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報告廠公皇上他有讀心術
報告廠公皇上他有讀心術 連載中

報告廠公皇上他有讀心術

來源:google 作者:春花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林琦芸 穿越重生 顧景澈

一朝穿書,她竟成了自己筆下塑造的同名同姓的——東廠廠公林琦芸陷入沉思,自己是小展開

《報告廠公皇上他有讀心術》章節試讀:

「廠公,您要的東西弄來了。」
蚊蠅般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林琦芸半眯着眼睛,微弱的光下,一張敷了脂粉般的諂媚臉格外清楚。
對,這就是她筆下的太監臉。
沒想到在夢裡出現還挺生動的。
林琦芸翻了個身打算繼續睡,尖細的聲音再次響起。
「廠公,您要再不起來,天該亮了。」
林琦芸煩躁地捂着耳朵,要不是走投無路,咋也不走全職作家的路線。
俗話說: 碼字苦,碼字累,熬夜還得交電費; 皮一皮,睡一睡,直接沒有生活費。
而現在更可悲的是,劇情還跑夢裡折騰你。
那討厭的聲音還在響,林琦芸變了臉色,嘟囔了句。
「煩死了!」
聲音一出,整個人怔住了,這,這?

尖細刺耳猶如鴨子,伴隨着聲音的落下,一旁的人也大驚失色,忙跪在地上。
「廠公恕罪!
奴才該死!」
瞬間,林琦芸睡意全無,忙坐直身子,古香古色的屋子裡放滿了鮮花,木質的床邊還放着五顏六色的香包,濃烈的香味直衝腦門,瞬間嗡嗡的。
此情此景,何等熟悉?

不就是她小說里大反派東廠廠公林琦芸的房間?
對,和她的名字一樣。
因為懶!
因為取名廢!
她便用了自己的名字。
但現在…… 完了,她真的瘋了,這夢境太真實了。
此時跪地上的魏青爬起來,躬着身子後退在一側,不遠處的麻袋十分顯眼,他膽怯地看了眼林琦芸。
「廠公,您要的東西。」
林琦芸看了眼魏青,急忙捏了捏自己嬰兒肥的臉蛋兒,劇烈的疼痛襲來。
瞬間就地騰起,卻因為沒把控好力度,整個人直衝雲霄,房頂撞了個大洞,而她就這樣掛在上面,下半身在空中一搖一擺的。
這不是夢!
她睡一覺穿進了自己寫的小說里!
她只是睡了一覺啊!
什麼情況?
林琦芸晃着腦瓜子,穿書的小說寫了不少,身臨其境還是頭一遭。
而且!
常規穿越不都是王妃公主嗎?
她怎麼成了個死太監?
魏青不知廠公為何那麼大的怒火,早也嚇得內分泌失調,臉上的脂粉順着汗水滴落在地,很快就白了一片。
今夜的風格外的涼,一股股地往腦瓜子上灌,半個小時後,林琦芸才接受這個事實,呼吸微微一凜,向上提氣,整個身體輕盈如燕,在空中轉了個圈,完美落在院落里。
魏青跪爬着出來,還未開口,便聽到那威嚴的聲音。
「將東西送回去。」
那麻袋裡裝的是什麼,林琦芸很清楚。
——李侍郎的小情人!
也是她今夜折磨的對象,世人皆知東廠廠公武功高強,輔佐當朝皇帝坐穩江山,手段陰狠毒辣,卻不知她還有個特殊癖好。
——折磨女人!
特別是漂亮的女人!
她發誓,當時添加這些描寫,純粹是為了渲染人物形象,卻不曾想…… 唉!
就說做人不要太缺德,作家也要筆下留情,現在好了,完全是自食惡果!
魏青臉色大驚。
難不成廠公又換了個嗜好?
卻不敢多話,扛着麻袋就消失在黑夜裡。
林琦芸坐在銅鏡前,看着裏面那張如同白屍的臉,深深地嘆了口氣。
愣是換了好幾盆水才把臉上的白灰清洗乾淨,可…… 林琦芸瞬間愣住了,這雪膚花貌,香嬌玉嫩的人是自己嗎?
這哪是太監臉,分明就是妲己臉。
媚!
太媚了!
林琦芸拍着自己的小心臟,可這凸起的地方是啥?
出於好奇,她捏了幾把,十足的肉感!
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在腦海里蔓延,林琦芸急忙檢查了一番。
死太監竟是個女兒身?
還好當時沒寫出死太監閹割的劇情,不然,今朝吃苦的還是自己!
呼呼呼—— 林琦芸大口地呼了幾口氣,還算給自己留了條後路!
「真是天助我也!」
她忍不住高吼一聲,門外剛回來的魏青再次嚇了個踉蹌,廠公又怎麼了?
可想到計劃,絲毫不敢耽擱,忙敲門。
林琦芸將脂粉厚厚地塗在臉上,還畫了個口紅,瞬間又是那張倒胃口的面容。
她清了清嗓子。
「進來。」
魏青顫巍地進來,「廠公,萬歲節快到了,我們的計劃……」 「取消。」
林琦芸面無表情,開玩笑!
她怎麼可能做大反派!
從今兒個開始,她要做個不折不扣的大忠臣!
「啊?」
魏青不可思議道:「廠公這計劃我們籌備了許久,如今……」 林琦芸眸光一冷:「不如?
廠公讓你做可好?」
「不,不敢!」
魏青忙雙膝跪地。
林琦芸翹着二郎腿,狗皇帝顧景澈還算是個明君,奈何死太監權傾朝野,嚇得人皇帝不得不體弱多病,做足了傀儡的戲份。
她以後可得溫柔了。
看把人小皇帝嚇得!
魏青瞄了眼林琦芸,咬着嘴唇卻不敢開口。
林琦芸不想把人設變得太快,故作深沉道:「萬歲節計劃取消,咱家自有安排。」
聞言,魏青臉色才算好看些,恭敬地退了下去。
林琦芸緩衝着所有劇情,震驚後有了絲絲興奮,要知道這可是穿越啊,一般人都趕不上的!
想着未來的開掛人生,嘴角就止不住地往上揚。
下午時分,下人來報。
「廠公,皇上有請。」
林琦芸算了算時間,猛然想起,狗皇帝在萬歲節前有過一次中毒,出自死太監之手,來不及多想,忙朝狗皇帝的御書房去了。
…… 林琦芸着急忙慌的跑着,身體卻逐漸飄離地面。
她怎麼忘記了,自己可是會輕功的!
忙提氣輕身,轉眼就落在御書房外,御林軍楚逸臉色微微一變,看清來人後單膝跪地。
「拜見廠公!」
外人面前不可莽撞,林琦芸平復心境,面無表情道:「楚大人不必多禮。」
楚逸神色微微一變,往日這死太監連看都不會多看他一眼,今日竟與他說話了。
可林琦芸並未有何異樣,直接抬腳進了御書房。
此時顧景澈正坐在龍椅上批閱奏章,林琦芸標準地行了個君臣之禮。
「臣見過皇上!」
顧景澈側眸過來,見是林琦芸,眼裡的冷意一閃而逝,轉眼就成了一副病態的樣子,起身過來扶起林琦芸,因為『病重』的緣故,腳步有些踉蹌。
此時林琦芸才看清楚顧景澈的長相,她的筆力太牛了吧。
顧景澈膚色白皙,帶着病態的柔美,劍眉上揚,帶着幾分張揚,俊美的五官更是立體。
【總之一個字:帥!
】 「什麼?」
顧景澈疑惑地看向林琦芸,林琦芸也是一臉茫然,她說話了嗎?
顧景澈以為自己幻聽了,笑道:「林愛卿,朕說了,你我之間無須行君臣之禮。」
林琦芸微微頷首,卻忍不住腹誹道:【狗皇帝能不能不要那麼假?
要不讓行禮,你不會早說?
非得跪下了才說?
】 顧景澈臉色一變,瞧着林琦芸並未開口,心裏有了幾分疑惑。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嗎?
見顧景澈看自己,林琦芸露出一抹無害的笑容。
【狗皇帝看什麼看?
沒見過美女嗎?
】 見林琦芸依然沒開口,顧景澈:「……」 他好像發現了個新大陸。
隨後輕咳了幾聲,病態地坐下,拿出一本摺子遞過來。
「林愛卿,江南一帶竟出現了匪徒,朕想聽聽林愛卿的意見。」
江南事件…… 林琦芸微微蹙眉,上前站在顧景澈身側,恭敬地拿過摺子。
   

《報告廠公皇上他有讀心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