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無雙殿下他總在追妻
嫡女無雙殿下他總在追妻 連載中

嫡女無雙殿下他總在追妻

來源:google 作者:白色蝴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宇泓墨 現代言情 裴元歌

前世經歷了被最親近人背叛的痛苦,被最愛的夫君折磨利用,那一刻裴元歌才知道一切都是展開

《嫡女無雙殿下他總在追妻》章節試讀:

「撲通——」 後花園中,清晰的落水聲響起,水花四濺,驚飛了一湖的水鳥。
「好個溫良淑德的萬家少夫人,好個朝廷的三品誥命夫人。」
裴元容站在岸邊,居高臨下地望着水中載浮載沉的裴元歌,笑得嫵媚得意,「瞧瞧現在,怎麼會這樣多狼狽,多難看,真真叫人心疼啊!」
「為什麼?」
裴元歌掙扎着浮上水面,才剛開口,渾濁的湖水便灌了進來。
聽說三姐姐與夫家和離,她不顧才剛難產的虛弱身體,按捺着喪子的悲痛前來勸慰,甚至,害怕會刺到三姐姐的眼,她再三精選衣飾,都是素色淡雅的,連件金飾都不曾佩戴。
這樣的細心體貼,這樣的關切愛護,她怎麼也想不到,會被裴元容推落湖水中。
「為什麼?」
裴元容俯視着水中的裴元歌,因為掙扎鬢髮散亂,濕濕地黏在蒼白的臉上,看起來狼狽至極,心中大覺快意,咯咯嬌笑,「當然是因為你礙了我的道,所以必須死!
你要是不死,我怎麼能做萬府的嫡少夫人,朝廷的三品誥命夫人呢?
看着我和離了,你本來是不是很得意,想要來我面前炫耀炫耀?
可你知不知道李家為什麼會吃官司?
我為什麼要和離?」
裴元歌心中籠上了一層陰霾,卻仍然咬牙問道:「為什麼?」
聲音帶着寒顫,不知道是因為寒冷,還是因為心中的恐懼——恐懼未知的答案。
「因為,」裴元容臉上的笑意更深,更得意,終於有一天,能夠看到裴元歌這個嫡女這樣凄慘落魄的模樣,終於有一天,她這個庶女,能夠強奪到裴元歌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命,她怎能不得意?
想到這裡,裴元容眼睛更加明亮,用最溫柔最含情意的聲音緩緩道,「我懷了身孕,是關郎的,就是妹妹你的夫君,正三品驍騎將軍萬關曉!」
「你胡說!」
裴元歌怒聲斥責,才一張口,渾濁的湖水便湧入,嗆得她連聲咳嗽,蒼白的臉頓時漲得通紅。
夫君待她一向敬重體貼,怎麼會…… 「不相信?
那你看看這個是什麼?」
裴元容慢吞吞地從懷中取出一個精緻的錦囊,又慢吞吞地從裏面取出一隻通透的翡翠鐲子。
她很享受這個過程,所以每一個動作都很慢,臉上的每一個表情都很清晰,「你應該認得這個萬家世代通傳的翡翠鐲子吧?
只給嫡妻的!
你猜,它為什麼會在我的手中?
還有這香囊,你不會不認得吧?」
裴元歌如雷轟頂,腦海中幾乎被炸成一片空白。
她怎麼可能不認得?
那是她一針一線綉好的,親自送給夫君萬關曉,讓他放置這個翡翠鐲子。
當時他所說的話猶自在耳邊回想:「元歌,這個鐲子先讓我保管吧!
這是傳給萬家嫡妻的手鐲,我看見了它就像看見了你!
我會把它放在香囊里,貼身放着,就好像你在我身邊一樣!」
言猶在耳,香囊和鐲子卻已經在了其她女人手上。
而且,那個女人,是她的親姐姐!
「你們——」裴元歌呆愣着,一時間連掙扎都忘記了,沉沉地就往水中墜去。
無數的水從眼耳口鼻灌進來,壓抑得她難以呼吸。
忽然間,她像瘋了似的胡亂撲騰着,努力地朝着水面探去,努力地想要求得一線生機。
混亂中,手似乎觸到了湖的邊檐,她拚死攀着,透出了水面,勉力地掛在光滑的湖岸邊。
「你以為你害死了我,就能做萬家的少夫人嗎?
就算你跟夫君有私,可我是他的元配,今日我過來探你,他也是知道的。
如果我在這裡出了意外,你以為你能逃得了干係?
姨娘知道了,也不會饒你!」
裴元歌怒目瞪着裴元容,言辭鏗鏘。
「你也不想想,是誰告訴你我在這個別院的消息,讓你來探我的?」
裴元容絲毫不見驚慌,反而更加得意,俯下身來,瞧着裴元歌,輕聲細語,溫柔得像是情人的呢喃,「是關郎想要你死的,不然我怎麼敢動手?」
,繡鞋向前一步,將全身的重量都壓在裴元歌救命的縴手上,狠狠地踩着,還轉動着右腳擰了擰。
「你……你說什麼?」
裴元歌難以置信看着裴元容,連手上的痛都沒有察覺到。
夫君……他……他要她死?

當初,她是尚書府唯一的嫡女,萬關曉卻只是一名小小的進士。
她帶着一百二十四抬的嫁妝,十里紅妝地嫁到了關家。
她孝順公婆,體貼夫君,關照小姑,打理家務,人人都稱讚她溫良淑德。
短短四年,萬關曉就從進士做到三品驃騎將軍,萬家也從江南一戶名不見經傳的門戶,一躍成為江南最大的商戶,既富且貴。
這中間,她出了多少的力?
可是,她從不曾因此自矜,當初萬關曉在京城供職,她在江南打理家務,孝順公婆,為了體貼他,甚至忍着心痛為他納了三房妾室,送去京城服侍他。
四年,一日一日,她對他溫柔體貼,無微不至,而他……竟然要殺她!
「你以為關郎真的愛你?
他不過是看中了你嫡女的身份而已!
難道你還以為當初鎮國候府的退婚之事巧合嗎?
至於我娘……」看着震驚傷痛的裴元歌,裴元容只覺得無比暢快,似乎多年來積壓的不滿和嫉恨在這一瞬間都圓滿了,笑容尖銳如刀,「你那個卑賤短命的生母,是我娘親手殺死的,你說,我娘會真心疼你嗎?
割肉療病,哼,也只有你這個傻子才會信!」
裴元歌瞳孔猛地一縮,蒼白的唇咬得幾乎滴血。
她的母親……原來是章姨娘害死的!
當初,讓她在京城顏面盡失的退婚,也是章姨娘和萬關曉聯手設計的!
她的一生,就是被這樣兩個人徹底毀掉的!
突然間,腦海中靈光一閃,裴元歌猛地抬頭,眸眼如火燃燒:「我的孩子……」  

《嫡女無雙殿下他總在追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