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頂級豪婿:我的七個師姐狂寵我
頂級豪婿:我的七個師姐狂寵我 連載中

頂級豪婿:我的七個師姐狂寵我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雨荷 奇幻玄幻 秦風

奉師尊之命,劉景濤成了上門女婿,本想低調守着小嬌妻,可奈何小人步步緊逼衝冠一怒,劉景濤不再低調想辱我?先問過我和七個師姐的拳頭再說!展開

《頂級豪婿:我的七個師姐狂寵我》章節試讀:

第4章夏家本來就內憂外患,勉強支撐。
結果夏海濤整出來個傻子門,緊接着又是任少東求婚。
最關鍵的是,夏雨荷站出來站隊,迫使老太太名譽掃地,引發眾怒。
人言可畏之下,夏家老太太不敢造次,只好公事公辦。
老太太惡狠狠的訓斥了句夏海濤,把所有鍋推給夏海濤,同時沒好眼神的嗔了眼秦風。
面前這傻子,不知為什麼,總覺得他哪裡不對,至於哪裡不對,一時間無從考證。
老太太墩了墩龍頭拐,大聲呵斥,真是家族不幸,家族不幸,讓各位見笑了。」
既然我孫女提出異議,那麼這場相親大會到此為止,三天後,我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很快,曲終人散。
婚宴大廳,只剩秦風、夏雨荷。
剛恢復一點行為能力的夏雨荷,神色複雜的看着秦風。
這的水太深,不是你能駕馭了的,你走吧!」
走,得罪了東少爺,攪和了這場婚禮,就想走?
哪兒那麼容易。」
循着聲音望去,張燈結綵的大廳門口,去而復返,幾十名花背青年簇擁之下,一前一後,跨入兩人。
來人不是別人,一個是便宜小舅子夏海濤,另一個是江州四大惡少,任少東。
嘩啦啦。
十幾名魁梧大漢以犄角之勢,將秦風、夏雨荷團團圍住,有着一種,只要主子一個眼神便動手的態勢。
幹什麼,你們要幹什麼,這裡是酒店,你們還敢打人不成?」
夏雨荷神色慌張,怒目而視。
夏海濤,我告訴你,他可是你找來的人,很可能是你未來的姐夫,你敢……」夏海濤聞言笑得嘎嘎的,一下子竄到夏雨荷面前,侮辱性的輕拍她的臉。
堂姐,這來不來就護上了。」
都說女人賤起來,不知比男人下賤多少倍,原來我還不信,看到堂姐你現在這樣子,我信了。」
夏海濤笑得前仰後合,開心極了。
呵呵,呵呵……伴隨着夏海濤狂放不羈的嘲笑,一道充滿着傻氣的笑聲,顯得格格不入。
秦風下意識的撓了撓頭,衝著夏海濤木訥一笑。
被傻子灌黃湯,大庭廣眾之下羞辱,這又被傻子嘲笑。
夏海濤有着一種天大的恥辱感。
該死的死傻子,你笑個雞毛?」
信不信,這就叫人把你打到認不出娘。」
夏海濤還想再說幾句,可是,當他看到秦風一直衝着他傻笑,那直勾勾的眼神,看得他心裏直發毛。
秦風下意識的撓了撓頭。
便宜小舅子,你說得太對了,你家女人,呵呵,你家女人,正給你種青青草原……」秦風搖頭,直勾勾地看着夏海濤,可也是,也怪不得你家女人,呵呵……呵呵……」夏海濤一愣,下意識的看向秦風。
不知這傻子說的是瘋話,還是真話。
最讓他吃驚的是,秦風怎麼知道他的秘密。
怎麼知道他女友十分不滿。
呵呵。
又是一聲略帶譏諷的嘲笑。
這下可把惱羞成怒的夏海濤惹毛了。
你個死傻子,你笑雞毛啊?」
秦風上下打量着夏海濤,衝著他木訥的一笑,詭異之極。
頓時把惱火的夏海濤,整沒底了。
傻子!」
夏海濤揚起手臂,裝腔作勢,準備給秦風一個大脖溜子。
信不信抽到你叫爸爸。」
秦風傻傻的一笑,玩味的目光看着夏海濤。
被傻子嘲笑。
夏海濤心裏更毛了。
不許笑,不許笑,再笑把你的嘴撕爛。」
便宜小舅子,跟我在這兒凶什麼凶啊?
我又沒親親摸摸你老婆,你凶什麼凶,有能耐,回家凶去,才算尿性。」
秦風摳嘴傻笑。
喂?
你家多了雙鞋,比你腳下這雙大了兩個尺碼。」
呵呵。
呵呵。
秦風傻傻的笑,充滿着傻氣。
夏海濤真想給這傻子一頓拳腳,怎奈何,秦風說的有模有樣,迫使他信不信都得打個電話。
嘟嘟,沒人接聽,嘟嘟,沒人接聽,嘟嘟,對方已關機。
後院起火了,草原,青青草原。
小子,你敢誆騙老子,等會打斷你狗腿。」
夏海濤目眥欲裂,抬腿就走。
秦風呵呵傻笑,未卜先知。
夏雨荷一愣,下意識的看向秦風,沒想到這傻帽,還有傻心眼,竟然把鬼尖鬼靈的夏海濤給騙了。
都把他騙走了,你還愣着幹什麼,趕緊走,等海濤回來了,想走都走不了呢!」
走,往哪兒走,大庭廣眾之下,打了我家少爺的臉,若是讓你隨隨便便的離開,我家少爺的臉往哪兒擱啊。」
想走,也行,先給我家少爺的鞋舔乾淨。」
在場的除了夏雨荷,皆是哈哈大笑,玩味的目光看着秦風。
爬。」
爬。」
眾人熱情高漲,準備看秦風趴在任少東腳下。
結果,秦風又呵呵的傻笑起來。
傻笑過後,伴隨的便是下意識撓頭,木訥的盯着任少東。
又被傻子嘲笑了。
眾人心裏不由得發毛,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傻子,剛才就是衝著夏海濤這麼傻笑來着,結果,夏海濤頭上一片綠盈盈。
不管這傻子說的是真是假,反正夏海濤怒氣沖沖的跑了。
如今他們少爺被傻子嘲笑了。
倘若這小子告訴他們,家裡多了雙大兩個尺碼的男鞋,他們會把秦風剁了餵魚。
死傻子,你騙便宜小舅子,說他頭上長草,把他嚇跑了。」
看你這回還怎麼說?」
敢說咱們少爺家裡多雙男鞋,信不信咱們把你撕碎了,扔江里當肥料。」
任少東原來準備簡單粗暴,把秦風打到生活不能自理。
可是當秦風故伎重施,又整夏海濤那一套。
任少東笑了。
死傻子,本少還就跟你杠上了,如果不給本少一個合理的解釋,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頂級豪婿:我的七個師姐狂寵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