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返星河
重返星河 連載中

重返星河

來源:google 作者:楠葉ny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楠葉,星耀 現代言情 羽嚎,漉瀧

16歲的高中生——楠葉,在迷茫中尋找人生的意義:是去追求遠方的夢想,還是去碼頭整點薯條?星魂死亡的回溯的力量將她深遠的記憶喚醒,她能否戰勝自己的薄弱面,和星耀一起成為悲痛的拯救者?經歷一切磨難,拋棄過去失敗的自己,再一次完成對所有人的救贖!展開

《重返星河》章節試讀:

叮鈴鈴,叮鈴鈴——

「哈.....學校補課終於放學了......」

一個秀氣的姑娘躺在椅子上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她的短髮垂下來,正好遮在了她的眼前,她正想用手把纖纖垂髮撩起來時,一位男子走了過來,站在她的桌位旁。

她抬頭看向面前的同學,是美術生斑駁,他是班上最喜歡的小動物的人,養過很多動物,也最擅長畫動物。

但看起來他的氣色並不是很好,好像之前被人臭罵過一頓一樣。

「嗯?怎麼了?」

楠葉不解的問道,同時把垂髮向後撩,夾在了耳朵上。

「今晚放學到校門口的巷子里一趟,有...有個人要找你。」

斑駁的眼睛裏冒出了些不知所以然的惶恐,

「還有記得帶點東西,比如錢...或者打狗棍之類的,你可能有麻煩了。」

斑駁也不解釋,帶上畫包就急匆匆地跑走了,留下楠葉一個人傻愣在原地。

楠葉,一個優秀學生,不沾煙酒不沾毒,更不可能和別人鬧矛盾,卻有人要找她麻煩,按理說應該沒有壞人認識自己吧?為什麼會有人說她處境很危險?

她想了想,覺得大概又是來找她們家催債的人。不過今天父親應該早就打獵完賣錢還款了,既然沒有逾期,那為什麼還會有人來找她們要錢,這次找的還不是父親,而是自己?

出了校門口,楠葉感到疲倦,今天又是普普通通的周六,她沒有遲到,沒有打瞌睡,上課內容都聽得懂,今天也正是父親在山上打獵,賣出獵物換錢,還錢回家的一天,她好想她的父親啊。

楠葉準備在巷子里找完人後帶點東西回去犒勞犒勞父親和自己,以及在家裡等待着的,可愛的黑白長毛貓咪喜仔。

楠葉走到巷道前,向四周望了望是否有人。確認沒有其他人會走進巷子後,便把書包放在了巷口,在不遠處的找到了根脫落的掃帚棍,慢慢地走了進去。

這個巷子里沒有人居住,裏面的牆畫滿了各種塗鴉,刻了很多字,以及不少的尋人啟事和租房公告。

越往裏面走,巷子兩邊的牆就越來越空白,四周的氣氛也愈發寒冷,巷子也越來越狹窄,楠葉咽了咽口水,邊走邊想:

「真的會有人會在這麼奇怪的巷子里等我嗎?」

巷子里像是魚骨迷宮一樣,四通八達,但是十分狹小,如果有人會把這裡當成家,那麼把這裡比作他的兔子洞也不為過。

很快,楠葉已經走到了巷子的盡頭。

這裡大抵只有兩米寬,身後大街的車聲也已經沒了聲,事實證明,楠葉已經離了人群很遠了。

「這......是在和我玩捉迷藏嗎......」

幾秒前才疑惑完,楠葉準備轉頭趕緊跑出這個詭異的地方,扭頭便看見有個黑影拿着什麼東西奔向她,還沒反應過來,一肘重擊砸在了楠葉的胸口處。

!!!

楠葉被這股強大的力量擊倒在牆上,手上的棍子沒拿穩,直接摔了出去。

半時沒從劇痛中緩解,一個穿着運動鞋的大腳就踩在了掉在了地上的棍子之上,那棍子一時是拿不起來了,這時候眼前一把閃光的摺疊刀就已經朝向了她

「你之前是在這裡撿到了只貓,對吧!」

那個人生氣地怒吼着,他琥珀色的眼睛裏透露出了殺氣,面容扭曲成一團,惡狠狠地盯着楠葉

楠葉剛能喘口氣,抬頭望向面前無端端憤怒的人,她不明白她到底做了什麼才導致他這麼生氣,居然要用刀子來威脅她。

見楠葉沒有動靜地愣着,也不解釋,那個人更加生氣了,他怒斥楠葉,

「你明明知道你家養的那隻貓是我從鎮上上買來的吧!我侄子甚至還帶你看了這隻貓吧!你怎麼可能對這裡毫無印象?!我花了大價錢!買來給我侄子畫畫的貓!就是在這兒被你偷走的!」

楠葉這時才注意到,面前的這個兇惡的傢伙,不是催債的人,而是鎮上知名混混——琥珀,即之前找她的那個美術生斑駁的舅舅!

「你......」

楠葉驚訝而不解地盯着面前的擁有琥珀色眼睛的混混以及他手上鋒利的刀子,想道:

「貓?我家的貓確實是撿的,但我記得,那隻貓明明是在巷子里撿來的流浪貓,什麼時候這大貓就成了你們家的貓了?而且斑駁的貓不是一隻灰藍色間黃灰的瘦緬因貓嗎?這不是認錯了嗎?難道是在故意找茬!?得想辦法分散他的注意力趕緊跑,之後再找斑駁好好問問......」

楠葉眉間的疑惑像繩結一樣纏在額頭上,這使得琥珀的牙齒緊緊地咬合在一起,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狗東西,還在裝傻!挨一刀你才能想起來是吧!虧你成績這麼好,腦袋卻根本不中用!」

「我根本不知道你到底要幹什麼!我不奇怪你就怪了!」

楠葉突然一聲大吼,這着實出乎琥珀的意料,他以為他的憤怒可以蓋過楠葉的勇氣,實則不然,楠葉的資質就是勇氣的化身

琥珀眼神里的憤怒看起來被楠葉這一吼斬斷了一大截,他好像意識到了自己的突然性衝動和大聲胡言亂語對於震懾楠葉並不奏效,反倒引起了反作用。

他的青筋這時候不知道藏哪兒去了,但他的眉頭仍然緊鎖,這時他開口:

「我現在要求你,帶着我回你家把原本屬於我和我侄子的貓歸還給我們,否則你就等着吃刀子吧!」

不愧是混混,說話和土匪一樣強硬,但為了得到離開巷子的機會,確實應該先答應對方,假裝是在領着他回家,然後趁機逃跑!

這麼思索一番後,楠葉平靜而直爽地答應:

「行,但有個條件,你跟着我時別跟着地太緊,我害怕你會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還有就是先把刀子收起來。」

楠葉知道,她怎麼可能會讓陌生人跟着自己回她家,特別是這樣一個動不動就用刀子威脅別人的混混。

「可以,但你必須在我兩米之內,敢離遠一點你可就慘了!」

對方這樣說道,便把刀子收了起來,隨即撿起了之前楠葉丟在地上的棍子

「刀子收起來了,棍子可不能收。」

琥珀這麼說著,嘲弄地着看向楠葉,好像在譏諷楠葉的考慮不周

「真是狡猾......」

楠葉心中如此默念,然後跟着琥珀向巷子外走。

楠葉先出巷子,往前走了幾步後琥珀也跟着出來了。就在琥珀半個身子剛探出來,一記耳光就在楠葉耳後響起來,隨即是扭打的聲音

楠葉嚇得回頭,竟然是羅丁和琥珀打起來了!楠葉趕緊喊:

「羅丁!」

羅丁好像沒聽到,但是琥珀似乎是聽的很清楚,他先是惡狠狠地瞪了一下楠葉,準備用手上的棍子敲過去,沒想到羅丁已經緊緊握住了對方的棍子端,一扯,手上的棍兒就脫落在地上。

琥珀為此十分惱怒,他想要用拳頭還擊,但很快因為身材原因被羅丁輕鬆地按在地上,幾個拳頭下去他就疼的沒力氣再還手了,趕緊求饒:

「停停停停停!」

羅丁止住手,但另一隻手仍然用力扯着琥珀的耳朵

「我錯了我錯了!別打了!」

見躺在地上的混混沒再還手,羅丁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的灰:

「再找她麻煩我馬上把你送進醫院!」

琥珀連連點頭,見羅丁鬆了抓住他耳朵的手就趕緊爬開,像只夾尾巴狗跑掉了,直到他滿是土灰的背影漸漸消失不見,羅丁安慰起楠葉:

「別怕,老哥我護着你!」

他撿起巷口的楠葉的書包,輕輕地抖了抖上面的灰,遞給楠葉,說:

「受傷了嗎?」

「才沒呢,你倒好,居然直接和對方打起來了,受沒受傷這話我應該問你啊。」

楠葉臉通紅,她沒想到眼前這個鄰家小夥子居然幫了她的大忙。

她以為羅丁這個新搬來的人只是個和她很聊得來的朋友,沒想到居然是個很不好惹的霸王,連鎮上有名的混混都敢打,還打跑了。

羅丁見楠葉紅着臉,急忙岔開話題:

「趁天還沒黑咱們先回去,路上你和我慢慢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楠葉點點頭,兩人向鎮子外的小路上走去

太陽西下,天色漸晚,朵朵紅雲喝了酒似的,如翻滾的湯水定格在了一瞬間,靜靜地照着二人的剪影。

《重返星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