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邊王長子趙晉
邊王長子趙晉 連載中

邊王長子趙晉

來源:google 作者:不能不愛喝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趙晉

穿越成被廢棄的邊王長子,母親被打進冷宮,宮女太監們誰都敢踩上一腳;既然如此,就不展開

《邊王長子趙晉》章節試讀:

氣味,有些酸澀刺鼻。
他感覺到一雙略帶冰冷的手,正在撫摸自己的面頰。
趙晉想睜開雙眼,卻沒有力氣。
「晉兒不怕,娘一直陪着你……一直陪着……」 如鶯啼血般凄婉的泣聲傳來,在趙晉耳畔飄忽。
誰?
是誰?
我……這是在哪?
我不是死了嗎?
晉兒……她在叫誰?
叫我嗎?
娘?
這個詞對於趙晉來說無比陌生。
他便是沒有雙親,才會選擇最危險的工作,特種僱傭軍。
他猛然打了一個冷顫,不知從何處迸出了力量,勉強睜開雙眼。
一座破敗的房舍映入眼帘,兩旁掛着有些破敗的帷幔。
古建築?
酸澀的味道再次鑽入鼻腔,趙晉的腦中好似炸雷一般,無數畫面急速湧來。
「額……」 頭疼難忍,諸多不屬於他的記憶快速融合,消化。
轉瞬間,趙晉便明白了一個現實。
他穿越了。
他現在已不是縱橫藍星,刀頭舔血的特種僱傭軍,而是趙國邊王的長子。
是長子,卻不是嫡子,比當今世子,早生了半月。
趙國,亦不是記憶中的趙國,而是另外一個時空的王朝。
雜糅的王朝似幾代古朝融合,但發展卻差的極遠,只政體相似。
邊王長子,落魄的長子,被他人不待見的張子。
這便是趙晉所面臨的情況。
他不是王妃所生,又偏長了世子半月,奪了長子的名頭,自小就不受待見。
兒時,母親被他人誣有疑心,又受牽連,被打入這偏殿之中,如同冷宮。
十數年如一日,他便在這偏殿長大,受盡**,度日如年。
別說王宮內的貴人,便是她們身邊的宮人,都敢對其頤指氣使。
幾日前,原本健康壯碩的趙晉忽然病倒,甚是蹊蹺。
若說這其中無人動手腳,絕無可能。
如果不是他穿越而來,恐怕這邊王長子趙晉,早已是一命嗚呼了。
「晉兒……咳咳……你醒了!
真醒了!
咳……」 一隻冰冷的手扶上了趙晉的額頭,他轉頭去看,卻見一面容憔悴,皮膚蠟黃的婦人正用手輕撫他的額頭,淚如泉湧。
「謝天謝地,孩子……你昏了三日,所有人都說……」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娘……娘……」 眼前這面容乾瘦憔悴的女子,便是趙晉的娘親,寧夫人。
趙晉伸手,輕輕的抓住她的手腕,入手微涼,心中更涼。
乾瘦,沒有常人身上的溫熱,孱弱。
多年的操磨,已讓她變成如此樣子,似風中殘燭。
趙晉依稀記得,兒時的寧夫人,是如何的光彩奪目,風華絕代。
而現在,哪裡有往日的風華,剛至不惑之年,身上卻帶幾分完全不符的遲暮之氣。
且她身子不好,患有頑疾,自進了這偏殿,這頑疾便如跗骨之蛆,揮之不去。
「娘……你別擔心,我沒事。」
口中喚着這陌生的稱呼,趙晉心中卻湧出一陣暖意。
說起來,寧夫人有這般遭遇,怕和趙晉也有極大關係。
若他晚生幾日,沒了這長子的名頭,也不至於連累母親受這般苦難。
若他不是藩王之子,若他多有幾分本事…… 而今既然穿越而來,得了這落魄王子趙晉的身,便要承擔一切。
他要報答娘親,拼盡自己全力,改變處境!
趙晉暗中發誓,目光堅定。
寧夫人自不知趙晉已然變了,她伸手擦去臉上淚水,坐在趙晉身旁道。
「娘不擔心,你沒事就好。」
陣陣水霧傳來,她轉頭去看,心情似好了許多,笑道。
「給你煎的葯,等娘去給你端……咳……端來。」
言罷起身,卻忽然腳步虛浮,一腳踏空,整個人便要栽倒下去。
趙晉一驚,立刻伸手去扶。
寧夫人堪堪站住,擺擺手,輕聲道。
「我沒事,別擔心……咳……」 「你才剛醒,別亂動,小心招了涼氣,好不透。」
寧夫人站定。
臉上又露了笑意,道。
「喝了葯,娘去給你弄些飯菜。」
「這三日你滴米未進,要好生……咳……好生吃飯才是。」
聽到這話,趙晉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好似被人狠狠的戳了一刀。
三日三夜,為了照顧自己,寧夫人自也是滴米未進,寸步不離。
前世孤苦,何時有人對自己這般?
「娘,多弄些吧。」
趙晉壓住心情,輕聲開口。
「好。」
寧夫人聞言一笑。
「晉兒這是餓壞了,娘給你弄。」
「兒子想和娘一起吃。」
「這幾日,娘也瘦了許多。」
趙晉靠在床沿上,看着寧夫人,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暖。
聽到這話,寧夫人眼眶一紅,淚水再次湧出。
她轉身摸了摸趙晉的頭,輕語道。
「娘聽你的,多弄些,一起吃。」
「有了力氣,才能照顧晉兒。」
「兒子已經長大了,以後會照顧好自己,也會照顧好娘。」
寧夫人臉上露出欣慰笑容。
「我晉兒長大了,知道心疼娘了。」
趙晉自幼在偏殿中長大,飽受欺凌,那種自卑和懦弱深深的刻在骨子裡。
因如此,平日他沉默寡言,更不會在任何人面前坦露心跡,哪裡和寧夫人說過這樣的話。
只是他大病初癒,寧夫人並未覺得有何不妥。
兒子好了,她心中自是滿心歡喜。
擦去眼淚,正轉身去取藥罐,卻忽聽砰的一聲,房門被狠狠踢開。
一股冷風倒卷灌入,屋內瞬時雪花紛飛。
原本就身體孱弱的寧夫人,被這冷風一灌,當即劇烈的咳嗦起來。
趙晉抬頭,卻見一個身材肥胖,橫眉立眼的宮女,正掐着腰站在門口,眉頭緊皺。
這宮女身上穿着嶄新的錦緞,和她一比,寧夫人身上的衣物,卻要寒酸的多。
一個下人比主子過的都好,自己到底位於什麼處境,直觀的現在趙晉眼前。
「寧婆子!」
「貴人讓你洗的衣物,洗完了沒有?」
肥胖宮女掐着腰站在門口,完全沒有上下尊卑之分,張口便叫寧夫人婆子。
且那頤指氣使的口吻,好似命令一般。
「我可告訴你,讓你乾的活你要是沒幹完,今兒你們兩個都別想有好!」

《邊王長子趙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