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步步生香/步步生香
步步生香/步步生香 連載中

步步生香/步步生香

來源:google 作者:玉竹散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夢秋水 現代言情 陳子健

我陳子健草根一枚,因為遇到美麗女領導,助我騰雲直上……展開

《步步生香/步步生香》章節試讀:

老局長接到陳子健的電話,挺意外。

陳子健笑着說,一個在家呢,沒什麼事情,就是手痒痒了,想下盤棋

老局長說,老規矩輸得出菜,贏得出酒。

就這麼著陳子健掛了電話,從柜子里,小心翼翼拿出剛在古玩一條街淘換到的那副永昌雲子。

雲子之中,最有名的是明代永昌府所產的「永子」。

相傳明代有位永昌人氏在京城保管珠寶玉器,在一次宮廷失火時,發現熔化的珠玉具有晶瑩透亮的色彩。回到家鄉之後,他就用永昌盛產的瑪瑙、琥珀等原料製成了永子。

立刻雲子得到文人及顯貴的歡迎,並成為進獻皇室的貢品。

說實話這可是陳子健平日里最喜歡的東西,輕易不示人,拿上這東西,給老婆留個條,向著老局長家裡走去。

老局長家離他家不遠,步走也就是五六分鐘。

陳子健進得家門,剛問候完老局長的老伴還沒坐下,老局長一把將他拉進書房。

然後說道:「手談一盤如何?」

紋枰對弈,樂而忘憂。

老局長手捏雲子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人生如棋,如果你的眼光只局限於一隅的廝殺,那麼你永遠不可能進步。要把眼光放得開一些,從你的布局上看只是一味的殺伐,不能很好的控制住局面,這是一個上位者最忌諱的事情。」幾句話若有所指。

陳子健的手略微一停頓,將子落於秤中……。

「大勢所趨,借勢而為,乘勢而上,都說的是個勢字,在這上面好好的下下功夫,琢磨琢磨把握好勢字,我看你的棋力還是有一定的潛力可挖的。」老局長眼盯棋盤,在下一子,哈哈一笑。

陳子健一看原來自己的大龍被絞殺了,苦笑一笑只好投子認負。

兩個人點根煙坐在沙發上閑聊了一會。

老局長沒留他吃飯,說是周末,跟老婆孩子過才是真的!

臨出門的時候,老局長說了一句,新來組織部副部長跟他的關係不錯,有時間領他見見,而且說李部長也喜歡手談。

聽到這句話,陳子健的鼻子有些發酸,想說道謝的話,可不知道說啥好!

老局長似乎看出來了,笑着說他相信陳子健的人品,這麼長時間只有陳子健經常來看他,他這雙眼睛認不錯人。

還說陳子健重感情,仁義!

最後周六讓他帶上老婆孩子到家裡吃餃子。

陳子健連忙答應了

從老局長家裡出來,這幾天的鬱悶彷彿一掃而空,他發現眼前的天空好像從來未曾這樣藍過。

陳子健的嘴角流露出真實和自信的微笑。回來的路上,路過菜場滿載而歸,今天就露露廚藝吧!

其實官場人來人往最正常不過,而且人走茶涼更是常事。

不過同樣官場也是最能檢驗人心的地方,有用的時候恨不得管你叫爺爺,沒用的時候對你如棄履,這樣的人實在太多了。

這樣的人也許一時能得勢,但長久來看肯定走不遠,因為他的心胸決定了他的道路。

還有別忘了,即使老領導退休,可是他的人脈未必退休,即使人脈不多,但積累下來的經驗,足以讓人少走很多彎路。

有人說官場最重要的是人脈和財力,但筆者認為經驗更重要。

換句話說,官場如戰場,而且瞬息萬變,尤其是現今社會發展太快,也更為複雜,面臨的問題也會更多,更棘手。

如果能在這其中如魚得水,遊刃有餘,經驗就變的尤為重要,所以能有個經驗豐富的人作為領路人,肯定會少走彎路。

所以有志向在官場發展的同仁,記住有時間一定看看曾經的老領導,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穫。

當妻子帶着女兒回到家裡的時候,餐桌上已經琳琅滿目的擺滿了陳子健奮鬥了兩個小時的勞動成果……。

晚上安頓好女兒睡著了,陳子健和妻子偎依在床上,將床頭的粉色燈打開,卧室頓時被一層很曖昧的色彩籠罩了起來,這是那啥暗示的信號。

在燈下觀看妻子,可能是心情豁然變開朗的緣故,發現比平常憑添了一絲的嬌媚,頗有幾分夜下挑燈賞美人的的意思。

陳子健伸過手摟住她,老婆問道,「睡著了嗎?」

「睡著了,不過我醒了!」說完這句話,陳子健將妻子摟在了懷中……。

星期一的早晨,我神清氣爽的坐在辦公桌前,回味着周末晚上和妻子的那一場風花雪月的事。

其實陳子健心裏還有一個小秘密,就是在和妻子一起,腦海里始終想的是夢秋水,確實比以往刺激多了。

「嗨嗨,健哥想什麼呢?一臉的YD的樣子,叫你好半天了」,小劉拍了下陳子健的肩膀。

「啊,輕點!這把老骨頭被你拍散的沒地方組裝去,你賠我啊?」

「好啊沒有問題,不過等把你這身老骨頭先拍散了再說。」小劉說完故意又拍了兩下。

「我靠,你小子還真打算謀財害命啊?」陳子健踢了這廝一腳,「去打掃衛生去,亂七八糟,領導見了當心尅你!」

樓道里傳來清脆的高跟鞋的聲音,很有節奏也很輕快,夢秋水來了!

果然一個亮麗的身影從辦公室的門前一閃而過,隨後聽見鑰匙開門,推門而入的聲音。

陳子健慢悠悠地收拾完自己的辦公桌,然後拿出茶來泡好了,拿着一個記事本看了看正在打掃衛生的老張,施施然走出了辦公室,

轉身拐進了旁邊的機房,機房裡新進來一個剛畢業的美眉,陳子健跟她混的挺熟,常常在一起斗個地主聊個天什麼的,講了幾個笑話逗得小美眉花枝亂顫。

這個時候門推開,夢秋水出來,看了陳子健一眼,輕輕皺了下眉頭,本來笑嘻嘻的小美眉立刻拿出一本正經的樣子。

「陳主任你進來!」夢秋水說道。

陳子健衝著小美眉做了個鬼臉,小美眉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憋着。

走進辦公室,夢秋水坐在老闆桌後,帶着居高臨下的目光看着陳子健,指了指對面的椅子。

陳子健坐在椅子上。

忽然發現這個椅子布置的很有學問,當你坐在一把孤零零的椅子上,會有種被拋棄的感覺,而且心理處於一種弱勢地位。

反觀領導的位置,寬大的辦公桌,老闆椅,從心理上就給坐在椅子上的人一種威壓。

陳子健忽然有種感覺,寬大的辦公桌和老闆椅,不正像古時候官老爺坐堂審案時的桌椅嗎?

官場還真特么的奇怪,就用幾張無生命的桌椅,將彼此的身份無限拉大,還真是到處是學問。

夢秋水開口很不客氣,她要陳子健制定一個上班工作的注意事項。

而且要下達到辦公室每個人手上,還說什麼既然是效能管理局,就要拿出管理的樣子。

工作要有效率,工作要有規矩,上班期間閑聊、打牌、上網之類的事情嚴格禁止!

陳子健知道夢秋水是故意找茬,不過想到周末晚上心中的YY。

算了這點事不叫事,裝作認真聽着,時不時在本上記着。

可心中想的東西,可就不知道是什麼了!

等她說完了,陳子健又問道還有別的事情嗎?

夢秋水停頓了一下指着說道,說辦公室里簡直可以用髒亂差來形容,還說效能管理局是縣**部門,內部的形象代表着整個**的形象。

現在局裡上下一團糟糕,這說明辦公室工作不到位。

聽到這句話陳子健心猛跳了一下,看來是要提要求了!

果然,夢秋水接著說道,「我不管你們辦公室工作怎麼運行,既然我來了,就要按照我的規矩辦,你先把工作注意事項拿出來,中午下班前給我!」

同時也規定了,每周五下午統一行動打掃衛生!

等她說完了,陳子健琢磨了一下說道,「夢局長,我還有個事情跟您彙報一下。」

夢秋水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陳子健知道她等他說。

陳子健將辦公室內的經費情況很詳細的說了一下,尤其是收支情況!

他能看出來,夢秋水聽得很認真。

最後陳子健又說道,「以前董局長退休了,您沒來的時候,經費的事情一直我在臨時負責,現在您來了,我就將這一塊還完璧歸趙。」

他原以為夢秋水會順手推舟,將經費權抓到手,可沒沒想到她並沒有這麼做!

她很直接說,「以前的經費我管的不錯,還是我繼續管,另外要把萬副秘書長給處里劃歸的三十萬的事情抓緊落實一下,並且針對辦公室具體辦公情況,拿出一個整改方案,然後交給她,在共同商討一下,找出個穩妥方案。」

聽到這些陳子健真的有些詫異,可是下面的話另外瞬間明白了

夢秋水說她還有個想法,就是在辦公室里成立一個辦公經費監督小組,有她本人任組長,陳子健任副組長,同時提議老張擔任這個小組的會計出納!

聽到這個建議,陳子健心中暗暗冷笑了幾聲,名義我是副組長,可實際上就是廟裡的佛爺看起來地位挺高,可實際就是個擺設!

不過陳子健並沒有表露出任何不高興,而是立刻說道,「我看行,老張這個人資歷比較深,在辦公室里待得時間年長了,而且各方面情況比較了解,是個不錯的人選。」

夢秋水看見陳子健答應的挺痛快,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似乎奇怪他的態度。

遲疑了一下說道,「那就這麼先定下來,待會開個會集體再議議。另外昨天吃飯的地點,她覺得還不錯,以後的客飯,還定在那裡,至於一月一結,還是半月一結你看着辦。」

陳子健心中不由不佩服,這個女人還真是厲害。

他採取以進為退的策略,明着是交出財權,未嘗不是一種試探,試探對方對他的態度。

可時夢秋水根本沒有接招,而是用另外一手端,將陳子健的試探完全化解。

首先陳子健手中的財權,看似沒交可實際已經交出去,今後每一筆支出都需要老張和夢秋水兩道關口,從根本上杜絕了他上下其手,或者是從中抽取好處的權利。

當然在此之前,陳子健也只是跟隨老局長,弄點免費煙酒,吃個小飯不花錢啥的!

而且夢秋水這種手段,又體現出了制衡,陳子健跟老張兩個人不對付,所以根本不可能串通一氣,所以她絕對不會擔心,他們會欺瞞她。

再有,她用老張來了個釜底抽薪,完全將陳子健架空,旁人看起來他還是挺受重用,可這裏面的貓膩只有自己清楚。

還有她說客飯還定在金盛世,說是陳子健負責,看似給個甜棗,可實際支出並不掌握在他手裡。

換句話說,結賬又跟陳子健沒關係,一次兩次之後,金盛世老闆肯定知道他不頂用,勢必會找有用的人。

這一手,將陳子健以前的小權利全都堵死了。

另外還有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夢秋水已經看出陳子健的真實用意,如果她真的把他手裡的財權一點不留拿走,未免會在處室里會留下吃相太難看,不能容人的印象。

可是她偏不這麼做,而是像個太極高手,四兩撥千斤,看似給陳子健留了餘地,可實際上把他原來負責的那一塊,全都拿走了,別人還挑不出毛病,如此手段真的不得不令人欽佩。

所以陳子健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這女人,那就是——牛!

《步步生香/步步生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