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 連載中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

來源:google 作者:山雨滿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容辰 現代言情 項映雪

項映雪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害的她國破家亡的,正是讓她心心念念多年的「俏哥哥」慕容展開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章節試讀:

慕容辰沒有回答,修長的手指摩挲了一下杯子。
在來楚國之前,皇兄皇嫂就和他玩笑過。
「聽說映雪公主才華美貌,當世無雙。
東吳出使南楚時,同時派去的兩位皇子為她打過一架。
東吳皇帝大怒,私里下了禁令,東吳皇族不可娶南楚女子。
你去了,可別被她把魂魄勾去。」
他當時就果斷否定。
「男子漢大丈夫當立不世之功,成千秋霸業,為一個女人神魂顛倒的算什麼男人!」
當然此刻,他可沒空想什麼公主不公主的。
只覺得剛剛街上,那個拿着風車的輕紗裙少女,模樣真是嬌嫩,笑起來像是有糖化在自己心裏了。
若是在北燕,還真是想帶回府里,好好疼愛一番。
他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着,思慮片刻又沉了下來。
女人再美,靠的也不過是一具好看的皮囊,隨着歲月的流逝,都會變老變醜。
若是沒有強大的母家勢力,僅憑藉美貌進入貴族和皇族的後院,至多也就是成為取悅男人的工具罷了。
時間久了,無趣的很。
正想着,只聽小二在樓下揚着嗓門喊了一句:「貴客到!」
不一會兒,直接引着三位妙齡女子到窗前落座。
客人還沒說話,店小二就開了口。
「姑娘還是老規矩?」
女子點點頭。
小二諂笑着應了句:「好嘞!」
說完,將白布向肩上一搭,一路向樓下喊道:「落葉琵琶蝦、七彩凍香糕、八寶沉香鴨,外加清湯雪耳、翡翠圓子、喜鵲登梅、紅梅珠香,送往樓上貴客席!」
鐵甲的座位背對着窗戶的方向,看不到窗邊客人是什麼模樣。
只隱隱約約憑步子感覺到,上來的是三個女子。
什麼女人這麼能吃,竟然點了七個菜?
殿下帶着自己和飛石才點了四個。
他好奇地偏過頭,卻發現正是剛剛拿着黃金風車的少女。
他趕緊轉回頭,激動地向正在吃菜的辰王和飛石低聲道:「公子快看,窗邊的小娘們是真他娘的美。」
慕容辰坐在席位的側面,連頭都懶得轉一下。
倒是飛石抬起頭,仔細向窗邊看了一眼,淡淡一笑。
「這姑娘怕是真看上了咱們公子,竟一路跟來了。
瞧瞧,在窗戶那邊正偷偷瞄着公子呢。」
慕容辰聽到這裡,才猛地轉頭,見貴客席上坐着的正是風車少女。
而那少女水汪汪的眼睛,也正在望着他。
見他看過來,臉上微微一紅,瞬間垂下頭去。
一向面色沉冷,極少有笑容的司戰之王,此刻,竟然微微揚了揚唇角。
而另一邊,丫鬟小桃掃了辰王一眼,低聲向少女說道: 「小姐,那為首的黑衣男子八成是看上你了。
不但來了小姐常光顧的酒樓,還瞧你一眼就開始壞笑。
看他面容跋扈,不像善類。
咱們一會兒吃完東西還是趕緊走吧。」
丫鬟小桔倒是不以為然。
「管他是不是善類,在整個楚國,只有別人怕小姐,哪有小姐要怕的人?」
少女點點頭,俏皮地沖小桔眨了眨眼晴。
臉上的青澀軟萌微微褪去,露出一抹隱藏許久的凌厲。
「說的對,這天底下,還沒有能讓我項映雪怕的人!」
說完,站起身來,輕裙飄飄,徑直向辰王走去。
慕容辰見她過來,心中泛起一絲驚喜。
心想,楚國姑娘真是主動,就這一點上,比燕國女人有趣多了。
竟也沒有像楚國男子一般禮貌地站起來寒暄,而是習慣性居高臨下地坐在原處,等着姑娘說話。
少女倒也沒在意,收起了剛剛微露的霸氣,在他身邊柔柔地行了個簡禮。
含着笑軟聲問道:「這位俏哥哥不是本國人?」
辰王露出一絲警惕,目光銳利地審視着她。
「姑娘是怎麼知道的?」
雖說南楚人普遍身材矮小瘦弱,比如眼前這位妙齡女子,身形在本國算是高挑,可也不過才到自己胸口。
但也有些楚人天生體格強壯,如他般身高的人不是完全沒有。
而且為了不引人注目,他已經儘可能地效仿楚人的打扮,模仿楚人的溫和。
至於兩個彪悍的隨從,南楚一些有錢人,常會購買西涼或北燕貧苦人家的壯年男子做護衛,不至於到引人懷疑的地步。
少女柔柔一笑,指着一道精美佳肴。
「這盤錦衣水晶肘,是本地的名菜,楚國人都知道是怎麼吃的。
我見哥哥不太清楚,所以便大膽猜測起來。」
聽到這裡,慕容辰鬆了口氣。
此次雖說是皇兄派他正式出使南楚,但假的自己還在路上,按時間算還有十天才能抵達永春城。
如果被楚人發現自己提前潛入,那麻煩就大了,精心布置的侵南計劃也會被打亂。
他面上的銳利消散了些許,眼神也柔和起來。
「請姑娘賜教!」
少女眉開眼笑,拿過他的盤子,用他的筷子將金色小餅抖了抖,扯出薄薄的一張來。
飛石的臉即刻紅了。
這餅看起來很厚,竟能拆成這麼薄的一片?
自己剛剛可是夾了一大塊兒,真接拌在飯里稀里糊塗地吃了。
接着,少女又將盤中的幾種菜和一塊兒蘸了醬汁的水晶肘一起放在薄餅上,將餅捲成了筒狀。
露出兩個甜甜的酒窩,眉眼彎彎的遞給辰王:「哥哥試試這樣吃如何?」
慕容辰哪裡還顧得上品嘗,只覺得滿嘴滿心都是少女的芳香,若有所思地說了句:「味道很好!」
少女先是驚訝地望着他,而後又撲哧一聲笑了。
「哥哥還沒吃,怎麼就知道味道好呢?」
辰王面上露出一絲尷尬,卻也沒做解釋。
接過盤子和筷子,將帶着少女香味的餅放入口中,細細咀嚼。
少女看着他一連貫的動作,呆住了。
心想,這位哥哥不但相貌超乎平常的俊朗,連吃東西的樣子都如此文雅,看樣子必是出身貴族。
可是既然是貴族,起碼要穿件上品青衣或白衣,為何會身着最普通廉價的黑色綢緞?
她輕輕歪了歪頭,將他的眉眼看的更加仔細。
難道是來自北燕?
北地民生窮困,即使身為貴族也未必能穿上最上等的彩色絲綢。
慕容辰吃下卷餅,抬頭看向少女。
見她目不轉睛地望着自己,心中泛起巨大的滿足感,唇角向上勾了勾。
少女緩過神來,害羞地笑了,拿過辰王的酒碗為他斟滿。
「哥哥覺得好吃嗎?」
辰王一邊盯着她白嫩的臉頰,一邊緩緩點頭。
「既然來我大楚,就請好好享受我大楚的佳肴美酒,有不懂的就問我,切勿浪費了美味。」
說完,再次行了個簡禮,慢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鐵甲見姑娘離的遠了,悄聲向辰王道:「這小娘們兒伺候的真好。
公子若是現在改了主意,小的待會兒悄悄跟上她,到僻靜處將她綁了……」  

《糙漢親王的擄妻攻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