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成西門慶
穿成西門慶 連載中

穿成西門慶

來源:google 作者:景行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王慶 西門慶

自從穿越成西門慶之後,現實被人暗算差點丟掉小命,後又被人以潘金蓮的性命威脅,謀財展開

《穿成西門慶》章節試讀:

只見那潘金蓮在王婆的牽引之下,低眉頷首,卷着一陣香風,來到了王慶的跟前。
「奴家向大官人賠罪,懇請大官人原諒則個。」
潘金蓮的聲音,軟軟的,糯糯的,甜甜的。
聽到耳中,就像是有人在用棉花絲兒,在耳道里輕輕地撓着撓着。
雖然有點癢,卻異常得舒服、享受。
她體態雖纖長,但欠身行禮的時候,衣領微開。
王慶的目光,很自然的落入那領口之中。
但見山巒嫩白,那中間山谷之深邃,讓王慶的神,王慶的魂,都不自禁地飄起來。
潘金蓮見王慶站着不動,以為他不肯原諒自己。
旁邊的王婆,往她的後膝蓋窩,輕踢了一下。
潘金蓮頓時一個蹌踉,撲着就跪向王慶。
王慶及時反應,趕忙伸手去攙扶。
由於慌張,他抓住了一隻嫩白的手腕。
僅僅只是這一下,就感覺這肌膚如絲綢一般順滑,綿軟水潤。
她掙扎的時候,又像是一隻小魚兒,在手中蹦跳着。
「哎喲!
大官人,這可使不得!」
邊上的王婆,趕忙過來勸阻。
王慶也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越禮了,連忙把手給鬆開,縮了回來。
潘金蓮不敢在外多加久留,更不敢多看王慶一眼。
趕忙低着頭,欠了欠身子,邁着碎步款身又回了屋。
「大官人,大官人?」
「別看啦,她都已經有了夫家,雖然還未圓房,不過那也是早晚的事!」
王婆彷彿看穿了王慶的心思,在邊上語重心長。
王慶連忙打了聲哈哈:「大娘瞎說什麼呢,我就只是見人家長的俊俏,多看幾眼而已。」
「怎麼可能會有別的心思?」
王慶站直身體,雖不是健碩魁梧,卻也勻稱結實,身高約一米八幾,足足高出了王婆半個身子。
王婆抬起臉,朝着王慶眨着眼睛:「大官人真沒別的意思?」
王慶下意識的說:「怎麼可能會有呢?」
「我自己家裡有妻妾,用得着覬覦別人的?」
「大官人何時娶妻了,老身怎麼不知道?」
讓王婆這麼一說,王慶突然愣得住。
欸,等等!
王慶抓了抓後腦勺。
根據那些突然湧進自己腦子裡的記憶,王慶發現這西門慶,居然到現在還孑然一身!
沒有娶妻生子?
這還是水滸小說里,那風流成性的西門慶嗎!

王婆見王慶愣着,笑呵呵地說:「大官人若是相中了哪家小娘子,儘管跟老身說。」
「老身啊,一定會促成美事。」
這王婆話裡有話,一般媒婆說話,會額外加一句「未出閣的小娘子」。
她卻不知是無意,還是有心漏了。
兩個人正說話間,不遠處就看到一個圓圓滾滾、粗糙黝黑的男人,挑着兩個籮筐,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
「乾娘怎麼在俺家門口,卻不進去?」
男人粗啞着嗓子,越是靠近,與王慶的身高差就越大。
「哦喲,是大郎回來了。」
王婆臉上帶着笑。
王慶打量着眼前的武大郎,那眉頭直突突。
要命!
先是潘金蓮,再是武大郎,過不了多久,估計武松也要出現了!
難道自己剛剛轉世為人,又要死上一回?
不行不行!
王慶連忙把這個念頭拋開,同時暗暗告誡自己,只要離潘金蓮遠一點,那武松的刀子,也就不會落到脖子上!
王慶正思索間,就看到王婆已經把那武大郎給打發走了。
武大郎表面上客客氣氣,看似還挺憨厚。
可是當他剛剛進入屋子裡,就聽裡頭傳出「咣當」一聲!
然後,就是武大郎那撕扯麻布一樣難聽的聲音,從裡頭傳出。
「俺跟你說過多少回,門要合得嚴實,不能見外邊的男人!」
「那些男人,哪個不是饞你的身子!」
「跪下!」
接着,就傳出了木板子拍打人的聲音。
「啪!」
「啪!」
王慶聽了不由得眉頭一緊!
聯想到潘金蓮那嬌軟的身子,被一個粗矮的男人手持木板拍打,頓時腦門子就竄上了一團火!

《穿成西門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