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薄少的黑化嬌妻
薄少的黑化嬌妻 連載中

薄少的黑化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琛 現代言情 蘇酥

為了追逐那所謂的真愛,沈慕凝毀了自己原本的婚約,婚後被關在黑暗的地下室,那裡沒有陽光,沒有新鮮的空氣那天,沈慕凝說:「鍾陵,你是來救我的?」鍾陵抱着身旁的女人,將一把匕首狠狠刺進了沈慕凝的心臟再次醒來時,沈慕凝回到了19歲,那個乾乾淨淨的年歲,一切噩夢開始前夕沈慕凝說:「害我的人,都該死!」展開

《薄少的黑化嬌妻》章節試讀:

第一章初回楊家江海市的夏天,烈日炎炎。
燥熱的空氣使守在楊家別墅前的管家十分煩悶。
楊家和墨家原本是世交,老一輩定的婚事,卻不想和楊家定親的墨家大少坐輪椅多年,現如今的墨家全是二少說了算。
楊家捨不得水靈靈的楊家千金,只能在偏遠村莊找一個女的,謊稱是楊家遺落在外的小女兒,代替楊家真千金嫁給墨琛。
今天,就是那小女兒」回來的日子。
半山公路上一輛豪車緩慢駛來,停在門口。
等候多時的管家連忙迎了上去,對着半降的車窗說道。
二小姐,歡迎回家,老爺夫人已經在客廳等候多時了。」
一隻雪白纖細的手將車門打開,筆直的大長腿跨了出來。
下來的女孩,長發及腰,烏黑靚麗,眉目如畫,如胭脂唇,襯得五官小而精緻。
管家抬頭就撞上一張驚心動魄的臉,心下一驚,原本以為是村姑模樣,沒想到竟是個絕色佳人。
女孩一身氣質出塵,從始至終禮儀周到,恐怕在那些世家千金面前也不遜色半分。
老管家立馬躬身,一臉恭敬,收起了原本輕視的態度。
蘇酥粲然一笑:那就勞煩管家帶路了。」
聽着女孩雲淡風輕卻暗含威勢的語氣,管家更加不敢怠慢,連忙帶她往客廳走去。
蘇酥原本浪夠了打算退休,卻不想楊家暗地裡正在村上找女兒。
她原本只是看個熱鬧,楊家卻陰差陽錯挑上了她,她想着正好過來江海市看看,順便還那墨家一份情。
客廳里。
楊家夫婦正安慰着眼眶通紅的楊雪兒。
雪兒,乖啊,只是一個名頭罷了。
等和墨家的婚事一定,她就住進墨家了,咱們就當沒她這個人。」
楊雪兒一臉委屈:可外人只會說我與一個鄉下來的丫頭做了姐妹,平白讓那些人嘲笑我。」
楊母吳芳溫柔地撫摸着她的頭髮:你放心,這女孩接回來也不過是個完成婚約的工具,等她進了墨家,那就是墨家的媳婦了,旁人就是看在墨老爺子的面子上也不敢再說什麼的。」
楊父也在一邊拿出準備好的禮物,放在女兒手上。
別生氣了乖寶貝,你不是過幾天還要參加圍棋大賽嗎?
爸已經為你準備好了旗袍,是你最喜歡的設計師白鶴的作品。
等你穿着它拿到比賽的冠軍,爸相信我的乖女兒一定會是那天最耀眼的天才!
而等你比賽完,家裡的事也都處理完了。」
楊雪兒一臉欣喜地接過禮盒,聽着父親安慰的話,這才破涕為笑。
蘇酥見客廳一家三口在那其樂融融,也就沒有讓管家打擾。
管家見老爺夫人聊得差不多了,這才一臉尷尬地開口:老爺,夫人,這是蘇酥小姐。」
三人驟然被打斷,擰着眉看向門口。
只見女孩身着白鶴summer光華系列限量款連衣裙,鎮定自若,沒有半分拘謹,坦然地任憑打量,全然沒有三人想像中粗鄙、自卑、貪婪的市井模樣。
光華系列專有的碎鑽反射出光芒,刺得楊雪兒眼睛生疼,放在腿上的手緊緊捏住了裙子。
白鶴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設計師,專為各國皇室設計,每一套設計都是有市無價。
但真正珍貴的,是白鶴每年以季節為題材推出的四套系列。
雖然父親剛送給自己的旗袍也十分珍貴,可和蘇酥身上穿的這一套一比是那麼微不足道。
楊雪兒連忙和楊母對視一眼,驚疑不定。
一個土包子哪來的錢?
她怎麼配!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薄少的黑化嬌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