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嫡女我為凰
嫡女我為凰 連載中

嫡女我為凰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夏枯草 林晉

男主是皇致遠女主是林清荷的小說《嫡女我為凰》又名《相府嫡女撫琴柳》她是相府嫡女,卻痴傻廢柴,被庶女妹妹折磨致死一朝重生,她要他們血債血償!展開

《嫡女我為凰》章節試讀:

第4章柳氏摸摸夏枯草的頭,夏枯草一頓,看看自己瘦弱的小身板,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過來。
慢點吃,別咽着了。」
柳氏咽了咽口水,她其實並沒有吃到什麼,此時也是餓的很,只是想着女兒剛病好,柳氏更希望女兒吃飽一些。
夏枯草扒拉了兩口稀拉拉所謂的粥糊,味道怪怪的,有些食不下咽。
瞄見柳氏強忍着口水,肚子咕嚕叫的樣子,當下把碗推了過去,娘,你也吃點吧。」
娘不吃,你快吃吧。」
柳氏搖頭。
娘,我已經吃飽了。」
夏枯草此時也沒有胃口。
好孩子,娘知道你孝順,但娘不餓,你剛病好,多吃點。」
柳氏確實很餓了,但也不可能拿孩子的口糧吃。
娘,你剛在前面肯定沒吃吧,你不吃飽怎麼有力氣幹活,不吃飽怎麼有奶水奶妹妹。」
夏枯草看柳氏這樣子都知道柳氏在前堂沒有吃到什麼了。
這一大家子吃吃喝喝的搶食,手快有,手慢就無的,媳婦還不能上桌吃,柳氏在這家裡又沒地位,要麼就是挨餓,要麼吃不飽。
那好吧。」
柳氏看着床上的兩個女兒 也沒有再勉強,拿過了碗咕嚕幾聲就見了底。
柳氏,死哪去了,還不快來收桌洗碗。」
廳堂那邊傳來了劉氏的大嗓門,柳氏一頓,擦擦嘴,交待夏枯草看兩個妹妹,便急急離去。
夏枯草眼裡閃過戾氣,看着兩個妹妹,想着三房的處境,她該怎麼讓爹娘立起來,至少也不要被欺負。
最好還是先分家,如今大姑也早出嫁了,四個叔伯也成親生子了,一家子從老到小,二十口人吃吃喝喝全是爹娘忙裡忙外,不累死才怪了。
晚上,柳氏給孩子餵奶,夏枯草坐一邊問道:娘,兩位妹妹出生的時候多重吧。」
柳氏笑道:說這個做什麼,說了你也不懂。」
怎麼不懂,娘你就說吧。」
夏枯草覺得兩個妹妹,看起來都沒有四斤重的樣子,真另人憂心。
小雨三斤九,涼茶才四斤,這已經很好了,雖然瘦小了一些,好好養就能養的活。」
柳氏說著,當下抹了把淚,她可憐的孩子,懷着的時候,雞蛋都吃不到一個,生下來有這般重,能養活,柳氏就已經覺得老天仁慈了。
一想到自己沒用,幾個女兒瘦的皮包骨的,跟着她吃骨,柳氏不禁更難過了,眼淚直冒。
看着柳氏難受的樣子,夏枯草沒有再問,她手輕撫着兩個妹妹,心頭柔軟也憐惜。
這一世她再不讓兩位妹妹被送走了,她會讓她們好好活下來,她們一家都會好好的。
夏枯草就這樣靜靜地坐在床上,看着兩位長的一模一樣的妹妹,她暫時還分辯不出哪個是小雨,哪個是涼茶,但光看着,心裏頭就軟乎乎的。
雙生子都是少有的,而且也不好生,弄不好會一屍三命。
但能有雙生子,都是件好事,好事成雙嘛,特別是龍鳳胎,那是件大吉之事。
夏枯草心裏也有些遺憾,若是娘生的是龍鳳胎多好啊,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夏家三房的腰板也能直起來。
在農村裡,沒有兒子,那是很沒臉抬不起頭的事,她爹也因為無子沒少被瞧不起。
夏貴吃完飯又去了地里忙活,直到天完全黑下來,這才回來,見了床上三個女兒,便問道:草兒,你娘呢。」
夏枯草出聲道:娘去忙了,爹剛回來吧,我去給爹打水洗洗。」
不用,你病剛好,好好休息,看好兩個妹妹,爹自己來。」
夏貴擺擺手。
夏枯草點了點頭,也淡定地坐着,覺得爹若能立起來,保護妻兒就更好了。
雖然夏貴是整個夏家最大的勞動力,但夏貴愚孝,不會為妻兒甚至他自己爭取利益,嘴也笨,只地埋頭苦幹,任勞任怨。
夏家最窮最沒地位最傻的就是三房,夏貴和柳氏手上是一分私房錢都沒有,本就不受重視,又手上沒錢,吃穿都是最差,乾的最累,臉都沒有時間洗一洗,成日里灰頭土臉,也不怪大家都瞧不起了。
夏枯草也不喜歡自己爹,她覺得三房這麼慘最大的原因就是他爹太沒用了,連自己的妻女都護不了。
見夏貴沒有離開,夏枯草又道:爹,你剛從地里回來,一身泥,不去洗洗嗎?」
草兒,給,爹今日掏回來的鳥蛋,你藏着吃,別讓人發現了。」
夏枯草看着夏貴五大三粗小心又討好的樣子,心裏有些觸動,爹,這蛋是熟的嗎?」夏枯草一問出聲,夏貴就噓了聲,小聲點,別讓人聽到了,爹烤熟了,你快吃吧。」
爹一共掏到多少個鳥蛋?」
夏枯草問着,心裏有些意外,他爹竟然學會藏私了,這是上輩子印象里沒有的。
她印象里,她爹一有好東西就去討好那幾個堂哥堂弟,好似怕他們以後不給他養老似的。
四個,怎麼了?」
爹辛苦吃兩個,我一個,娘一個。」
夏枯草的話一落,夏貴搖頭,不用,爹吃過了。」
爹不是說掏到四個嗎,我這裡就四個,爹哪裡吃了?」
爹不希罕吃這個,你吃吧,藏着吃,別讓人發現了。」
夏貴說著,想摸夏枯草的頭,才伸手看着自己手上的泥只好放下,囑咐夏枯草看好兩個妹妹便出去了。
夏枯草微微一笑,這個爹還是有可取之處的,當即剝開了一個鳥蛋放進嘴裏,唔,有點腥,但味道還不錯。
娘,張嘴,嘗嘗。」
夏枯草見柳氏回來,讓她張嘴,立馬放了個鳥蛋塞進柳氏的嘴裏。
柳氏受到的不是驚喜,而是驚嚇,你從哪裡來的。」
娘放心,這是爹掏回來的鳥蛋,您小聲一些。」
夏枯草伸了根手指放在嘴邊示意着,心裏很是無奈,這都是窮鬧的,但她空間里的錢財還不能動。
柳氏還是吃進了嘴裏,知道這是夏貴帶回來的,頗有些驚喜和感動,你爹是個好的。」
夏枯草笑了笑,怎麼不好,好過頭了就是傻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嫡女我為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