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寧異姓王
大寧異姓王 連載中

大寧異姓王

來源:google 作者:你在何方啊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慶陽公主 林坤

林坤穿越到了異界朝代,因為說書牽扯到了皇族,而瀕臨死亡!後來為了保命,調查一件離奇的案件,重獲新生!成長為整個大寧朝的唯一一個異姓王爺展開

《大寧異姓王》章節試讀:

這宮女似乎並不知道,其實林坤是在裝着睡覺。

便是緩慢的動手,準備慢慢的,將林坤壓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抬起來。

可自己的傷口剛剛有一點恢復,又不能有些什麼大動作。

林坤摟着自己,又摟得很緊,搞得自己想了許多辦法要掙脫,似乎都是無能為力。

而就在自己最後,在想到什麼辦法,要掙脫開來,卻突然感覺到,就在下邊渾圓處好似有情況。

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突然臉色大變。

此時的她,卻是異常的羞憤!

一巴掌將這個假太監打醒,他竟敢藉著這種機會,占我的便宜,簡直太過分了。

「無恥。」

隨着這憤怒的兩個字說出口,卻聽得一聲脆響,一巴掌是結結實實的扇在了林坤的臉上。

那五個通紅的手指印,也是清晰的印在了林坤的臉上。

林坤被他這一巴掌,搞得突然睜開了眼睛。

「你幹什麼,我好心救你,你竟然打我,這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這宮女驚聲尖叫,偷偷摸摸的,佔了我的便宜,竟然還要惡人先告狀。

簡直太過分了,要知道他是個假太監,我根本都不能在他的房間里待這麼久。

「你這個假太監,究竟混進宮裡要幹什麼,還用你那個噁心的東西佔我的便宜,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聽到這話,林坤心頭一驚,自己這正值青壯年的身體。

他自己都沒想到,竟然身體反應會這麼大,還讓這小宮女感受到了。

這若是被她宣揚出去,自己在這宮裡還有的混嗎?

「求求姐姐,千萬別說出去,就念在小弟救過你一命的份上?」

這宮女冷哼一聲,一雙秀眉微微挑了挑。

看來,這傢伙還真是個假太監,太無恥了。

剛剛,自己的清白都被他玷污了。

這種事情發生了,如果自己真的說了出去,那可不光他會被處斬,自己因為清白不在,也會受到處罰的。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命,自己也不會說出去的。

「今天發生的事兒,不許跟任何人講,本姑娘念在你救過我一命的份上,此事就算了,以後,就當誰也沒見過誰,你放心,你身上的秘密,本姑娘不會說出去的。」

終於怒斥了林坤,最後,便是帶着一腔怨氣,準備離開林坤的住處。

林坤隨即趕忙起身,便是快走了幾步,攔在門口。

「姐姐,這裡絕對安全,你不如就暫且在這住下,等傷養好了再說,沒人知道的。」

宮裡只不過是少了個宮女,自然也不會有人在意。

而且,自己所住的這個地方,也已經被七皇子的人看守起來了,更不會有人打擾。

所以,林坤說這裡安全,那不是沒有道理的。

「你或許在這宮裡時間不長,還不了解,這一灘水很深,如果我住在你這兒,不僅會連累你,恐怕連七皇子,也會遭到連累的,你明白嗎?」

林坤笑了笑,他雖然不知道這裏面究竟還有什麼事。

不過,這個女孩一聽到自己是七皇子的人,她便有了想要離開的意思,那這事情就一定與七皇子有關。

自己想要在這宮裡生存下去,就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否則,七皇子不會饒了自己的。

「小林子可在?」

宮女和太監獨處一室,若是被別人知道了,肯定是很危險。

林坤使了個眼色,隨後讓那小宮女躲到了內室!

「在。」

林坤朗聲回答外面的問話。

「小林子,我是慶元公主的貼身侍女,慶元公主想請你到慶元宮去,你這就收拾收拾,隨我一同去吧。」

這都已經很晚了,如果公主召見,不是應該等到明日嗎?

這麼晚,公主叫一個太監前去,林坤也想到了,應該是因為今天七皇子的那首詩吧。

「唉,待我將衣服穿好,便隨姐姐同去。」

口中這一番說著,林坤便微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

隨後,才打開房門,卻正見到一個宮女打扮的女孩,站在自己的門口。

跟隨着那宮女,二人一起朝着慶元公主的慶元宮而去。

來到慶元宮, 讓林坤沒想到的是,慶陽公主也在,首先向他們行禮。

姐妹二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位小太監。

「小林子大才,對於你的文采,本宮與妹妹二人頗為讚賞,甚為歡喜。」

慶元公主自然的說道。

一雙美目之中更是閃出了對於林坤的極度欣賞。

慶陽公主年紀較小,天真爛漫的眼神之中,毫不掩飾對於林坤的喜歡。

「本宮也喜歡,可否請小林子你,外為本宮留下墨寶,以作贈與本宮的生辰賀禮。」

慶陽公主一邊說著,開心的朝着林坤身前而來。

「這,二位公主均為皇族,臣的文采,怎敢與二位公主比肩,是二位公主抬愛了?」

林坤頗為謙虛,自己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太監,又有什麼敢與當朝公主相比較的能力。

到了這個時候,林坤倒是有點後悔了,自己真不該去幫七皇子!

當時,若不是因為看見他那種尷尬的表情,再加上,若不是因為有着七皇子朱純翼,自己恐怕已經性命不保了。

為了表達對七皇子的感激,自己才會送了那首詩。

卻沒想到,讓兩位公主對自己有所留意了。

「小林子,本宮向來喜歡才子,即便是你身體有所欠缺,但你完全不必自卑,本宮欣賞你的才華?」

隨後又命令自己的隨從,準備好了筆墨紙硯。

對於林坤滿心的期待,慶元公主開口說道。

「本宮請你留下墨寶,本宮常年身在宮中,卻還不知,就在這皇宮之中,竟還有如你這般英才。」

從這兩位公主的態度上看,自己怕是再也難以推脫了。

只好是拿起桌上的筆,腦海之中沉思了一下,想起了南唐後主,李煜的一首詞。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兩位公主是四目圓睜,仔細的盯着林坤將整首詞寫完。

二人口中喃喃的念叨,是越發的感慨林坤的才華。

尤其是沁慶元公主,內心之中不禁想着。

倘若眼前這人不是一個太監,那以他的才華,足以在本朝擔任大學士之職。

就算是做太師,教授這些皇族子弟,那也是綽綽有餘了。

只可惜,天不隨人願,本朝是不允許太監從政的。

更不會讓一個太監來做太師,教皇族之人,可惜,實在是可惜。

慶陽公主是眉開眼笑,抓起這張紙,雙眸是仔細的盯着這副詞。

「本宮來問你,這首詞你是打算送給姐姐,還是送給本宮?」

這番話問出口,讓林坤突然尷尬了,兩位公主呢?

「這個,如果慶陽公主喜歡,那便送給慶陽公主?」

聽到林坤這話,慶陽公主歡喜的一笑,連忙將這幅詞當做是寶貝一樣收了起來。

還向姐姐慶元公主瞟了一眼。

「喜歡,本宮喜歡的不得了,本宮還喜歡你這個小太監呢,明日,本宮便向父皇申請,一定要讓你成為本宮的執事內臣,父皇最疼本宮了,一定能答應本宮的。」

聽到這話,作為姐姐的慶元公主顯得有點失落。

不過,眼前之人畢竟是自己的親妹妹,做姐姐的又正好與妹妹去搶她喜歡的東西。

這首詞雖然優秀,但自己也只好是忍痛割愛,將它送給妹妹了。

眼前的這一幕,林坤是看在眼裡,反正一首也是寫,兩首也是做。

便是腦海之中再尋得那些婉約派的優秀詞人。

李清照,溫庭筠,這兩個人的詞也都很合適,不如再選一首來,送給慶元公主就是了,這兩姐妹不偏不倚。

「慶元公主莫急,如若慶元公主喜歡臣下得拙作,臣下就班門弄斧,再為慶元公主寫出一副便是!」

口中這般說著,林坤也發現了慶元公主眸子之中,更是閃出神采。

能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喜歡。

「那就有勞小林子了。」

林坤沉思了一下,自己還有印象深刻的,那就是溫庭筠的,那首詞,自己在地球上時,學校的時候就學過。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

當這首簡易的小詞,躍然紙上,慶元公主那雙眸之中的那份歡喜難掩。

這首詞雖然不長,但卻道盡了相思之苦,像極了思君的女子,那種默默不得的狀態。

「小林子,你好厲害啊,本宮想拜你為師,跟你學習寫詩詞。」

林坤連連擺手,尷尬的一聲苦笑。

「慶陽公主過譽了,臣下不過是一名內侍,能得到慶陽公主賞識,實在是臣之榮幸,做二公主的老師,臣愧不敢當。」

妹妹口無遮攔,慶元公主自然是要攔着的。

作為皇室成員,怎可隨意拜師,尤其是眼前這位,還是一個不完整的人。

「妹妹,謹言慎行,此言斷不可讓外人知曉。」

林坤也是連連附和着,自己還得幫七皇子,調查這狸貓換太子之事。

自己又怎能去做兩位公主的老師呢,現在的自己還有把柄攥在七皇子的手裡。

如果這件事情不調查清楚了,恐怕自己這欺君的罪名是不會洗掉了。

告別了兩位公主,回到自己的住處,那位小宮女還在房間之中,而且是早已經睡去了。

林坤沉思了良久,還是決定做一回正人君子,拿出了一套被褥鋪在地上,自己便也就沉沉的睡去。

心中非常清楚,這宮女你一定知道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只不過,她心有所慮,沒有說實話而已。

但是,她一直在忌憚着自己是七皇子的人,一聽說自己的身份,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難道,這一件事情很複雜,還牽扯到了七皇子,並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

《大寧異姓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