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鎮上惡婦後
穿成鎮上惡婦後 連載中

穿成鎮上惡婦後

來源:google 作者: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方月悠 楊文軒 現代言情

蘇沐歡一朝穿越就接受了一個爛攤子,原主在鎮上可謂是狗憎人嫌,也正是如此,才會在新婚之日就被休棄回家,原以為是不小心掉入湖中,誰知竟然是有人暗下黑手,所幸還有自家人視她如珍寶本想查清幕後黑手後就成為一個鹹魚,結果卻結交了各種各樣的人,就連前夫也粘了上來展開

《穿成鎮上惡婦後》章節試讀:

第1章日頭當空而照,炙烤着大地,空氣中不見一絲風動,悶熱異常,淡淡的血腥味飄散開來,衝進鼻腔里,令人忍不住反胃。
村民們站在遠處的樹蔭里,看着倒在地上,已經一動不動的年輕女子,小聲議論着。
不會真的死了吧?
都快半個時辰啦,還不見動靜,她平常不是挺能打的嗎?」
說話的,是一個身形高挑,微有點胖的二十來歲婦人。
她身旁的小姑娘道:你推那一下,實在也下手太重了,腦門都磕得出了血,誰能受得了?」
婦人哼道:活該,誰讓她偷我家的東西來着?」
就為一筐番薯,至於的嗎?
要真死了,看你怎麼跟楊家交代。」
嘿,還用交代什麼?
楊家人個個都恨不得這個惡婦早點去死呢。」
就在這時,那地上的人扭動了一下,緩緩地撐着身子坐了起來。
方月悠恍恍惚惚地睜開眼,感覺到一陣熱氣夾雜着泥土的氣息撲面而來,腦殼還疼得很,伸手一摸,黏糊糊的。
是血!
這怎麼回事?」
她不是跟朋友爬山旅行去了嗎?
怎麼走到這兒來了?
唔,貌似自己掉下山坡,之後就沒了記憶。
醒了還不快起來,裝什麼柔弱?」
一道不善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方月悠抬頭去看,一下認出這人,就是村裡有名的悍婦,王張氏。
不是吧......」她穿越了?
在低頭一看自己的身子,果然都不是原來的。
與此同時,腦海里閃出大量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原主也叫方月悠,是清湖村楊家的兒媳,貪財好鬥,自私自利,成日就喜歡出去閑逛,經常偷拿家裡的錢到鎮上鬼混,幾天不回家也是有的。
餓了回家吃現成的,有時候做的飯不合胃口,還罵罵咧咧,對婆婆也沒半分敬重,從不給丈夫一點好臉色,待小叔子就更不用說了。
可以說,自從嫁過來,幾乎沒做過一件像樣的事。
她的光榮事迹在村裡傳開,久而久之一提起楊家的方氏,村民都非常一致地罵出兩個字——惡媳」。
人家王張氏是人人敬畏的悍婦,她是人人喊打的惡婦。
方月悠抹了一把腦門上的血,長長地嘆出一口氣。
老天爺啊,你要是成心不想讓我活呢,就索性別安排穿越這一出了,沒勁。
我跟你說,這筐番薯是我家地里的,得歸我!」
王張氏嚴肅道。
給你,都給你。」
就是為了跟人家搶筐番薯,原主才不慎撞在土牆上,把小命丟了,何苦來哉?
重點是,那塊番薯地確實是人王家的,原主它長得好眼饞,一大早背着筐就去偷。
真是......不要臉極了。
快看,楊家老太太來了!」
方月悠聞聲望去,見一個五十歲上下,乾瘦的婦人小跑而來。
這就是原主的婆婆了。
要在楊家過日子,就得先跟家裡人改善關係,方月悠一骨碌站起身,微笑着喚了一聲:娘。」
楊白氏掃視了她一眼,臉上全是嫌惡。
一天到晚不消停,不闖禍就活不下去是吧?」
娘,您老人家別動氣,對身體不好。」
方月悠靠過去,挽住楊白氏的胳膊。
死開。」
楊白氏將她一推,站得遠遠的,目光中帶了些審視,看她滿臉是血,臉頰上還有泥,比鬼還難看,更加嫌棄了。
趕緊回去,別再這兒丟人現眼。」
哎。」
方月悠笑呵呵地應了聲,側轉身略微抬手,您先請。」
楊白氏盯着她,這又是鬧的哪一出?
聽到方月悠頭破血流暈過去的消息時,她是有些興奮的,放下手裡的活兒急急忙忙趕過來,就是想看看情況如何。
結果她根本沒事,心裏別提多失望了。
當初自己二兩銀子將這死丫頭買回來做兒媳,本來是指望家裡多個勞力的同時,也讓她早日生個孫兒,誰曾想,竟是買了個瘟神回來,真是瞎了眼。
別跟我耍花樣。」
兒媳怎麼敢呢?」
方月悠老老實實地站在一旁,等着她先行。
有村民看熱鬧不嫌事大,笑着喊道:楊大娘別灰心,她今天死不了,總一天是要走的,再忍幾年就是啦!」
另一人起鬨道:就是,作惡太多的人往往壽命都不長,說不定她會走在你前面呢!」
那也不一定,有句話不是叫做『禍害遺千年』嗎?
她會比楊大娘的小孫兒還活得長也說不準哦。」
那也是啊!」
樹蔭下眾人笑做一團。
方月悠沒搭理他們,過去扶住楊白氏的手臂,道:娘,別理他們,咱們回家。」
還不都是因為你?
別碰我。」
楊白氏甩開衣袖,大步走去。
別看她長得瘦,年紀也不小了,身子可是還硬朗得很,加上常年勞動,四肢比一般人要活絡,走起路來腳下生風似的,直把方月悠這個十幾歲的人追得夠嗆。
娘哎,您走慢些啊!」
回到家裡,進了農院,一個八九歲的男孩迎上來,喊了聲娘」,見到方月悠進來,立刻像老鼠見了貓一般,躲到楊白氏身後。
男孩名叫楊文軒,是原主的丈夫楊文煜一母同胞的弟弟,在這個家裡,最受原主迫害的,就是他。
原主脾氣暴躁,動不動就扯着嗓子罵人,有時還動手,這孩子本就怯懦敏感,自然怕極了她,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一年多,也真是可憐,方月悠很是同情。
怕她作甚?」
楊白氏哼哼道,等你大哥回來,就讓他寫封休書,趕了她出去。」
方月悠心裏咯噔一下,她這身無分文的,離開楊家不是自尋死路嗎?
再看那楊文軒,兩眼冒光,甚是喜悅,真的嗎?」
得,方才白同情他了。
娘,我知錯了,您別趕我走,我保證,以後一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盡心儘力經營這個家,加倍孝敬您,善待文軒,伺候相公,好好做人!」
楊白氏與楊文軒聽她一口氣說了好幾個成語,整句話都不帶一個髒字,兩臉懵逼。
原主說話是十分粗魯的,成天老娘」你妹」之類的粗鄙之語掛在嘴邊。
方月悠意識到好像有點過了,故作鎮定地咳了兩聲,說:我真的會改。」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穿成鎮上惡婦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