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錯嫁褚少寵上癮
錯嫁褚少寵上癮 連載中

錯嫁褚少寵上癮

來源:google 作者:秦舒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秦舒 褚臨沉 霸道總裁

秦舒好心救人,沒想到救的是只狼,將她吃干抹凈她手起針落,廢他第三條腿:讓你不能再禍害女人!養父母設計,讓她頂替好友嫁入豪門,她意外發現:新婚老公竟然不舉秦舒似乎明白了什麼,丟下離婚協議閃人半路發現,肚子里多了個種?豪門老公怒騰騰追殺而來:秦舒,那一針的事兒你給我說清楚!我要你立刻、馬上,讓我重振雄風!本以為回去後會生不如死,誰知竟是被寵上天?記者問:褚少,您不是說這是冒牌貨嗎?褚臨沉把秦舒按在懷裡,放屁!老子從頭到尾要的只有秦舒!以及,她肚子里的崽!展開

《錯嫁褚少寵上癮》章節試讀:

回應她的,是褚臨沉深不見底的眸光,以及不容置喙的語氣:「從現在開始,你的住所和行程由我決定。」
秦舒啞然,想到了剛才的那些記者。
在接下去的一段時間裏,只要她還扮演着褚家少夫人,就無可避免被記者「關照」。
她不再是從前那個平凡普通的女醫學生秦舒,回學校繼續上課也是不可能了。
但秦舒仍然想為自己爭取更多主動權。
「那樣未免太麻煩您了,我住在家裡就可以,只要不隨便外出……如果您有任何需要我配合的地方,我一定隨叫隨到。」
秦舒十分坦誠地說道,目光落在他的側顏上。
冷峻深邃的眉峰、挺拔的鼻樑、緊斂的薄唇……完美流暢的線條感。
秦舒不是顏控,卻也忍不住感慨:這男人真是帥的三百六十度毫無死角。
褚臨沉突然轉過頭來,秦舒幾乎在同一秒收起了心思,好整以暇看着他。
「不可以。」冷漠的拒絕。
「我們的婚姻關係才剛開始,外界正是對你最好奇的時候,你回去住,記者會怎麼報道,婚後分居?這倒是一個大新聞……」
秦舒心裏突然有一種不祥的感覺,「那……您準備讓我住哪裡?」
褚臨沉眸光微暗,淡淡的吐出兩個字:「我家。」
漫不經心的語氣,卻彷彿驚雷炸在秦舒心裏,頓時激起千層浪。
「你家?!」
她加重了語氣重複道。
言下之意,她要跟他同居?!
不僅是她,就連正在開車的衛何,也被自家少爺的話雷到了。
本以為,褚少會隨便安排一個隱秘住所給秦舒,誰知道竟然是要帶她回去?
褚少早年就搬出了褚宅,在外面另有一處別墅。
因為不喜歡被人打擾,他的別墅里連傭人也沒有,只有鐘點工定時來打掃。
而身為褚少**的他,也只有在處理某些緊急公務的時候,才能踏入。
現在,褚少居然要跟這個女人住在一起……
秦舒盯着眼前面容冷峻、氣場逼人的男人,暗暗吸了口氣,讓自己恢復鎮定。
她大概清楚了這個男人的性格,很霸道的那種,不容反駁。
她索性說道:「住在一起可以,但是我希望能分房睡。」
褚臨沉冷眸微眯,觸及她眼底的防備,他突然覺得好笑。
「看來你對自己很自信,真以為,我對你下得去口嗎?」
說著,上下掃了秦舒一眼。
秦舒感受到了他的嘲諷。
「希望褚少說到做到!」
她索性轉過頭,不再跟他說話。
車子一路往城東方向。
海城是個沿海城市,東部臨海。
車子平穩停下。
「褚少,到了。」衛何說道。
秦舒看着車窗外的別墅,不由怔然。
這時,一隻修長的手伸到她眼前,骨節分明的長指間夾着一張黑色灑金卡片。
「這是門卡,下車。」
低沉的嗓音從身旁傳來。
秦舒回神,接過門卡,打開車門下去。
褚臨沉顯然沒有下車的打算,疊着長腿坐在車裡,淡漠的聲音從裏面飄出來,「在我回來之前,哪兒也不要去。」
看着揚長而去的車子,秦舒捏着門卡轉過身。
極具設計感的白色建築,清晰展現在眼前。
綠色的庭院,雪白的牆壁,茶色玻璃窗,背景是澄凈的天空和蔚藍大海,白色海鷗在空中自由飛翔。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這是秦舒夢想中的海景別墅!
在海城這個寸土寸金的繁華都市,這樣的一套別墅,價值不菲。
她工作一輩子都未必買得起。
秦舒攥緊了手裡的卡片,她要努力掙錢,總有一天也能買一套海景……公寓房!
刷卡進入別墅,內部裝修和秦舒預料的一樣,清冷禁慾,灰白色調,倒是符合褚臨沉的個性!
只是秦舒不喜歡這種壓抑的風格。
褚臨沉只讓她等着,卻沒給她安排住所。
所以打量了客廳之後,秦舒便在沙發上坐下來。
她雖然喜歡這個別墅的外部設計,卻並不想窺探他的內部生活。
車裡。
看着監控畫面上,靜坐在沙發里的秦舒,衛何終於忍不住問出心裏的疑惑。
「褚少,您既然懷疑她有問題,何必帶她回這裡?」
后座的褚臨沉面容諱莫如深,幽暗的眸子盯着監控里的女人。
「奶奶心善,容易被人欺騙,把她放在那邊我不放心。如果這個女人真有問題……」
褚臨沉沒把話說完,衛何卻感覺到了一股莫名寒意。
的確,秦舒出現在褚家的時機太過巧合。
褚少剛被人算計,出了事,這個秦舒後腳就拿着信物出現在褚家……背後會不會另有人指使?
想到這裡,衛何說道:「那晚給您下藥的人查出來了,是KC集團的副董事唐寶業,他之前多次想讓他女兒來接近您,這次應該是知道您要繼承褚氏集團,才敢冒險算計您,給他女兒製造機會。」
褚臨沉聞言,眯了眯眸,「他女兒如何?」
衛何當然清楚褚少不是對那個女人感興趣,如實說道:「根據調查,他女兒是個交際花,到處勾搭豪門子弟。」
褚臨沉雙手交疊在身前,目光中有一絲冰冷,「盡然如此,就送他女兒一份大禮吧,別忘了留下照片。」
「好。」衛何意會地點頭,徵詢道:「那安排兩個?」
「至少八個。」褚臨沉冷聲,「她既然喜歡玩,就讓她玩過癮。」
衛何汗顏,還是自家少爺夠狠,八個……那畫面他想都不敢想!
不過敢算計到褚少頭上,簡直自討苦吃。
褚臨沉不再關注那對父女,話題一轉問道:「直升機的故障查得怎麼樣了?」
衛何頓時面露難色,「這……暫時還沒查出來是誰在引擎上動了手腳。」
「儘快。」簡短的兩個字,顯然他對這個回答並不滿意。
衛何一凜,「是!」
「褚少,您和秦舒結了婚,那,還娶藝琳小姐嗎?」
「娶。」
他允諾的事情,說到做到。
何況,那是他第一個女人,她的甜美,讓他食髓知味。
那個叫秦舒的冒牌貨,必須趁早處理掉。
褚臨沉眸光微暗,「你跟她說明一下情況,近期內我不方便去見她,如果她有任何需求,都要滿足。」
「好的,褚少。」

《錯嫁褚少寵上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