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 連載中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敬亭 現代言情 穗子

【軟萌女主vs溫柔糙漢】爹不疼娘不愛,家窮人胖,嫁了個老公還不是個好餅,陳涵穗以為自己拿了一把爛牌死後才知道,她親娘是女大佬,她老公是未來土豪對她愛的死去活來的,換個角度看世界一切都不同了……重生回到20歲這一年,涵穗決定把爛牌打出王炸來然而,面對全村第一刁蠻的婆婆、陰陽怪氣的小姑、不是個好餅的老公……軟萌的涵穗抱頭:我覺得我不行男主:我覺得你還可以搶救一下,來,老公給你個人工呼吸展開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章節試讀:

第3章李有財這個名字猶如惡魔的詛咒,讓穗子雙眸迸射出仇恨的光芒。
就是這個狗男人,把自己推下山崖害死的!
不僅害死她騙大額保單,還把她的屍體埋在於敬亭家的祖宅牆裡,怕她陰魂不散,牆裡還打了八卦鎖魂盒陣她的亡魂。
正因如此,穗子的魂魄才會坐在牆頭很多年。
穗子立下誓言,若她能從鎖魂陣里走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待他,第二件事就是找李有財和那些傷過她的人復仇。
重生第一天就聽到仇人的名字,穗子像是掉入冰窟,她的身子微微顫抖,牙咬得死死的,恨不得現在就找李有財索命。
於敬亭見她不說話,以為自己猜中了,聲音低得像是混了沙。
你趁早對李有財那個小白臉死了心吧,我前天還看到李有財跟你姐在一起。」
不要提這個人。」
再說她就要吐了!
就那麼捨不得李有財?」
小不隆冬的腦袋,鉚足勁跟個小鎚子似的,咚地鑿他心口上,撞得於敬亭退後一步。
他雙目圓瞪,她是吃熊心豹子膽了么,穗子摟着他的腰用頭繼續撞他。
這是什麼招式。





於敬亭一動不動,唯恐自己動一下她撲空——這是撒嬌呢還是撒氣呢?
你提那個王八羔子幹嘛!
你一提他我就噁心,不讓你說你還一直提!」
渣男的名字聽多了,引來了嚴重的妊娠反應。
穗子沒憋住,哇一口吐於敬亭身上,這一口不僅沒把他吐生氣,還有點高興——你真不喜歡李有財了?」
你還提他——嘔!」
又是一口,結結實實地吐他一身。
她胃裡沒什麼東西,吐的都是水。
穗子吐完後臉一紅,從兜里掏出手帕想給他擦。
於敬亭接過手帕聞了下,香香的,是媳婦的味道,這哪兒捨得用啊。
你幹嘛呢,還不擦!」
穗子臉更紅了,推了他一把。
於敬亭順手把手帕揣兜里。
她不能讓於敬亭知道前世的事兒,且不說會嚇到他,就說他這脾氣,知道她受那麼多委屈,還不得拎桶汽油燒李有財全家啊?
李有財死不足惜,可她還指望跟於敬亭過日子呢,他進去了咋辦!
她不會放過李有財!
她要先去收拾帶她打胎的柳臘梅,再想辦法收拾李有財那個爛貨。
不是李——小白臉教唆你打胎,那到底是誰?」
於敬亭擦完,又把這茬想起來了。
你得答應我,讓我來處理這件事,你只能協助我,不能上手!」
他那沒輕沒重的,一出手就得把人打殘。
別墨跡,快說!」
不揍,他可以踹啊。
還可以捶、用鐵杴砸、潑一盆冷水掛樹上、小雀上抹點蜂蜜沾上小米讓雞啄——於敬亭文化造詣,在此刻到達了巔峰。
他上學時候要是有這豐富的詞彙量,咋能連初中都沒讀完呢。
是我後媽帶過來的柳臘梅,我們回去找她算賬。」
穗子猜不到於敬亭肚子里的那些壞水,很實在地告訴他真相。
哦,母的?」
那就不能雀上抹蜂蜜了——換個地方抹?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