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大楚滿朝文武竟是奸佞
穿越大楚滿朝文武竟是奸佞 連載中

穿越大楚滿朝文武竟是奸佞

來源:google 作者:要吃菠蘿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姬 趙正

穿越到剛剛駕崩的皇帝身體,趙正心中忐忑不安,快速過了一遍原主腦海中的記憶,他努力展開

《穿越大楚滿朝文武竟是奸佞》章節試讀:

朝陽宮。
此地位居皇城東面,素來是進行祭祀大典的地方。
其宮殿內不僅有楚朝歷代先帝的靈位,北面一處視野開闊的高地上更修建了一座天壇,凡國家大事,如大軍出征、天降祥瑞皆要在地由皇帝出面跟上天禱告,焚香祈福。
此時,宮門內的空地上,北衙禁軍已到了大半。
相較於守衛京師的南衙禁軍,北衙禁軍因只需防禦皇城,兵額攏共只有六千。
太后懿旨下達之後,除去各處宮殿巡邏的隊伍,外加駐守皇城正門的那些人,來到這裡的約莫五千之眾。
人都到了,卻只見皇帝領着一群全副武裝的兵丁等在這裡,禁軍士卒們不由大為吃驚。
許多人竊竊私語。
趙正給呂布使了一個顏色,呂布心領神會,當即怒喝一聲。
「肅靜。」
「敢有再說話者,斬!」
呂布的嗓門兒極大,身形又高大威猛,霎時將禁軍將士們給震懾住了。
大部分人閉嘴不言,保持沉默。
卻偏偏有一名禁軍將領不信邪,在安靜片刻之後,又悄然跟身邊士卒講起了話。
呂布一個字都沒再說,只拈弓搭箭,對準此人就是一箭射去。
嗖。
羽箭如閃電一般,頃刻間射入人群,準確無誤命中此人腦門。
對方連慘叫都未發出一聲,便一命嗚呼倒地而亡。
這一下,現場徹底安靜下來。
沒人敢再胡亂講話。
趙正很是滿意這樣的氛圍,走到台階上,面向禁軍士卒們朗聲道,「諸位將士,今日朕召爾等過來,是有事情告知你們。」
「就在方才,太后告訴朕,長信侯嫪毐謀反。」
「此賊食國之祿,卻不思報國,意欲反叛大楚!
朕召你們來,正是要你們跟朕一起除此奸賊的......」 趙正話音未落,人群中便有一名禁軍將領跳出來。
「胡言亂語。」
「長信侯對大楚忠心耿耿,對太后也是忠心耿耿,吾等也頗受他照顧,怎會不知道他的為人?」
「長信侯絕無可能背叛大楚!」
見對方如此斬釘截鐵,趙正心中狂喜,他故意說出這些話,為的就是把禁軍之中那些嫪毐摻進來的沙子給挑出去。
否則一旦嫪毐領兵入宮,這些人必定會裡應外合。
「你叫什麼?」
趙正很是冷靜地問了一句。
禁軍將領仰着頭一臉不服道,「末將叫許忠。」
「還有人認為長信侯不會謀反嗎?」
「跟許忠一樣的人可以站到左側。」
禁軍士卒們頓時面面相覷。
他們可不是傻子。
呂布剛才的舉動已經證明皇帝的態度,此時讓他們站到許忠身後,無疑就是在逼迫他們表態。
到底是支持嫪毐還是支持皇帝?
片刻之後,人群里終於有了反應。
只見不少禁軍軍官都站了出來,他們脫離隊伍站到隊伍左側,一時間人數竟多達三分之二。
這些人站在許忠身後,不僅沒有絲毫畏懼,反而有不少人敢與皇帝對視,一副根本不把皇帝放在眼裡的模樣。
他們這三分之二的人可都是軍官,麾下各自領着幾十上百人,加在一起的話也幾乎是禁軍總人數的三分之二。
這也是許忠等人如此囂張的原因。
皇帝身後不過百十來人,縱使不讓那些普通兵卒上,他們這些人的人數也已超過了皇帝的人馬。
如此力量對比下,皇帝又能將他們如何?
「很好。」
等了一陣,見確實沒人再站出來,趙正終於笑着說了一句。
雖然他低估了北衙禁軍被滲透的程度,可目前的局面在他看來依然可控。
「動手。」
下一刻,趙正的手輕輕揮動,身後大半玄甲軍精銳舉劍撲上。
一群人如豺狼一般,目光冰冷朝這些禁軍軍官衝去。
不消片刻,兩方人馬便廝殺在一起。
呂布並沒有加入其中,而是站到趙正面前護衛他。
本以為戰事會僵持不下,然而,連一炷香的功夫都不到,戰鬥便乾脆利落地結束。
玄甲軍不僅單兵戰力強悍,配合作戰也極為默契。
即便人數少於對方,交戰之中也絲毫不懼,全然沒有退讓的舉動。
對比之下,疏於戰陣的禁軍軍官們則如同一群烏合之眾,不僅手上功夫沒了,連一絲一毫的配合都沒有。
戰鬥完全是單方面砍殺。
咔。
當最後一名軍官的腦袋被剁下來之後,現場已經一片狼藉。
滿地屍體,殘肢斷臂隨處可見,鮮血也濺得到處都是,更有許多腦袋整齊地擺在地上。
這些人雙目圓猙,臨死前都帶着驚懼神色。
殺光嫪毐的人之後,玄甲軍兵卒們依然是一臉冷漠,如同沒有感情的機器一樣,只手持兵刃死死盯着其餘的禁軍兵卒。
饒是禁軍兵卒人數遠多於玄甲軍,此時也徹底被這些手段狠辣武藝高強的精銳給震懾住了。
「還有誰?」
又到趙正的裝逼時刻。
當現場氣氛到頂之時,趙正站出來很淡定地問出一句。
片刻後,剩餘的禁軍兵卒皆跪地叩首,山呼萬歲。
不少人更是瑟瑟發抖,趴在地上不敢亂動。
「諸位,平身吧!」
趙正的語氣雖然和善下來,卻沒人敢再爬起來。
「朕讓你們都平身,爾等是要抗旨嗎?」
趙正突然沉着嗓子厲聲朗聲一句。
唰。
數千禁軍兵卒仿若觸電一般,紛紛起身謝恩。
「很好。」
「這些軍官都是嫪毐的人,所以朕才殺了他們。」
「爾等盡可放心,朕並非嗜殺之人,不會錯殺忠臣的.......」 皇帝權術在於恩威並濟。
如今大棒已經高舉在北衙禁軍的頭頂,接下來到該喂胡蘿蔔的時候了!
趙正將剩下的禁軍將領盡數提拔,又從兵卒中選出一些人成為低級軍官,如此一來,便形成了新的權力格局。
「朕給你們的命令很簡單,守住朝陽宮便可。」
「凡奮勇殺敵者,戰事結束後官升兩級,賞銀五百兩;凡戰鬥中不幸為朝廷犧牲者,官升三級,撫恤加倍,其子孫後代可直接進入禁軍任職;凡臨陣退縮者,殺無赦。」
命令一出,禁軍士卒們一片嘩然。
他們的俸祿一年也就二三十兩,此戰若能活下來,不僅能陞官,還有五百兩的賞賜,這可是他們幾十年的俸祿!
即便不幸戰死,子孫後代也能享受到福利。
這樣的好處恐怕換成長信侯也絕對是不願給的。
更主要的是,下達命令的人可是皇帝。
忠於天子,幾乎是名正言順的。
「吾等願為皇上誓死效勞。」
被提拔的禁軍將領們主動磕頭拜倒。
身後的禁軍兵卒們也跟着齊刷刷跪地。
僅是如此可還不夠,趙飛揚又臨時成立了一支由玄甲軍精銳組成的督戰隊,由他們負責巡視戰場。
一旦發現臨陣逃脫之人,即可就地處斬。
—— 皇城正南。
宣武門。
此地乃宮門入口,凡朝會及覲見皇帝等大小事皆由這裡入宮。
嫪毐的長信侯府就在皇城西北角,不過兩條街之隔,因而很快趕到。
兩千私兵手持兵刃在嫪毐帶領下前去叩門。
「吾乃長信侯,速速將宮門打開。」
嫪毐令人前去喊話。
守衛宮門的禁軍將領不是長信侯嫪毐的人,見他這般興師動眾,也不敢擅自打開城門。
只命人在城頭喊話回應,「長信侯有何事?」
「皇城有令,不得攜帶兵刃及私兵進入。」
嫪毐被阻,一時大為不爽,考慮到南衙禁軍的援兵還未到來,自己的私兵也不夠多,嫪毐這才忍住脾氣繼續令人喊話。
「太后懿旨,宮內有奸人作亂,本候特地前來救駕!」
「勿需多言,速速打開城門,否則一旦出了岔子,本候唯你是問......」 嫪毐的威脅果真管用。
片刻之後,宮門緩緩從里打開,駐守城門的禁軍將領親自帶人站在兩側擺出迎接姿態。
嫪毐走上前去,見這名禁軍將領俯身行禮,一句話都沒說,拔劍突刺殺死對方。
主將一死,其餘禁軍兵卒大為驚駭。
嫪毐卻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
「禁軍聽令。」
「本候奉太后懿旨前來討賊,此人乃宮中細作,已被本候就地正法。」
「爾等留下少數人駐守宮門,其餘皆與本候一同前去救駕。」
嫪毐可是太后寵臣。
亦是楚朝權臣。
下達這樣的命令之後,禁軍兵卒們不敢多言,紛紛聽從他的指揮一同朝宮內趕去。
行至永福宮門口。
太后宮中的一名宮女逃出,將趙姬已死的消息告知,嫪毐震驚之餘悲憤不已。
得知皇帝在朝陽宮後,嫪毐咬牙切齒,恨不得馬上將趙政碎屍萬段。
不過,他卻沒有跟手下兵卒們說清真相,反而哄騙眾人,「奸賊已殺了太后,而今正挾持皇上到了朝陽宮。」
「爾等與本候一同前去勤王。」
「只要攻破朝陽宮,本候向汝等保證,榮福富貴享之不盡。」
「殺。」
叛軍浩浩蕩蕩向朝陽宮所在的方向衝去。
一時間喊殺聲震天。
 

《穿越大楚滿朝文武竟是奸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