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掉入盜筆世界,身份瞞不住了!
掉入盜筆世界,身份瞞不住了! 連載中

掉入盜筆世界,身份瞞不住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三月未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解語臣 齊宣

【盜墓+雙系統+雙世界+異能+全新劇情+無女主+狗糧】系統:「這是傳送陣,有了它你就可以回去,只要不到一億積分就可以兌換!」齊宣沉默了一下確實不到1億,畢竟還差一分等級最低的小怪才1積分,他得殺1億個!等到齊宣終於攢夠積分可以回去了卻躊躇了很久都下定不了決心,他在這裡,喜歡上了一個人(注意:主線解語臣,有新人物,鐵三角出現不多前期在盜筆世界先看評論,不喜勿入)展開

《掉入盜筆世界,身份瞞不住了!》章節試讀:

齊宣削完了最後一刀,將長長的果皮拉開欣賞了一下,隨後張口啃了一塊。

在他已知的記憶里,張麒麟是失憶過一次的,也就是幾年前的事,沒想到又失憶了,這是,習慣性失憶?

這人,跑病房裡從自己買的果籃里拿蘋果給自己削?無邪有些無語,他還想着是給小哥削的呢,原來是自己吃。

齊宣又咬了一口,慢悠悠的開口,「那怎麼辦呢 ?這刀我可不能給你,你要是跑了我上哪去找。」

這無邪估計是鐵了心想賴賬,張麒麟又失憶,有跑這一趟的時間,他還不如多找幾個地方去刷怪。

這一帶,沒有什麼小怪窩啥的?

無邪不死心,將床邊的琴包拉開,又將刀身上的布條拆開了一些,「小哥,有印象嗎?」

「我的。」小哥這回倒是想起來的快,伸出手就放在了上面。

齊宣立刻糾正,「現在還不是。」

「白紙黑字按了手印,還是血手印。給不出來,不然我還是待會兒拿去賣了吧。」

小哥不為所動,無邪尷尬賠笑。

「黑爺,咱們好商量,我知道有一個地方裏面有值錢的玩意兒,要不,給您提供一下地址,您自己去拿?」

齊宣用一旁的紙巾擦了擦手上蘋果的汁水,伸手拿出了剛才震動了一下的手機看了一眼,站起身就要拉琴包的拉鏈。

「嘖,你不如說銀行里有錢,讓我自己砸開拿點兒。無家倒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你三叔的尾款都還沒結給我呢,你又想賴?」

提到這事兒,無邪又有點無奈,他也想知道那人去哪兒了,不說尾款了,之前的事兒他現在都還覺得有些不能接受。

張麒麟雖然失憶了,但身體的本能反應還在,見齊宣要拿走他的刀,立刻一把抓住了刀柄,右手緊緊拉住了齊宣的胳膊。

「我的。」

齊宣低頭看胳膊上的手。

這是病弱?這手勁兒,都快把他肉扒拉下來一塊。

「啞巴,你講講道理,這刀是我撿的,我是好心才給你送過來,如果你不付賬……」

齊宣忽然想起張麒麟的武力值不錯,而且似乎去過很多危險的地方,那他會不會知道哪裡有boss?

「那咱們換個別的方式。」

齊宣又坐了回來,但那隻手依舊扒拉着他,他無奈的轉頭看張麒麟,「可以放手了,我不走。」

張麒麟這才放開了手,又轉頭望着房頂,但是齊宣感覺得到,他還沒有放鬆下來,只要感覺到自己要動他的刀,他就立刻可以彈起來拉住自己。

齊宣沒有跟失憶人員交流的**,轉頭看無邪,「說說吧,他還記得多少?怎麼才能恢復他的記憶?」

無邪這才鬆了口氣,看來還有商量的餘地。

「小哥剛出來的時候什麼都不記得,我和胖子給他講了些,但他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醫生說唯一的辦法就是找一些他熟悉的東西,看看能不能藉此想起點兒什麼。」

「嗯,那,他有什麼熟悉的東西?」

無邪頗有些無奈,能有什麼熟悉的東西,無非就是大粽子小粽子血粽子,紅棺材黑棺材玉石棺材。

小哥私下的生活他可以說還是一無所知,實在不知道從何找起,總不能真的帶着去故地重遊吧?

齊宣看到無邪的表情也有點兒懂了,這小子除了下地那點兒事,對張麒麟也一無所知。

「你們,沒打聽過?」他笑了笑,說真的,黑瞎子的記憶里還真有一個地方跟張麒麟有關。

無邪嘆了口氣,「怎麼沒打聽,什麼都打聽不到,要麼閉口不言,要麼語焉不詳。」

「你應該知道,他之前是在陳皮阿四手下。」

無邪恍然大悟。

小哥第一次出現就是被三叔從陳皮阿四手下借過來的,這個黑眼鏡之前算是陳皮阿四的代理人,所以理所應當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他怎麼沒想起來這一茬。

所以小哥和黑眼鏡之前就是認識的!

「黑爺,說說?」

「我倒真的知道他的一些事情,但是你確定,你想知道嗎?」

無邪聽到這話又覺得有些不妙,黑眼鏡的語氣,似乎是這件事他不應該知道。

但是小哥現在這個狀況,如果不是他們把他送出來,說不定就在那片林子里做了野人了,不說別的,就衝著還這條命,他也得想辦法找找小哥家在哪,能找到送回去了,也算了卻一樁心愿。

「黑爺,都這個情況了,既然開了口,不至於就這麼打住了吧?」

無邪連忙開口,生怕黑眼鏡跟他三叔一樣,說一半留一半,讓他抓心撓肝還不如不知道。

齊宣轉頭看了看張麒麟,他正默不作聲的盯着自己,嘴唇抿的緊緊的,顯然有點兒緊張。

「具體的情況我並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一個地方和一個故事。那個地方,極有可能就是啞巴之前住過的地方。」他伸了個懶腰站起了身。

「小哥的,家?」

無邪有些恍惚,他竟然從來沒想過,小哥會有一個「家」這樣的地方,不過也是,誰都不可能是石頭裡蹦出來的,怎麼可能就小哥沒有呢。

只是小哥平時透露出的那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感覺,讓他不會自然的把這些聽起來很平常的詞聯繫在他身上。

不過他之前會住在哪裡呢……深山老林的小木屋?岩洞?還是一個可能就平平常常的農村小二層?

「是住過的地方。」齊宣強調了一下。住的地方怎麼就能被說是家呢,這兩個概念可完全不一樣。

住過的地方,但又不是家。無邪暗自思索,意思是小哥已經沒有家人了,或者那個地方只是小哥的住處之一。

「不過這事兒,不能在這裡說。三天後我們直接出發,路上再告訴你。」

齊宣正準備轉身拿琴包,就見張麒麟跟護犢子一樣,抓着那刀不放手。

「嘖,這刀先放這裡,錢就肉償吧!」

他轉頭看了看張麒麟,又看了看無邪。他依稀記得有兩個地方無邪是去過的,而且很大可能有變異boss級別。

《掉入盜筆世界,身份瞞不住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