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廢柴千金的馬甲掉了
廢柴千金的馬甲掉了 連載中

廢柴千金的馬甲掉了

來源:google 作者:暮雨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詩 現代言情 盛願

雲家大小姐,是今天回的國,同時還帶回來沉寂了十五年的秘密……外公的意外去世,雲詩展開

《廢柴千金的馬甲掉了》章節試讀:

雲晨南他們離開後,雲詩睡意全無,拿出自己常用的手機,點開那個熟悉的對話框,發了一條消息。
對方很快就回了一條消息,「恭喜大小姐回國。」
「等我處理完家裡的事,再見面。」
「正好我最近也沒有時間見你,公司新來了一個設計師,吵着要見YIN,快煩死我了。」
雲詩笑笑,寫道:「在ins上公布YIN閉關的消息吧,這樣也不會有人煩你了。」
「雲家如何?」
「還沒見全,不過那個領養的倒是有趣,晚上見過之後再告訴你。」
「OK.」 雲詩隨手將手機扔在床上,將自己行李箱深處的日記本拿出來,放在自己自帶的盒子里上了密碼鎖。
她不會忘記自己回國的原因是什麼,外公的執意要求一定事出有因,或許雲慕兩家真的有她不知道的東西存在。
泡完澡後,那股困意再次上到大腦,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下午三點半,樓下若隱若現的談話聲讓雲詩清醒,她習慣性的揉了揉眼睛,這一覺是睡的比飛機上的舒服,連夢都沒做。
她坐在梳妝台前,掃了一眼桌子上的化妝品,裏面的顏色不是粉的就是橘的,這種艷俗的顏色果然和雲諾才是絕配,自己,呵!
雲詩還記得雲晨南和慕晚星離開之前和自己說晚上有家宴,她不願意折騰,拿出自己隨身帶的化妝品,隨便打了個底,畫了個眉毛,塗了個口紅就完事了。
至於衣服,衣櫃她都不需要打開就能想像到裏面的衣服是什麼鬼樣子,還是穿自己的衣服比較舒服。
下樓的時候,就看見沙發上坐着剛剛沒見過的三個人,看來人是到齊了。
雲詞是第一個發現雲詩站在樓梯口的人,溫柔的喚道:「詩詩,快過來啊。」
雲詩一邊走一邊目測另外三個人,從他們的穿着上也不難分辨出誰是誰。
雲謹最是沉不住氣,雲詩沒有走過來的時候,直接衝上去抱住她,嘴裏還說道:「姐姐你可算是回來了,我都想死你了,要不是爺爺今天非讓我去上課,我肯定要去接你。」
雲詩差點被這突如起來的衝擊撞倒在地,還是及時扶住旁邊的柜子才得以站穩,等雲謹說完才輕輕地推開他。
「在路上的時候,大哥已經和我說過了,我並沒有覺得爺爺哪裡做錯了。」
雲謹一副「你怎麼可以這樣說」的樣子,撒嬌道:「啊~姐姐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車禍之後,很多東西我都不記得了,據外公說,我的性格確實和之前不一樣。」
雲詩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雲淡風輕的像是在說別人的事一樣,車禍的事情是這個家裡人永遠的痛,沒有人願意自揭傷疤。
雲諾看見慕晚星難過的樣子,連忙說道:「姐姐,這件事情以後還是不要再提了,媽媽已經很難受了,你不能這樣揭她的傷疤。」
雲詩心中冷笑,也不知道究竟是雲諾天賦異稟還是在雲家待久了修練出來了。
雲詩剛想開口就看到她左手手腕上的象牙手串,這明明是自己的,是外公當時送給她的周歲禮物。
任何東西她都可以不爭,但有關於外公的一切,誰也不能染指,不管她是有心還是無意。
「我的手串為什麼在你這兒?」
聲音格外冷淡,眼神也變得犀利。
雲諾身體微微一顫,略帶委屈的說道:「我不知道這是姐姐的,在房間盒子里的,我現在就還給你。」
眼淚就像是不要錢一樣往下掉。
這件事雖然不佔理,但云諾的樣子也確實讓人心生保護欲,慕晚星出來說道:「詩詩,小諾也不是故意的,肯定是在收拾東西的時候弄錯了。」
雲詩看了一眼慕晚星,冷聲道:「弄錯了?
這東西是不是她的她心裏不清楚嗎,就算是弄錯了,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堂而皇之的帶着,也是不小心?」
「這…」 雲諾見狀直接上前拉着雲詩的胳膊,可憐兮兮的說道:「姐姐,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媽媽也是好心,是我錯了。」
雲詩不着痕迹的抽出手,道:「媽是不是好心我有能力判斷,至於你錯沒錯,我也懶得評價,現在,立刻,把手串還給我。」
雲詞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目光逐漸從擔心變成欣賞,果然是和之前不一樣了,難怪爺爺說雲詩現在的樣子頗有他年輕時的風範。
雲諾心裏不情不願的摘下來,表面卻還是一副自己受了委屈,懂事隱忍的樣子,「姐姐,對不起。」
雲詩走到她的旁邊,毫不掩飾的說道:「你大可不必一副委屈又隱忍的樣子,將不屬於你的東西歸還主人,天經地義,我也沒你想的那麼大度,對於這樣的事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接着壓低聲音說道:「我對你的東西沒興趣,同樣也不會允許有人覬覦我的。」
雲晨南只覺得眼前的女兒有些陌生,車禍之前雲詩雖然嬌縱任性,但也從來不會像現在這樣,今天只只是剛剛回來的第一天,實在沒有必要鬧得大家都不痛快。
「詩詩,小諾已經道歉了,還是算了吧。」
雲詩本也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目光落在旁邊的雲諺和雲謙身上,兩個人是雙胞胎,雖然都繼承了雲晨南和慕晚星的優秀基因,但長得並不相像。
雲謙通過雲詩剛剛的一番話對這個妹妹是欣賞有加,仔細端詳了一番後,笑道:「詩詩這口才要不要來我的事務所?」
「小謙,詩詩沒學過法律。」
雲謙卻毫不在乎的道:「大哥,詩詩還需要學嗎,她…」 「她要是去你的事務所,你的口才就沒有用武之地了吧。」
雲諺單指撐着頭,調侃着。
雲謙立刻變了一副表情,「雲諺,你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我可是帝都著名的律師,手中從無敗績,反倒是你,精神病人看多了,腦子也跟着不正常了吧。」
兩人還在鬥嘴,慕晚星司空見慣的解釋道:「詩詩,你以後習慣就好了,他們兩個人只要一回來肯定是要拌嘴的。」
雲詩扯扯嘴角,這兩個哥哥和他們的工作反差還真大啊,有個性,她喜歡。
 

《廢柴千金的馬甲掉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