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仙農傳承
都市仙農傳承 連載中

都市仙農傳承

來源:google 作者:崔乃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大壯 現代言情 黃花香

劉大壯手裡握着黑石蛋子不管不顧地拍過去,文弱的劉大壯是被氣急眼了,黑石蛋子帶着風聲拍向石磊的腦門石磊可不是什麼善茬,......展開

《都市仙農傳承》章節試讀: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都市仙農傳承》,主角為劉大壯黃花香小說精選:...天剛蒙蒙亮劉大壯就已經來到了山谷前面的一條小溪。
這座山谷長年雲霧繚繞,只要大聲說話或喊叫,山谷中就會出現雷鳴閃電,神奇的下起瓢潑大雨,因此,這座山谷被形象的稱為雲雷鼓。
雲雷谷詭異異常,山谷裏面存在着許多未知的危險,曾經就有一些膽大的人去裏面探險,但是進入山谷後就再也沒能出來。
劉大壯自小在山村里長大,自然知道雲雷鼓的危險,但是他卻不得不來。
一年前劉大壯可是山村裡數一數二的棒小伙,經過自己的努力劉大壯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學。
能考上名牌大學對於劉家來說,這可是天大的喜事。
但昂貴的學費對於劉大壯來說也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為了供兒子上大學,劉大壯的父親劉青山沒日沒夜的干體力活,為了積攢學費,劉大壯也趁着假期去工地上打工來賺取學費。
天有不測風雲,劉大壯在工地幹活時不幸從高處跌落下來摔斷了腿,雖然得到了醫治但卻留下了殘疾,從此瘸了一條腿。
眼看着自己兒子名牌大學上不成了,瘸了一條腿成了殘疾。
劉青山為了兒子能夠上大學,本來就沒日沒夜的干體力活,身體已經嚴重透支。
劉青山哪裡經得住這樣的打擊?
深染重病,卧床不起。
周玉蘭本來身體就不好,經過兒子和丈夫的雙重打擊,劉大壯的母親周玉蘭每天愁眉不展,身體也是一天不如一天。
父親的病需要錢來治療,可是掙錢哪有那麼容易,自己的腿瘸了。
工地是去不了,只有想別的辦法了。
這時候劉大壯想到了雷雲谷前面的那條小河,小河裏面魚蝦眾多,大家都知道雷雲股的危險,沒有人敢去那條小河捕魚蝦,所以小河裡的魚蝦生長得非常滋潤。
於是劉大壯背着家人,偷偷的來到那條小河,在小河裏面下了兩個地籠,今天一大早劉大壯就來收地龍了。
拽起一個地龍,地龍沉甸甸的,一拉出水面劉大壯就興奮了爆網了,爆網了劉大壯把地龍裏面的魚蝦倒在地下,捕獲到幾條活蹦亂跳的大魚還有許多肥美的小龍蝦。
劉大壯樂呵呵的把魚蝦放入背筐里。
咦這些是什麼東西?
地上有幾個圓滾滾的,雞蛋大小的石頭蛋子,石頭蛋子也不知道是什麼?
一個個都是圓溜溜,黑乎乎的。
劉大壯撿起一個石頭蛋子,右手一捏,硬邦邦的,還有一點彈性。
劉大壯把這個石頭蛋子摔在一塊石頭上彭的一下,石頭蛋子彈起兩三米高。
這些黑乎乎的石頭蛋子是什麼呢?
劉大壯雖然是在山裡長大的,但是也從來沒有見過這些黑乎乎的東西。
就在劉大壯驚詫之時,地下的幾個石頭蛋子動了,石頭蛋子慢慢的變細變長,在地下亂爬。
是大水蛭劉大壯感覺自己頭皮發麻。
水蛭可是吸血的,這要是被大水蛭咬上一口,劉大壯想一想都害怕。
劉大壯趕忙離開這裡,來到第二個地龍處,把沉甸甸的地籠從水裡拉出來。
不用說,劉大壯的地龍又爆滿了,這個地籠捕獲的魚蝦比第一個地龍還要多。
劉大壯把地籠里的魚蝦倒在地下,一個比鵝蛋還要大的多的,圓溜溜,黑乎乎的石頭蛋滾落下來。
我靠,這麼大個水蛭,這是大水蛭王啊!
這要是被咬一下,得吸多少血啊!

想一想都可怕,劉大壯壯起膽子,用樹枝把石頭蛋子撥弄到一邊,慌忙的把魚蝦抓到竹筐里。
劉大壯警惕的觀察了一下,四周沒有發現什麼危險,劉大壯正要準備離開,卻發現那個圓溜溜黑乎乎的石頭蛋子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難道這個石頭蛋子不是水蛭王?
劉大壯好奇的用樹枝把石頭蛋子翻了過來。
黑乎乎的石頭蛋子上面竟然寫着一個字,劉大壯仔細辨認,發現石頭蛋子上面竟然寫着一個古體靈字。
怎麼會有字?
劉大壯又用樹枝又扒了的幾下,黑乎乎的石頭蛋子依然沒有什麼反應。
劉大壯這才小心翼翼的把石頭蛋子拿在手裡。
冰冰涼涼很硬,劉大壯把石頭蛋子在石頭上啪啪摔了兩下,石頭蛋子很是堅硬,沒有絲毫破損。
看來這塊石頭蛋子不簡單,以後再細細研究。
劉大壯背起竹筐一瘸一拐的向家裡走去。
一邊走劉大庄一邊研究手裡的黑石頭蛋子,除了上面寫有一個靈字以外,就是一塊普普通通的黑石頭在沒有什麼特別。
劉大壯把石頭蛋子丟入背後的背框中,繼續往回走。
還沒有到家,就看到杏花嫂正站在家門口不停地張望,好像在等自己,劉大壯心裏一顫。
杏花今年二十六歲,人長十分標緻,就像一朵盛開的月季花一樣,身材也是凸凹有致,具有成**人獨有的迷人韻味。
杏花和劉大壯兩家是鄰居,俗話說得好,遠親不如近鄰。
在劉大壯受傷期間,杏花時長來照顧劉大壯,劉大壯心裏很感激杏花嫂。
看到劉大壯回來了杏花迎上來。
剛走兩步杏花停住了,眼裡流露出猶豫的神色,花香的事情,是告訴劉大壯?
還是不告訴呢?
劉大壯,這孩子命苦啊!
這個時候把事情告訴大壯,對劉大壯來說,一定是不小的打擊,對整個劉家都是雪上加霜。
唉杏花嘆了口氣,決定先把這件事情隱瞞下來。
嫂子,我回來了。
杏花忙上前幫助劉大壯解下背後的竹筐,當看到劉大壯背筐里的魚蝦時,杏梅一條杏花嚴肅起來。
大壯,說這些魚蝦是從哪裡來的?
劉大壯可不敢告訴杏花,這些魚蝦是從雲雷谷那條的小溪里捕到的。
這劉大壯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
大壯,說實話,這一筐的魚蝦是不是從雲雷谷那裡捕到的?
劉大壯像犯錯誤的小學生一樣:是雲雷谷那裡的危險杏花可是知曉的,杏花皺皺眉:大壯啊,你怎麼能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呢,雷雲谷又叫死亡谷!
杏花眼裡含着淚水:大壯啊,一年前你鎖柱哥去了雷雲谷就,就在也沒有回來杏花可憐楚楚,想到自己的丈夫,杏花眼淚止不住噼里啪啦落下來。
嫂子,都是我不好,我以後不去哪個地方了。
劉小壯乞求道:嫂子,這件事情你可不要告訴我爸我媽好嗎?
看到杏花不說話,劉大壯慌了,祈求的看着杏花:嫂子,求求你了,不要告訴他們,不然他們會擔心的杏花擦了擦眼角上的淚水:大壯,不讓我告訴他們也行,不過你得必須保證,以後再也不去那裡捕魚抓蝦了。
我保證,嫂子,我保證不再去那裡抓魚捕蝦了。
雲雷谷那裡太危險了,不去就好。
杏花嫣然一笑小聲說道:我也是擔心你有危險。
知道了嫂子,我不會在去那裡捕魚蝦了。
劉大壯也真的害怕了,雲雷谷那裡的水蛭比雞蛋都要大,要是被水蛭吸上那麼一口,那可真不是鬧着玩的。
劉大壯和杏花兩個人抬着背筐到了家。
看到一背筐的魚蝦,劉大壯的媽媽周玉蘭,第一時間竟然想到的是自己未來的兒媳婦黃花香了。
周玉蘭拿過來一個籃子就往裏面裝魚:大壯,拎些魚去花香家裡看看花香。
看到一籃子的魚劉大壯猶豫了,黃花香這些日子明顯的是在冷落自己。
劉大壯心裏明白,自己家裡現在條件艱苦,說不定那一天黃花香就會把自己甩了。
杏花也暗自搖頭,今天早上杏花無意間看到黃花香和一個開寶馬車的胖子,兩個人在小樹林裏面摟摟抱抱的,不用問杏花也明白他們倆個人在幹什麼了。
杏花本想現在把花香的事情告訴劉大壯,可是又但心劉大壯一家人一時間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再一點,萬一黃花香回心轉意了呢?
所以現在還不能告訴他們。
傻孩子,想啥呢?
快去看看花香。
大壯,讓花香沒事的時候上家裡來玩哈。
周玉蘭督促道。
媽,我這就去。
誰也沒有發現,這個時候黑乎乎的石頭蛋子兒,已經悄悄的跳到劉大壯的籃子裏面。
就這樣劉大壯手裡拎着裝有黑石蛋兒的竹籃子,向黃花香家走去

《都市仙農傳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