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毒妃有喜:王爺請認領
毒妃有喜:王爺請認領 連載中

毒妃有喜:王爺請認領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岳青婷 楚南星 穿越重生

穿越就穿越,她怎麼還成已婚了?接受了事實後,楚姣本來本想着跟王爺保持着合作的關係,但某王爺為何一直對她暗送秋波?某夜某王妃喬裝打扮出門惹了一身桃花,晚上回府時竟被那往日里一臉清冷的王爺壁咚在牆王爺咬牙切齒:「看來本王的王妃的魅力真是四處散發」展開

《毒妃有喜:王爺請認領》章節試讀:

第5章住手,誰讓你們這麼乾的?」
當寧彩仙趕到了廚房後,看見那群正在低頭忙碌的下人後,當即便氣不打一處來,抬腳就是一下,將一名下人手中的木盆踢翻後,氣沖沖的衝到岳青婷跟前,咬牙掐腰冷笑道:我道是誰呢,原來是少奶奶您呀,聽說你要弄一道魚鱗羹?」
是又怎樣?」
看着慪氣弄使的寧彩仙,岳青婷可就不會給對方好臉色了,當即便將臉色一沉,折弄着手上的一截青蔥,嘴上卻道:一根蔥罷了,真能擺成一道菜來着?」
這話可就對上了寧彩仙的矛頭了,就似踩到了貓的尾巴,寧彩仙當即便炸毛,抬手便要朝岳青婷的後惱勺扇了下去。
名分對於寧彩仙來說,那就是心中的一根刺,自己本就是出身窯子的伶人,雖說賣藝不賣身,可被楚家少爺帶回府中後,卻真的成為了一根蔥似得,可有可無。
原本楚少爺便體弱不堪,哪裡能夠行男女趣事,更因自己出生窯子,身份本就極為低賤,就算是楚少爺往日對自己再多寵愛,也難及上旁人的閑言碎語,背後指人。
故而,寧彩仙在楚府的日子並不安穩,為了能夠讓自己在楚府有個立足之地,她上是拚命巴結林氏等人,下是拚命打壓排擠一切靠近楚少爺的人。
可現在卻因迫門沖喜一事,直接來了個岳青婷坐上楚府少奶奶,這明顯是壓上自己一頭,更為可惱的是這丫頭竟然在處事明理,為人待物上比自己高明的多,不僅入了楚老爺的法眼,更直接把所有人跟楚少爺給隔離開來。
這還得了?
若是真讓這古怪丫頭把楚少爺給治好,那自己怕是真會被趕出楚府。
雖然寧彩仙是打心底的希望楚少爺好起來,但這個好卻必須是出自她寧彩仙的手,可若是被別人給治好的楚少爺,那她寧願等楚家少爺進棺材後,自己再從新回窯子混日子。
女人,從來都不會去講道理,要麼得之,要麼毀之,這才是寧彩仙。
如果你這一巴掌打下來,我保證會讓你百倍還我。」
可就在寧彩仙的手即將觸碰上岳青婷的腦袋時,卻因岳青婷這句冰冷無比的話給生生扼住。
你年長,我敬你是姐姐。」
岳青婷將自己的腦袋驕傲的抬了起來,雙眸分毫不讓的凝視着寧彩仙那張因憤怒而扭曲的臉,開口繼續說道:但並不代表你能放肆,人,自賤而輕賤,望珍之。」
好,好一個望珍之。」
可就在岳青婷把這句話剛剛說完,那廚房外就直接走進了一道偉岸的身影,楚南星其實早就在廚房外,可他卻不想過早出現,其目的便是想要看看岳青婷會如何化解眼前此事。
可他卻沒想到岳青婷的性子竟是如此堅毅,不僅能將平日極為跋扈的寧彩仙壓上一頭,而且在說話上更是做到了滴水不漏。
縱是楚南星廝混商場多年,亦也不敢自誇在如此年紀下,還能這般從容作為。
一時間,楚南星的心底是岳青婷是愈發喜愛,縱是心中有丁點疑慮,這岳青婷不過是出身田野鄉間的小丫頭,卻為何有這般的膽識與從容,可在這喜愛之情下也就蕩然無存了。
楚南星並非痴傻之人,睿智豁達的他早已將岳青婷的身世調查清楚,在這般清白無暇的家世中出來的小丫頭,縱然楚南星想要找個緣由問責都難,更何況是在這疑慮上做文章?
但等楚南星走進了廚房內,看清了那群看似散亂,卻又工分明確的下人後,這心中的訝異是愈發強盛,暗猜這岳家小丫頭莫非乃是天縱之才,往日不過因家境太過貧困,導致明珠蒙塵罷了。
可楚南星卻又哪兒能夠得知,這俏生生站在自己眼前的岳青婷,並非原裝正版的岳青婷,而是一個從後世而來的西貝貨呢?
楚南星實難壓制心中激奮,往日中,向來從容的他竟然語調結巴的指着那群匆忙過往的下人,對着岳青婷問道:這……這是你安排的?」
何為商道?
商也,調南譴北,易物東西,所貿之天下萬物,其繁雜程度不亞於領軍征戰,甚至更深諳難悟,昔日漢太相蕭祖便是這其中楚翹,這才助太祖劉氏打下赫赫江山。
而楚南星雖然身居商場,可卻知曉如此人才殊為難得,但他卻從未想過如此難得人才,今日竟然就在自己眼前。
一個不及金釵年紀的丫頭,竟可調動不下十個成年人,而且還安排的如此緊緊有致,若是稍一磨礪下,那這天下的萬物豈不是能任由其調遣擺弄,那我楚家豈不是能更上一階?
此女必定天驕,縱空出世之時,那便是......這一刻,楚南星竟然動了要這樣的心思,他竟想到了將岳青婷培育成自己的接班人,待到自己百年之後,將整個楚家皆託付於岳青婷手中。
其實也不怪乎楚南星有如此想法,首先便是楚男星膝下只有一子,而如今還躺在床上苟延殘喘,稍有不慎便會一命嗚呼,而岳青婷雖是被帶回楚府迫門沖喜,可卻與楚家少爺拜過天地,見過祖宗,已然算是楚家兒媳。
雖說這個兒媳按禮制來說只是個虛銜,目的就是用來沖喜救兒子的命,迫不得已才為之,但這並不代表楚南星就不會衝破禮制,為了自己的接班人選,等到了那萬一的一步話,強行將岳青婷留下來,以做自己接班之用。
家公說的可是這群叔伯姨娘么?」
岳青婷可不知曉楚南星此刻心中做何盤算,先前雖說自己是在氣勢上壓過了寧彩仙,打的她一個措手不及罷了,可若要真心計較起來,那群站在寧彩仙身後的楚府丫鬟等人,絕對不是自己能夠吃的消的。
可現在既然楚南星及時現身,那就讓岳青婷的心中不免一定,等楚南星竟是以這樣一幅模樣問自己,就算是岳青婷在後世經過諸多風浪的人,也不免是暗自竊喜一笑,嘴上伶俐答道:小婷體薄,不能做得下來這些夥計,故而讓叔伯姨娘來幫忙罷了,不知家公所問何意?」
但在旁的寧彩仙卻不幹了,在給身旁的丫鬟使了個眼色後,那丫鬟當即便一個閃身後,現於楚南星跟前,對楚南星福揖稟道:老爺不知,這……這少奶奶不知從聽從消息,竟然想要以魚鱗來糊弄少爺,說是......」夠了!」
楚南星當即便將手一抬,制止了那丫鬟繼續說下去,抬腳朝廚房內走去,在轉悠了數遍後,更是發現岳青婷的分工是何等的巧妙,白案衿花,紅案剁切,顛勺舞火之中,已有數道極為別緻的菜肴被擺置案板之上,想來便是用於夜膳。
何為魚鱗羹?」
楚南星可不去管寧彩仙那一臉隱忍的怒氣,自顧的對跟隨在身後的岳青婷問道:聽說你要以此羹為廷兒醫病,不知是否屬實?」
嗯,小婷確要以魚鱗為引,柿餅,淋麻,天疏等物熬羹,以做食療之法,用以相公醫病。」
岳青婷順手一揮,讓一名正要上前稟事的下人退去後,回頭對楚南星答道:鯽魚,食草籽等物成長,鱗若星芒,最為寒涼,而相公身患肺疾,體內又殘存狗皋之毒,小婷思來想去之下,覺得唯有此法最為穩妥,不知家公可否准予。」
得!
岳青婷的這話再次說到了楚南星心坎上,他明知岳青婷是不管自己是否肯首,都會以魚鱗羹去醫治自己的兒子,以博取免受殉身苦難,可在話語上卻處處把自己的首肯放置第一位,若是此人不玲瓏巧妙,那還有何人?
我既予你全權負責,你便可自行主張便是,何須來問我這老不懂之人?」
楚南星那多日盤旋於臉上的陰雲,在此刻就似冰雪融解,嘿然一笑後,指着案板上的某道菜肴說道:倒是此菜菜色,老夫是從未見過,更是歡喜的緊,不知......」此為生鯽刺身,家公不妨一試。」

《毒妃有喜:王爺請認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