上爬起來。
我凝視着棺中的爺爺,自言自語道:「爺爺,你放心,我不會辜負你的期望,我一定好好的活着。」
說完,眼淚止不住的流出。
我強忍內心的悲痛,為爺爺合棺。
然後走到上面,跪在地上恭敬地磕了九個響頭。
磕頭之後,我轉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不長的一段路,我卻走得愈發艱難。
家裡已經設好靈堂,當中擺着爺爺的照片。
看到眼前的場景,悲傷之情難以壓制的從心底往上鑽,淚水逐漸模糊視線。
我媽迎了上來,遞給我一個信封。
我哆嗦着打開信封,裏面是一沓錢,一張身份證和一封信。
我正想打開信看看上面寫着什麼,母親阻止了我的動作,告訴我說,爺爺有過交代,我只有遭遇到無法化解的危險時才能打開信。
既然爺爺有過交代,我就先不看了。
母親淚眼婆娑地對我說,「兒啊,你命不好。
此次一個人去省城,千萬要注意安全。」
我咬着牙點點頭,「媽,你們也要照顧好自己,不要為我擔心,我一定能化險為夷,好好活下去的。」
「媽相信你。」
母親笑着回應。
說話時,父親拎着行李箱走來。
他只是把行李箱放在我身旁,沒有說一句話。
不過,他也是雙眼發紅。
母親笑着說走吧,將我送出家門。
我拖着行李箱走出家門,往村頭方向而去。
村裡跑車的劉老三正等着我。
「三水!」
劉老三是一個留着板寸頭的胖子,之前仗着身體高大沒少欺負村裡的人。
後來在爺爺手裡吃了虧,改邪歸正。
他快步的朝我迎來,從我手裡接過行李箱放進車裡。
我走到副駕駛位置拉開車門坐進車裡,劉老三一邊系安全帶一邊問,「三水,怎麼突然大半夜的去省城?」
我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我爺爺他過世了。」
「什麼?」
劉老三驚愕地瞪大眼睛,「老爺子身體一直挺好,怎麼突然就、就沒了。」
「因為我。」
我苦聲道:「我出生的時候發生的怪事你們也知道,龍婆斷言我活不過三歲。
爺爺他為了救我,最後遭到反噬,可我能不能活下去還是未知數。」
「這......」劉老三呆若木雞,「連老爺子也不能救你?」
我苦笑着搖搖頭。
劉老三嘆了口氣,隨即發動車子離開。
路程過半時,山路上忽然起了大霧。
劉老三嘴裏罵罵咧咧,我卻警覺起來。
這霧起得有點怪,毫無跡象的就來了。
我注視着前方,叮囑劉老三一句,「三哥,放慢速度,小心點開。」
劉老三愣了愣,「三水,有什麼問題?」
「什麼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小心點總沒錯。」
我回答道。
「好,聽你的。」
劉老三知道我爺爺本事了得,而我自小跟在爺爺身邊,也學了爺爺幾分本事。
所以,他願意聽我安排。
汽車緩慢的開進大霧之中,隱隱間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
「三水,你聽到什麼聲音沒有?」
劉老三着急地問。
「別出聲,好好開車。」
我低聲道。
別看劉老三長得五大三粗,遇到事也是真怕。
在大霧中開了能有半個小時,劉老三踩下剎車,一臉驚恐地對着我,「三水,我們怕是見鬼了,我感覺一直在這裡打轉。」
劉老三說的問題我早就注意到了,這條山路十幾公里長,像劉老三這種老手半個小時就能到縣城。
已經開出一半路程,半個小時過去了,卻還在大霧裡,古怪至極。
「三哥,你在車裡待着,我下去看看。」
劉老三趕忙點頭,「三水,你小心點。」
我打開車門下車,一股冷風撲面而來。
隨着燈光照耀的方向看去,竟然看到滿地的蜈蚣。
一部分蜈蚣已是被車軋死,大部分依舊在爬動,朝車子爬來,看得人頭皮發麻。
蜈蚣滿地爬,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我咬破手指,甩出幾滴鮮血。
鮮血落地,蜈蚣立刻分散遠離。
我深吸一口氣,平復下自己焦慮的心情,扭頭看向劉老三,道:「三哥,你好像是屬雞的吧。」
「對,我是屬雞的。」
「給我一點你的血。」
聽到我的話,劉老三找出一把小刀劃破自己的手指。
我摸出一張紅紙飛快的折成一隻千紙鶴,將劉老三的血抹在千紙鶴上。
我把千紙鶴放在地上,雙手結印朝千紙鶴一點。
千紙鶴髮出尖銳的啼鳴之音,一陣紅光冒起,幻化出一隻通體殷紅的雄雞。
雄雞展翅,平地生起一陣風,在雄雞的威懾下,蜈蚣望風而逃。
劉老三震驚地瞪大眼睛,「三水,你、你這也太厲害了吧。」
隨着蜈蚣逃離,瀰漫的大霧退散。
我趕忙坐上車,催促劉老三開車。
劉老三手忙腳亂地發動車子,往前駛去。
車子開出幾十米,後方傳來慘厲的雞鳴之聲。
我透過後視鏡看去,發現林子中竄出不少的毒蛇,正圍着我施法而出的雄雞撕咬。
雄雞扇動翅膀飛起,落地後,利爪抓住一條毒蛇生生撕裂。
其他毒蛇前赴後繼地朝雄雞衝去,瞬間就把雄雞淹沒。
劉老三身體忍不住的哆嗦,顫聲道,「三水,這又是蜈蚣,又是毒蛇,這是不想要你走啊。」
我只是搖搖頭,沒有與他談論這個話題。
在風水一門有個說法,蜈蚣攔路,非死即傷。
而蜈蚣為什麼會攔路,當然是因為我。
我是極陰命,這種命向來活不長。
自古以來,身具極陰命還能安然無恙的人,少之又少。
這種人要麼自己能耐很大,要麼有高人保護。
我出生時,龍婆就斷言我活不過三歲。
我能活到現在,是爺爺拼了命保護。
如今爺爺過世,不能繼續保護我了,我的危險就來了。
這一段離家之路,註定不太平。

《白龍壓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