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嬌向爺您的小啞妻她撩爆了
病嬌向爺您的小啞妻她撩爆了 連載中

病嬌向爺您的小啞妻她撩爆了

來源:google 作者:半個火龍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向晚城 林忍冬 現代言情

林忍冬被算計替嫁,丈夫是被大火傷害後毀容殘疾的向晚城!一開始林忍冬以為他們之間,展開

《病嬌向爺您的小啞妻她撩爆了》章節試讀:

「你個啞巴!
什麼東西,還想帶這麼好的玉墜,怎麼,你以為你帶個玉墜就能變成什麼真麒麟不成,你也配,好貨配好人,我用來配這套祖母綠的玉墜不見了,你的就應該給我。
這次宴會你能來就已經是燒了高香了。」
女子尖銳的聲音充斥在宴會中。
林忍冬看着面前的女人,內心一陣冷笑。
但表面上,她還是裝作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
她不停用手比划著,「不行,這是我的,你不能將它拿走,你還給我。」
「啪……」,「你又來,說了幾遍,不要把你的臟手在我面前亂舞,弄髒了我的裙子你賠的起嗎,你個啞巴,有本事就開口說話呀,開口說不了話就給我忍着,忍冬忍冬,你媽可真給你起了個好名字。」
忍冬的頭低垂着,她的眼睛閃了閃,再抬頭,也只是看起來眼神諾諾的看着林念慈手中的玉墜,不敢再有反應。
「好了,小念,我們走了,你父親還在裏面等,不要讓這麼晦氣的人影響你的心情,我們小念一定是這次宴會上最美的。」
說罷,兩人笑了起來。
「媽媽,這小啞巴一定要和我們一起嗎,父親怎麼想的呀。」
「你以為我想,我一看見她就噁心,不過是因為今天你爸準備在這場商業聚會裡給她物色物色老公,養了這麼久,也該為咱們家好好的做點貢獻了。」
「貢獻?
啊,昨天晚上父親說的那個老頭?
不是說他有特殊的喜好嗎?
她個啞巴能行嗎?
萬一惹了人家不開心怎麼辦?」
「哼,雖然她是個啞巴,但是那張臉,是個男人看了都會喜歡,花錢買個喜歡,這種半截身子入土的老頭還是願意的。」
忍冬聽見了她們母女的交流,她的眼底閃過一絲噁心,抬頭一直盯着莫雅,冰冷不帶任何感情。
這對母女,她們可真敢做的出來。
莫雅背後感到一陣寒意,啐了一口,轉過身看向林忍冬,晦氣的話還沒說出口,卻直直的對上了忍冬冰冷到要將自己撕碎的眼神,恍了恍神,再看過去的時候已經又是一副懦弱無能的樣子。
林忍冬垂下眼,閃過了千萬思緒。
她冷笑一聲,嫁老頭么,怎麼不讓林念慈去嫁?
不過這興許也不失為一種脫身的辦法。
在這個家裡獃著,不利於她找尋當年的真相,還有向家的事。
只是,她此刻應該如何全身而退?
宴會設在頂樓,忍冬跟着進入之後,也只是垂着頭,任憑海藻般的頭髮遮住自己的臉。
感受到了全場的寂靜,忍冬皺了皺眉,緊接着後面傳來了。
「不好意思,讓一讓。」
忍冬下意識的側身讓開,一個輪椅停在了旁邊。
「他就是向家大少爺?
腿真瘸了呀,直接淪落到坐輪椅了,還有他的臉……」,「少說兩句,怎麼說也是向家人,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難道你想家破人亡?」
…… 忍冬順着人群談論看去,一雙腿了無生機的垂在輪椅上。
再然後的感覺就是白,很白,白的像紙一樣,喉結清晰可見。
就是帶了一張面具,黑色的面具顏色像他整個人散發的氣場的顏色,沉鬱陰冷。
忍冬稍稍一頓後,眼神從他的身上移開,打算離開去好好想想應該怎麼脫身,讓林父打消念頭,轉過身發現林念慈就站在自己的後邊,下一秒林念慈就伸手推了一把,關鍵時候忍冬伸手抓下了念慈脖子上的玉墜。
「咚」的一聲,忍冬已經摔在了地上。
「姐姐……你在幹什麼?
你要是喜歡和我說就行,等宴會結束,啊……不,我現在就能給!」
,林念慈捂住自己的脖子,梨花帶雨的看着忍冬。
這樣的鬧劇吸引了旁邊的人,也包括坐在輪椅上的那個男人。
向晚城微冷的眼神瞥了過來,然後瞳孔猛然收縮,用太久沒開口說話而有些沙啞卻依然磁性的聲音問道。
「這個玉墜是你的嗎?」
眼神帶着驚喜和小心翼翼的詢問着林念慈。
「是我的……啊,可是姐姐喜歡,我只能送給姐姐了!」
林念慈假惺惺轉過身,抹了抹眼淚,將坐在地上的忍冬拉了起來。
忍冬未曾抬頭,只是想着向氏集團,向先生。
她想着想着邊用手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淚眼婆娑的抬起頭,一張小臉素白,直勾勾的看着向晚城,用手比划著,配着一副軟弱樣子,倒是真的多了幾分真切。
「是她推的我,而且這個玉墜本來是我的,不是她的。」
向晚城看着擋在眼前的林忍冬,面色沉了下來,壓制着內心的不爽,再次問林念慈道「是你嗎?」
「我…是我的,對不起姐姐,我真的很喜歡這個玉墜,我真的不想再讓給你了。」
林念慈道。
林忍冬聽後,臉色更加發白,她緩緩蹲在向晚城面前,伸手在向晚城的手上寫着什麼。
「真的不是她的,玉墜是我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手上傳來女人溫軟手指掠過的酥**癢的感覺。
向晚城面色微變,散發的陰鬱卻是散了許多,眉間卻依然沒有放鬆。

可他面對這個女人,卻並不感到排斥。
他薄唇微抿,不知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感受。
特助李衡上前將忍冬隔開,「不好意思,小姐,向先生不喜歡別人靠的太近。」
無奈,忍冬只能站了起來,但還是不停用手比劃,向周圍的人解釋。
「她就是林家不會說話的那位?」
「哎,別這麼說,我小時候見過,是個聰明伶俐的!
幾年前忽然啞的。」
「忽然啞的?
這不會是…」「哎,噓!
別亂說話。」
…… 林父從另一邊應酬過來發現這邊的事情後,聽着旁邊越來越過分的討論,鐵青着臉從人群中過來。
「向先生,小女不懂事,驚擾了您,還望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寬宏大量。」
「林總裁真是養了個』好』女兒。」
說罷,李衡便推着輪椅離開了宴會。
林父聽後臉色一變。
在向晚城離開後,宴會逐漸恢復了熱鬧,只不過偶爾投來的打量眼神彷彿在林父身上凌遲,只能板着一張鐵青的臉對她們說「回家」,然後狠狠的剜了忍冬一眼。
向家是整個商圈頂端的存在,剛剛自己的舉動肯定是惹惱了那位,那個老頭也沒有膽量敢娶自己。
這件事解決了,下一件便是……向家。
該怎麼做呢?
忍冬低着頭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
林父看着忍冬垂着頭一副懦弱的樣子,聯想到公司里的自己,還有現在宴會上那些人的眼神,臉上更是一陣青一陣白,念慈母女只得屏息凝神的跟在林父後面,不敢再有言語。
   

《病嬌向爺您的小啞妻她撩爆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