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都市異術傳承
都市異術傳承 連載中

都市異術傳承

來源:google 作者:西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孟紹原 祝燕妮

男主是沈恪女主是周慕雪的小說《都市異術傳承》又名《奇門小宗師》沈恪得到神秘異術傳承,身懷觀天相地秘法,遊走於紅塵之中他誓要擺脫相師所受五弊三缺之苦,踏上一條超脫命運之路,卻無意間鑄就了自己的傳奇展開

《都市異術傳承》章節試讀:

第二章 不要說謊劉煥文、穆德凱、袁忠和、項守農、祝燕妮。
這就是孟紹原挑選的五個人。
祝燕妮是力行社的女特務,畢業於杭州訓練班,人長得很美,可平時只是在負責譯電工作,孟紹原為什麼要挑選她,就不得而知了。
劉煥文和孟紹原同為黃埔十期同學,一起被挑選進入的力行社,所以兩人之間的關係算是最親密的。
大家同時進入力行社,工作的時間一樣,但孟紹原居然已經能夠獨當一面,這點讓劉煥文還是非常羨慕的。
戴笠專門讓第三科總務科為他們準備了一輛轎車。
祝燕妮正想上車,孟紹原卻把她叫到了一邊,低聲對她說了一會話。
這個……」祝燕妮有些遲疑。
按照我吩咐的去做。」
孟紹原不容分辯。
好的。」
雖然祝燕妮完全不明白其中的含義,但從一進入力行社開始,就被反覆強調的紀律性,還是讓她選擇了無條件的服從。
上車,出發!」
穆德凱負責開車,孟紹原上了副駕駛的位置…………來南京,一定要去水西門的巷子里排隊買一份鹽水鴨,一定要去夫子廟看看秦淮煙雨。
當然,也一定要在新街口玩上一天。
新街口是整個南京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在這裡龍蛇混雜,什麼樣的人都有。
隨處可見擔著擔子的小販,但和北方小販豐富多彩的吆喝聲不同,南京小販的吆喝聲就簡單多了,他們往往靠敲擊手上的小鼓鈴鐺來加強吆喝的效果,不同的行當敲擊不同的樂器。
鬧中取靜的是,道路兩邊,隨處可見二層樓的小樓。
在這樣的季節里,不定有哪個姑娘,正坐在二樓南書房,聽憑着陽光從濃密黝綠的枇杷葉子間灑下,暖洋洋的照射在身上,然後悄悄背着父母看張恨水的《春明外史》,或者是《啼笑煙緣》。
孟紹原帶着劉煥文和袁忠和走到了大茂洋行」的對面:老袁,你去打探下情況。」
知道了。」
袁忠和急匆匆的朝着大茂洋行走去。
兩碗餛飩。」
孟紹原和劉煥文在一個餛飩攤前坐下。
別看這個餛飩攤小,連張桌子都沒有,食客只能坐在小板凳,或者是蹲在地上端着碗吃,但生意好的不得了。
他家的小餛飩,皮薄如蟬翼、顯出晶瑩剔透的肉餡,大骨湯熬制,湯鮮不膩。
一定要現下現吃。
出鍋盛到碗里,再撒上一把蔥花,就算剛吃過飯的人看到了,也忍不住要來上一碗。
來到南京,還沒好好玩過呢,劉煥文垂涎三尺,三兩口一碗餛飩就下肚了。
孟紹原剛剛吃了小半碗,就看到袁忠和已經回來了,湊在他的耳邊:兩個夥計剛出去,現在裏面就一個人,確認過了,是朴中民。」
老闆,錢!」
孟紹原站了起來,踢了一腳還在那裡喝湯的劉煥文:成了,別那麼沒出息,走了。」
劉煥文這才戀戀不捨的放下碗。
三個人來到大茂洋行,孟紹原第一個走了進去。
要點什麼?」
洋行里只有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懶洋洋的,對上門的生意都漫不經心。
不過一口中國話倒是說的非常的流利。
朴中民。
孟紹原笑了笑:這個香油,我要五百斤。」
五百斤?」
一聽那麼大的生意上門,朴中民終於走了過來:有,有,還要點什麼?」
還要你。」
什麼?」
朴中民一怔,可是一把槍已經頂到了他的腰間:別動,綁票的!」
這就是孟紹原的聰明處。
他要說自己是力行社的特務,朴中民沒準會奮力呼救掙扎。
但要說是綁匪,那就不同了。
畢竟,大多數的綁匪要的是錢,不是命。
而且,這裡是南京,是天子腳下,鬧出人命來可會闖下大禍的。
果然,朴中民剛才還驚恐的臉色,居然放鬆下來:好說,好說,別傷害我,要多少錢我都給。」
跟我走。」
三個人把朴中民挾持在當中,迅速帶離了大茂洋行…………朴中民的腳軟了,渾身哆嗦。
他終於知道綁架自己的人,不是綁匪。
這裡也不是土匪的山寨,而是一間審訊室!
兩邊,懸掛着各式各樣的刑具。
正當中,放着一個裝滿了水的桶,一根皮鞭正浸泡在裏面。
打!」
孟紹原搬了一張板凳坐下,立刻從嘴裏迸出了這麼一個字。
還沒有等朴中民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膀大腰圓的項守農已經殺氣騰騰的拿起皮鞭,對着被捆綁在那裡的朴中民一皮鞭就抽了下去。
啊!」
撕心裂肺的慘呼聲在審訊室里響起。
一連抽了五皮鞭,項守農這才住手。
此時的朴中民已經皮開肉綻,他連聲哀嚎:疼啊……疼……你們到底要問什麼啊……我都說,我都說……」效果達到了。
孟紹原這才問道:我知道,大茂洋行是日本人的聯絡點,把你知道的全部交代出來吧。」
我說,我說。」
朴中民從來都不是一條硬漢,而且一上來就被打了一個下馬威,讓他內心害怕到了極點:大茂洋行,是日本華北駐屯軍情報部派駐南京,專門負責指揮刺探軍事情報的特務機關。
機關長是……半藤三郎……」等等。」
孟紹原忽然打斷了他:叫什麼?
機關長。」
半藤……三郎。」
孟紹原笑了:你之前交代時候口齒還算清晰,說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有了一個明顯的停頓,那是你在編造一個名字。
我再次問起,半藤兩個字你說的聲音低沉,三郎兩個字說的比較響,這說明你在給自己打氣,朴中民,你在說謊!」
我沒有,我沒有。」
朴中民慌亂起來。
、天啊,這個人是怎麼憑着自己說話的語氣,就分析出自己在說謊的?
孟紹原也懶得和他廢話:打!」
不要,是松本二郎!」
朴中民完全的崩潰了:他是日本華北特務機關長松室孝郎中將的助手,軍階為陸軍大佐!」
劉煥文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
大佐?
天啊,這次要抓到一條大魚了啊?
把他放下來。」
孟紹原滿意了,他看着朴中民忍着痛苦,一瘸一拐來到自己面前:要死要活?」
要活,要活。」
那好,把你在大茂洋行,這些年做過的事情全部都寫下來。」
是,是。」
第二,給松本二郎打個電話,讓他一個小時後去匯中飯店318房間,就說你有重要情報彙報!」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都市異術傳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