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藥王贅婿
都市藥王贅婿 連載中

都市藥王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酸梅涼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孫靖 蘇幼薇 都市小說

鄉村少年孫靖為替父還債,入贅蘇家新婚之夜,他意外獲得藥王傳承,從此開始了人生逆襲之路展開

《都市藥王贅婿》章節試讀:

第5章

好的賭石大師對於珠寶店來說屬於頂級稀缺人才,玉品堂開了頭,其他人都有了抬價招賢的趨勢。

李二狗見狀擠上前來。

「大家冷靜一點!」

「他這純屬是瞎貓碰上死耗子,運氣而已!」

「我和他知根知底,他怎麼可能是賭石大師?」

孫靖買的原石開贏,李二狗可說是氣壞了。

雖說最後開出來個頭不大,但勝在品質一流,七八十萬跑不了。

可李二狗怎麼也不能讓孫靖佔盡便宜,得了錢還謀得一份好工作。

在場眾人聽了李二狗的話也回過味來,抬價的氛圍頓時一掃而空。

孫靖見狀笑了笑。

「李二叔說得沒錯。」

「我的確就是運氣好而已。」

「他是我家鄰居,大家知根知底,我確實不夠資格做什麼鑒定師。」

「你們要是有意招聘珠寶鑒定師,我還是推薦陳先生,他才是真正的賭石大師。」

孫靖想轉移大家的注意力,但是聽到陳國章的耳朵里,卻變成了赤果果的挖苦……

陳國章滿臉怒容,重重地哼了一聲。

珠寶商們見狀紛紛噤聲。

陳國章在圈裡成名很早,混跡賭石圈幾十年。

這些人即便不請他做鑒定師,也絕不想得罪他。

畢竟之前大家或多或少都有過合作,不可能因為他看走眼了一塊原石,就否定他圈內大師的實力。

但有些好事者可不這麼想,他們聽到孫靖起了頭,立即陰陽怪氣地道。

「權威頂個鳥用!」

「對了,他剛剛不是說要磕頭拜師的嗎?」

「對啊,陳先生,你該不會是那種言而無信的小人吧?」

陳國章一愣,想起事前的打賭,尷尬地道。

「這個……」

「正所謂神仙難斷寸玉,這有些時候吧,運氣確實比眼力和經驗都管用。」

「小兄弟運氣確實逆天,我認輸了。」

他已經認栽,可好事者們卻不依不饒。

「誰要你認輸?」

「我們要你兌現承諾。」

「別挺有名的一個大師,說的話跟放屁似的!」

這幾個人都是剛剛開輸了的賭石客,其中有一個還問過陳國章的意見,現在看他吃癟,自然落井下石,言辭尤為激烈!

陳國章雖然剛剛確實有些趾高氣昂,但說到底也是好心,孫靖不想看他下不來台。

「陳先生,你在賭石圈裡,應該也算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了吧?」

想來挖苦我?

陳國章聞言偏過頭,沒有理睬。

「那當然!」剛剛玉品堂的珠寶商人接口道:

「陳先生在都市圈裡混跡幾十年,即便是在眾多賭石大師里,也是地位超然的存在!」

陳國章忍不住瞪了那人一眼。

都這會兒了,還說這些幹什麼?

嫌我不夠丟人?

那人也意識到自己失言,受了陳國章一記白眼,趕緊後退,免得讓陳國章更尷尬。

孫靖點了點頭。

沒有天目,依然能在這賭石圈裡立起自己的招牌。

難能可貴!

他不禁面露敬仰之色。

「陳先生,確實牛筆,令人佩服!」

「噗嗤……」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全都忍俊不禁,就連剛剛退下去那個玉品堂的珠寶商也不禁笑出了聲。

陳國章看了一眼眾人,無奈搖頭。

「好了!」

「你就別再出言諷刺我了。」

「不就是拜師嗎?」

「行,今天我認栽了!」

陳國章作勢要跪,孫靖卻眼疾手快,連忙把他扶住。

「陳先生,誤會了。」

「我不是要挖苦你。」

「我區區一介後生,運氣好而已,怎能當得起你的師傅?」

「我是想告訴你,我對賭石也挺感興趣的,想說如果你老人家不嫌棄,以後可不可以多教教我……」

語氣誠懇,態度恭敬。

陳國章先是一愣,旋即臉上滿是笑意。

「小兄弟言重了!」

「以你的本事,咱們不說請教,交流,交流就好!」

孫靖沒有惡意,陳國章自然也放下防備,神情一松。

看着孫靖手裡的極品料石,他不禁開口問道:

「對了,你這料石不知道是否有出售的意願?」

「如果有,我願意出價八十萬,你看如何?」

陳國章借坡下驢,孫靖意識到他的出價已明顯高出別人一截,當即也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圍觀人等見狀也無話可說。

人家都主動向陳國章請教了,哪兒還有讓陳國章拜師的道理?

陳國章也終於鬆了口氣。

如果一直被這些人拿住話頭,真逼得他拜師。

那自己這一世英名可就全毀了。

相比於名譽,出點錢對陳國章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更何況這東西它確實就值這個價!

孫靖把手裡的料石交給陳國章,陳國章要了孫靖的銀行賬號,爽快地把錢打了過去。

錢貨兩訖。

孫靖在眾人艷羨的目光中走出了玉石市場。

來到銀行,孫靖先開了張副卡,往裏面存了十萬元。

他原本有心多存些錢孝敬父母,可一想到孫建國那嗜賭成性的德行。

為保穩健,一次還是少給些為妙!

辦完卡,孫靖又取了兩萬多現金,一路上給父母買了不少東西。

臨近日落時分,他終於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

剛進門,就看到摔碎一地的碗碟和坐在斷了背的椅子上抽煙的孫建國。

孫靖看着滿室的狼藉開口問道:「爸……這是怎麼回事?」

孫建國抬起頭,見到孫靖先是一愣,旋即嘆了口氣。

「還不是你媽給鬧的……」

說到這裡,他有些尷尬,訥訥地接口問道。

「兒子,你怎麼回來了?」

「我帶點東西回來看看你們。」孫靖把東西放在斷了腿的桌子上。

「還有順便通知你們一聲。」

「我明天就和薇薇回城裡了。」

「這麼快就要走了?」孫靖的母親黃燕聞言從卧室里走了出來。

她雙目通紅,顯然哭了一夜。

「是啊,媽。」

孫靖掏出兜里的副卡遞給母親。

「薇薇今天有事沒來。」

「這是她孝敬你們的,媽你收好了。」

黃燕沒有去接那銀行卡,而是拉着自己的兒子左看右看。

「兒子……蘇家的人對你還好嗎?」

「挺好的。」孫靖點點頭。

「就是一時還有些不適應。」

「嗯……」黃燕接過孫靖手裡的銀行卡,沉默一陣。

終究是生米煮成了熟飯。

即便黃燕再怎麼不願意,事情也已經成了定局。

索性孫靖說了,蘇家人對他還不錯。

兒子遠行在即,黃燕不禁關切囑咐。

「回了城裡,兩口子得好好過日子,知道嗎?」

「雖然自己是人家的上門女婿,可終究是個丈夫,將來還要做父親,對家庭,對妻兒都要有擔待。」

說到這裡,她看了孫建國一眼。

「城裡花花世界,你可千萬別迷了眼。」

「有些惡習不能沾,否則會毀了自己,也毀了家……」

說到這裡,黃燕的眼淚又止不住地流下來……

這話聽着是在叮囑孫靖,其實也是在說孫建國。

孫靖扶助母親柔弱的肩膀,看着父親。

「爸……以後別賭了。」

「真的!」

「就着卡里這點錢,和我媽好好過日子吧……」

孫建國看着母子兩老淚縱橫……

「不賭了,再也不賭了。」

「這回,我可是連兒子都輸了……」

《都市藥王贅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