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除了他我誰都不嫁
除了他我誰都不嫁 連載中

除了他我誰都不嫁

來源:google 作者:一朵小花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凌風 顧悠

顧悠可是十里八鄉的有名的時髦村花,只不過結局不咋地,說起來一陣唏噓重生之後,顧展開

《除了他我誰都不嫁》章節試讀:

顧悠停住腳步,清澈的眸光定定看着陸凌風,一字一頓。
「我相信你的才華,不會因為一雙腿就被困住。」
陸凌風怔怔看着顧悠,清雋眉眼中氤氳着濃烈的悸動,自從腿殘廢了,還從未有人對他說過這樣的話。
從天之驕子墜落為一事無成的殘廢,有人嘲諷他,有人瞧不起他,有人可憐他,母親整日在家裡嘆氣,為他以後如何生活發愁…… 顧悠是第一個說相信他,相信他不會被一雙殘廢的腿困住,相信他還有未來。
「謝謝你。」
陸凌風喉頭略微哽咽,一股熱流激蕩在胸中,生髮出一股自腿傷後從未有過的力量。
「你剛說過的,我們之間不需要說謝謝。」
顧悠唇角揚起,眉眼彎彎地看着陸凌風。
前世她為了救父親退了他的婚事,這輩子她會好好陪在他身邊,幫他一起走過這段至暗歲月。
陸凌風試探着緩緩握住她的手。
「我會盡己所能為你撐起一片天,讓你不後悔今天的決定。」
顧悠心裏滿滿的,張口還想再說點什麼,卻見陸凌風臉紅到了耳根,支支吾吾地指着她的後背。
顧悠不明所以,下意識向後摸了一下,臉色瞬間變紅。
不知什麼時候,她的外衣竟然扯破了一條長口子,隱約露出後背的肌膚。
這在前世不算什麼,滿大街都是穿弔帶兒的姑娘。
可現在是七十年代,她要被人笑死的。
正困窘着,肩上一沉,陸凌風將自己的外套給她。
「走,我陪你買衣服去。」
兩人一同進了供銷社,社裡沒有成衣只有布料。
棉的、的確良的混在一起,綢的單獨擺在柜上。
顧悠伸手就要去拿一塊碎花棉布,陸凌風直接讓櫃檯員把綢布拿下來。
「別,太貴了。」
顧悠攔着,綢布金貴,現在的她可買不起,那是大幹部才能穿的。
陸凌風按住她的手,掏了布票遞給櫃檯員,連帶那塊棉布一起買下了。
他看出她的心思,含笑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我給你買東西是應該的。」
說著,拿起剛買的毛巾沾水擦去顧悠臉上混着塵土的汗漬。
沁涼的毛巾落在臉上格外舒服,顧悠含羞低頭,心裏湧起一絲兩世都不曾體會過的甜蜜。
等臉上的熱散去,才想起來接過毛巾,自己擦拭。
櫃檯員用羨慕的目光看着他們,竊竊私語。
「你瞧,那個男的雖然瘸腿,對老婆卻好。」
「我家那個結婚多少年了,針線頭都沒見過他的!」
顧悠聽見那個瘸字,狠狠剜了說話人一眼,又小心瞧着陸凌風,見他不介意緩緩緩緩鬆了口氣,主動拉住他的手,扶着他邁過門檻。
「我本來就是瘸子,她們說的沒錯。
我都不氣,你也彆氣了好不好。」
陸凌風搖了搖被拉住的手,柔聲哄顧悠。
「我不許你這麼說,你會好起來的。」
顧悠言辭肯定,她雖然不知道陸凌風的腿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她知道以後的醫學有多發達。
陸凌風的腿肯定會好,就算好不了,她也不會嫌他。
兩人一起走了一段,在路口分別。
回家路上,顧悠看着懷裡的好布料,心裏謀划著給陸凌風做套衣服,算是投桃報李。
正想着,就聽到不遠處的家門口傳來吵鬧聲,聽聲音是舅舅一家又來要錢。
趁着他們沒瞧見,顧悠轉身從後院進家,將布料藏好才進門。
「你不給我,就是要我一家老小的命!」
舅舅操着一口破鑼嗓子,手指戳着她爸的胸口,將人戳得步步後退。
「她舅,家裡眼下是真沒錢,有錢我能不給你嘛!」
父親老實巴交地解釋。
「你閨女不是定親,陸家應該給了不少彩禮吧,不然你怎麼肯把閨女嫁給一個瘸子!
錢呢!
給我!」
舅舅吐沫橫飛,越說越不像話,舅媽還去拉扯繼母,頤指氣使地命令繼母去給他家播種豆子。
顧悠看着眼前的鬧劇冷笑。
這個便宜舅舅和父親在一個廠里上班,一年前因為上工時不小心摔下來,腿瘸了,就怪父親給他介紹的工作惹出禍事,以此為借口每個月都找父親拿錢養活一家子老小。
拿錢不算,還要指使他家干這干那,稍有不順心就來鬧,破口大罵,摔東摔西。
其實就是一家子好吃懶做的吸血鬼。
她也是前世偶然知道,舅舅的腿根本沒事,裝瘸是為了訛錢。
父親賺來的錢大部分進了舅舅口袋,導致自家捉襟見肘,過得拮据。
這一世,謊言也該結束了。
顧悠抬眸,看着破舊的房梁,唇角挑起,猛地大喊。
「快跑啊,房梁塌了!」
房子本就破舊,沒人住的廂房頂上塌了半邊,沒人懷疑顧悠的話。
都慌忙往外沖,生怕晚一步丟了命。
到門外,幾個人緩過氣來,父親同繼母一齊詫然看着舅舅。
他倆看得分明,舅舅剛才明明跑得比誰都快,哪有半點腿瘸的樣子。
「她舅,你不是工傷瘸了!」
父親又是震驚又是氣惱,這些年,小舅子以腿傷要挾,不管多無禮的要求自家都應下了。
因為愧疚,也是親戚間的相互幫襯。
到頭來,傷是假的,欺負人是真的!
「阿弟,你,你可太不應該了!」
一向偏心親弟的繼母也出聲指責。
謊言戳破,舅舅惱羞成怒,指着顧悠破口大罵:「你敢誆我,小兔崽子,我這腿傷剛才跑了兩步更重了!」
顧悠嗤笑,拿起立在門口的斧頭。
「舅舅,你要是再不走,我讓你假瘸變真瘸!」
瞧着鋒利的斧頭尖,舅舅膽怯了,怎麼也想不明白向來老實的外甥女怎麼變了個似的。
學會誆人,還學會拿斧頭指人…… 「你們等着!」
舅舅怕顧悠來真的,帶着一家老小屁滾尿流一溜煙跑了。
父親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跌坐在地上,捂着臉。
「他們咋能這樣呢!
我實心實意對他們!」
顧悠嘆了口氣,過去把父親拉起來,勸解。
「爸,你不能總是做老好人,也要動點腦子,別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

《除了他我誰都不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