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餓狼纏上榻妻主莫慌
餓狼纏上榻妻主莫慌 連載中

餓狼纏上榻妻主莫慌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穆青青 蘇御臣

好熱,好難受,好重,壓的穆青青快喘不過氣來,努力睜開沉重的雙眼,模模糊糊之中,天吶!自己看見了什麼?上午相親,溫文爾雅的大師哥,對自己不屑一顧,可這會兒脫光光急不可耐的餓狼樣是為哪般?展開

《餓狼纏上榻妻主莫慌》章節試讀:

第二章:穿越沒商量網吧里穆青青要了個單間兒拿着卡號,坐在電腦前開始上網。
開始搜尋各國混血帥鍋,嘖嘖嘖,八塊兒腹肌,這個長得真好,哎喲我去,這個更好,小鮮肉一枚,像我這樣的戰鬥女神,就應該保護這樣兒的。
看了不下20來張圖片,男色撩人,各個滿意,正看的happy,手中的電話響了起來,穆青青大咧咧的,想也沒想,按下了接通鍵哪位?」
只聽電話對面傳來一聲嘶吼穆青青!
你死哪兒去了~!」
這高8°的標高音兒,嚇的穆青青渾身一抖,一杯礦泉水兒,瞬間被手忙腳亂得穆青青碰倒,灑在了電腦上。
刺啦刺啦一頓電流亂竄,電腦冒起的黑煙,砰的一聲,單間里發起了爆炸的聲音。
穆青青連想留下句抱怨的話都沒來得及說,就這樣收拾收拾去了。
一個偏遠的小村莊里,一處看是很大的農家院兒前。
一個酷似管家的老頭兒,在和一位老婦人遊說着我說妹妹,我家那主子可是出了名的大官,小侄女一嫁過去,我保證她吃香喝辣的,想不盡的榮華富貴。」
老婦人有些心動大哥,小妹也不瞞你說。
咱家在這十里八鄉過的也不差,女兒嫁給人家終歸不是自己說的算,可是這娶丈夫就不一樣了,喜歡就留着,不喜歡就休掉,這家產還都能是自家女兒的,再說了,哪家不娶個三夫四侍滿院子夫郎啊?」
老婦人這話說的句句在刀刃上,小算盤打的好,臉上是止不住的得意。
老頭兒心下有些不悅,自己可是領命前來辦這事兒的,想起這事兒,自己也一肚子氣,都是自己那該死的老婆子,貪圖錢財沒事兒給自己找事兒。
看着妹妹這鼠目寸光的樣兒,這話里話外就有些揭短兒你家穆卿卿什麼樣兒?
你自己還不清楚啊?
我這做大舅的可全是為了她好,我辦事兒的這家公子個個樣貌堂堂,英俊不凡。
成不成,你都應該讓她去看看是不是中意,不中意再悄悄回來把那婚約履行了,哪樣不好啊?」
這時屋裡走出來一個胖的像小合吧豬一樣的十七八歲女孩兒。
一出門兒就大嗓門兒我說大舅,你坑人坑到自己家來了哈。
好樣兒的,好樣的不在京城說媳婦兒,跑到咱這兔子不拉屎的農村來幹啥?」
老婦人一聽,頓時就不幹了。
自己的女兒,這村兒里第一聰明。
女兒說的話差不了。」
老頭兒一看這娘倆的死樣兒,也不想說了。
氣哼哼的說道:既然事情不成,那把那200兩銀子還給我。
我這得儘快回去交差。」
小胖妞立馬不幹了大舅你說啥?
200兩銀子?
200兩銀子你也好意思要,你回家探親200兩銀子拿不出手。
那你回來幹啥?」
老頭氣得直哆嗦,這麼多年沒完沒了的接濟自己妹妹家,換來的就是這麼個話兒。
你!
你,你……」你了半天,老頭兒愣是沒說出一個字兒來。
正當雙方僵持不下,只聽得空中傳來一陣破了音的尖叫聲啊~……。」
接着就是撲通一聲兒,隨之而來的是哐啷啷,三個人仰頭望着天空,被那個極速降落黑布隆冬的東西,嚇得目瞪口呆,三人眼看着房頂被砸了個大窟窿,一頓鍋碗瓢盆兒碰撞後,就是不斷地哭爹喊娘哎呦喂,這是什麼鬼地方?
他媽的,灶坑裡還燒着火,燙死老娘了。
哦吼吼,屁股~!」
穆青青剝開身上的鍋碗瓢盆,呲牙咧嘴地站起身來,手中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包。
一瘸一拐的走出了這間茅草房,只見院子里站着三個穿着怪異的古代人。
求人三分笑,是事兒好說道,穆青青咧開嘴,露出一口大白牙,給了三個人一個燦爛的微笑,熱情的打着招呼hello,哥們兒,姐們兒,知道這是哪兒不?
我是某城管區派出所兒穆青青,初來乍到,請多多關照。」
哈什麼,嘍什麼?
三個人是一句也沒聽懂。
不過穆青青三個字兒,三個人聽的清清楚楚。
老頭兒看着這個頭髮像被火燎了一樣炸起來。
渾身漆黑,找不出一塊兒白的地方。
一雙晶亮的大眼珠子賊溜溜的轉着,咧嘴一笑,牙齒又白又齊,唯獨是好的地方兒。
只不過這衣服有些讓人汗顏,眼前這個滿嘴胡話,看不出模樣,黑不隆冬的好像是人,看着胸前那鼓鼓的應該是女人。
無論是怎樣,都應該禮貌相待。
這是一個身為管家的禮數。
年輕人,這是大鳳皇朝,皇曆377年。
你是哪的人呢?
為何如此出現?」
穆青青首先想到的就是狗血劇。
穿越了,千萬別問攝像機在哪兒,那樣太奧特了。
可是不問吧,兩眼一摸黑,還真沒法兒過。
如果真的穿越了,那麼首先關心的應該是男尊?
還是女尊。
想到這,一瘸一拐的跑到老頭身邊兒,抓住老頭兒的手,破不急待地問男尊!
女尊?」
老頭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索性也就直接問了姑娘?
夫人?」
穆青青被問的一陣尷尬,在家人人都問自己結婚了沒?
到這兒可倒好,人家問的婉轉了,是姑娘還是夫人?
這跟結婚了沒?
不是一樣嗎?
只能呵呵姑娘!」
這回輪到老頭哈哈了那有沒有定了人家呀?」
穆青青一想這是問自己處沒處對象兒吧。
假裝小害羞地搖搖頭,嬌滴滴的回答人家還小,還沒有了~。」
其實心中已經恨得咬牙切齒,老頭兒!
打人不打臉,說話不揭短,難道你媽沒教過你嗎?
可是為了弄清這個世界的主次,這心理變化和臉上的表情,轉的比翻書還快,瞬間笑嘻嘻的說:大叔,你們這是男人娶親呢?
還是女人娶親?」
老頭兒心下憐惜,這年頭兒女人比金子還值錢。
這麼一個大姑娘,雖說樣子不咋地,腦袋有問題,可只要是母的就值錢呢?
瞬間有了一個兩全其美的好主意,既然這丫頭腦袋不好使,不如騙回去,給東家白撿個媳婦兒多好啊。
家中還有什麼人呢?
知道怎麼回去嗎?
要不要大叔送你一程。」
穆青青心道,大鳳朝與華夏5000年後21世紀,笑話兒,回去嗎?
你送個試試。
既然回不去,就得想吃飯的辦法。
瞬間苦兮兮的說:大叔,丫頭我是個苦命的人吶。
路上遇到了劫匪,現在身無分文,舉目無親,一看您老就是個好人,給丫頭想個辦法吧?」
說著還想擠出兩滴淚,可是說啥也哭不出來,沒辦法只好乾嚎。
穆青青說的處處動情,聲聲催人淚下。
也不知道哪句話感動了胖妞,那妞既然扭着肥臀跑進屋,給自己端來一大碗水。
穆青青對着胖妞兒感激一笑,接過大水碗就想來一口,水碗中突然出現一個被雷劈焦了的惡鬼,嚇的穆青青啊的一聲鬼呀!」
大海碗瞬間成拋物線狀飛了出去,啪的一聲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老婦人心疼的直抽抽,橫眉怒目的道:叫什麼叫?
你自己長個鬼樣子,別跟我說你不知道,我這大碗可要五個銅板,還有我家的房子,我不管你腦子有沒有毛病,趕緊賠錢快點兒滾出我家。」
穆青青這回傻了,難道大碗里那個鬼一樣的女人是自己嗎?
看來自己是魂穿了,長成這樣還想吃白飯,看來別說門了,窗戶都堵死了。
可是賠錢?
別說銅板了,自己辦個茬兒也沒有啊。
轉身委屈屈的看着老頭兒,可憐巴巴的道:大叔~!」
老頭兒嘆了口氣我看你這孩子也可憐,要不這樣,大叔給你說個好人家吧。
雖然說是你嫁,這面子上過不去,可是條件上是頂好的,大公子相貌堂堂只不過常年征戰在外,拖得久了,年歲有些大,今年眼看着就過了30了。
想娶一個本本份份的女人過日子,不求門地,不圖身份,不看樣貌,只要女子心性好就可,我看丫頭你心地善良,一看就是個乖巧的,不如你應了這門婚事?」
穆青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條件如此好,征戰沙場那絕絕對對是將軍。
小兵累斷褲衩帶兒也掙不來多少個銅板,這麼好的條件,放在自己面前,如今這副鬼樣子,要是不爭取一下,那自己就是傻瓜,不過在答應之前要再三確認大叔!
你確定他身體健康,五官端正,沒有任何頑疾,行為舉止沒有特殊癖好,30出頭兒,沒結過婚。
沒有遺腹子?
不是虐待狂,不是爛賭鬼,總之啦,是不是剛正不阿的正人君子,五美四德的三好好男人?」
老頭兒被這黑漆漆的丫頭滿口詞彙嚇了一跳。
自己雖然沒文化,但是活了這麼大歲數,在大家大院兒里常進常出,多少也聽懂得。
這丫頭看是神經不正常,卻是個滿腹經綸的才女!
這回絕對撿着了。
立馬滿臉堆笑,不斷的點頭。
對對對,我們家少爺就是姑娘口中說的這樣的人。
剛正不阿,俊美不凡,有勇有謀的好男人。」
穆青青秒懂,什麼年代,軍嫂都不好當。
不過自己是誰呀,這就是自己想要的呀,他是當官兒的,古代都有僕人。
他上戰場了,自己在家還不想怎麼作就怎麼作,活了30來歲沒找到一個男朋友,原來不是老天不愛自己,緣來在這兒等着自己呢。
既然談妥了,就沒有什麼不能答應的。
爽快的道:行!
這婚事我答應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餓狼纏上榻妻主莫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