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鳳臨三界:絕色煉丹妃
鳳臨三界:絕色煉丹妃 連載中

鳳臨三界:絕色煉丹妃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南煙 陸廷禮

一朝穿越,她成了人人唾棄的廢靈根,接二連三的麻煩找上門廢靈根?那她便讓天下人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七系靈根!得罪了煉丹師?那她便成為史上最強的煉丹師!「喜歡?把你......送給吾」一場初見,她糊裡糊塗將自己「送」給了那個神秘莫測的男人,從此,打臉有人遞刀,升級有人遞天靈地寶,瀟瀟洒灑走上人生巔峰展開

《鳳臨三界:絕色煉丹妃》章節試讀:

第1章脊背一痛,白南煙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飛走,隨後撲通」一聲跌落在地。
她皺起眉頭,心中怒火升騰而起,這幫人沒完了是吧?

開槍沒打死她,現在又來拳打腳踢?
早知道給頂級富豪看個病會有生命危險,她就不答應了。
艱難的睜開眼,就看到一隻穿着墨藍雲靴的腳朝心口踢了過來,她本能的想躲開,卻發現根本動不了,心口生生受了這一腳。
白南煙嗓子咸腥,噗——」的吐出一大口鮮血。
男人站在幾步之外的涼亭台階上,他手裡拿着一張紙,揉皺了團成一團,狠狠扔到她臉上:寫這麼幾句酸詩來噁心本王,本王的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
本王告訴你,楚王府不養沒用的廢物,更不養粗鄙不堪的醜陋之人,能讓你在楚王府里苟延殘喘,已經是本王莫大的恩賜,若是再敢來噁心本王,本王定然給你一封休書,將你趕出府去!」
本王?
白南陽的視線漸漸清晰,這裡不是她的實驗室!
  八角涼亭、穿着古裝的下人、涼亭里的八仙桌和太師椅,每一處都告訴她這裡不是現代!
毫無疑問,她穿越了。
她是二十五世紀中醫世家白家的嫡一百八十一代傳人,又出國學了西醫,有自己的生物醫藥實驗室,昨天剛剛答應給一個癱瘓的頂級富豪上門看病,今天就被人上門一陣亂槍打死了。
白南煙抬眼看向涼亭里的男人,靛藍色銀絲鑲邊的長袍,腰間束着一條青色祥雲寬邊錦帶,烏黑的頭髮束起來戴着頂嵌玉小銀冠,倒是人模狗樣的。
綿綿細雨打**她的衣衫和那個紙團。
伸手撿起地上的紙團,展開之後,幾行娟秀的字跡躍入眼帘:雨打芭蕉聲聲遲,魚兒思水,細雨戲魚。
雨景如仙境,君也**,妾也**。
曉看天色暮看雲,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白南煙輕嗤一聲,果然是幾句酸詩,短短几句,就隱晦的表達了原主想要和那個男人共度良宵的願望。
還真是怪噁心人的。
白南煙腦子亂鬨哄的,這麼一丁點兒的功夫她就搞清楚了自己的身份,楚王陸明禮的正妃,名字跟自己一模一樣也叫白南煙,真是神一樣的緣分啊。
至於其他的,都是一團漿糊,現在她還搞不明白,如果所料不差,原主是被自己的丈夫活活打死的。
想到這裡,心中莫名湧起一陣心酸、難過、失望和不甘。
一時間竟然非常難過,應該是原主殘留的意識在作祟。
白南煙使勁閉了閉眼,趕走那些原主的意識,撐着濕漉漉的地面站了起來,用手掌擦去唇角的血跡,昂首道:剛才你說給我休書?」
楚王陸明禮以為她聽到休書」二字就怕了,眸中精芒閃過,冷冷一哼:看在你兒時頗有才情被母后欣賞的份上,本王賞你一口飯吃。
就現在你這個樣子,若非兒時你我有婚約在身,本王都懶得看你一眼,更別說娶你過門了。
識相的,就老實待在後院,別出來晃悠髒了本王的眼睛。
否則本王一定休了你!」
白南煙氣笑了,張口閉口就是自己髒了他的眼睛,休了自己,原主稀罕你,老娘可不稀罕!
陸明禮微愣:你笑什麼?」
白南煙現在渾身都痛,剛才那兩下實打實的打在她身上,一腳踢在後背一腳踢在心口,現在一抽氣都心口疼,打原主也就算了,可這個狗男人連她也打,還一而再的拿休書威脅她,當真自己怕了他不成!
她抽了抽嘴角,冷然一笑:有本事現在就寫休書,省得我再出來晃悠礙了你的眼。」
白南煙揉着心口,緩了緩,心中暗道:我一定給你報仇,你就放心的走吧。
之後那些不甘和怨恨才徹底在心中消失了。
陸明禮一陣竊喜,眸中精芒閃過,挑眉道:你可別後悔。」
休了她就能讓星兒做正妃,丞相大人會更加的支持他,想到這裡他更加興奮。
他那得意的小人模樣,被白南煙收入眼中,暗道一聲:幼稚!
剛剛腹誹完,白南煙就看到一抹緋色身影朝這邊飄了過來,一身緋色的翠煙衫,散花水霧同色百褶裙,頭上倭墮髻斜插碧玉龍鳳釵。
香嬌玉嫩秀靨艷比花嬌,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一顰一笑動人心魂。
白南煙腦門飄過三個字:白南星!
原主同父異母的妹妹,半年前隨原主作為媵妾嫁入楚王府,現在是楚王側王妃,也是上京第一才女,楚王陸明禮的真愛。
白南星提着裙擺快速走過來,看到一身狼狽的白南煙,心疼的很,兩根手指捏起她的袖子,眉頭微微蹙起,看向白南煙:姐姐,這是怎麼回事?
為何衣服上沾了泥水?
這髮髻也亂了,怎麼回事?」
這樣的事情見的多了,白南星並不奇怪,看她狼狽的樣子就知道,又挨打了。
她臉上得意的神色一閃而過,隨後嘆息一聲,走到陸明禮身邊,柔聲勸慰:王爺怎能如此對待姐姐?
姐姐精心裝扮一番,也是希望王爺能憐惜一二。
妾身知道王爺心中只有妾身,可姐姐畢竟是王爺的正妃,不可如此冷落姐姐呀。」
陸明禮臉色陰沉下來,索性面向白南星,握住她的手,憤憤的指着白南煙:她這也叫精心裝扮?
臉上脂粉這麼厚,怕是用了半斤脂粉吧?
你再看看她那張血盆大口,活像想要吃了本王,本王看到這張臉就噁心!」
白南星蹙眉,十分惋惜,還帶着兩分無可奈何:王爺,你要體諒一二,姐姐毀了臉,不多撲點脂粉,哪裡能蓋得住那些斑痕?」
斑痕?
白南煙摸了摸自己的臉,倒是很光滑,沒有傷疤,到底是什麼斑痕?
對了剛才陸明禮說過她很醜陋。
白南煙悄悄摸了自己的脈,竟然中毒已深!
隨後又是一陣眩暈,她差點站立不住,緩了緩才說:我不耽誤王爺和妹妹恩愛了,這就告辭。」
姐姐......」白南星裝腔作勢的攔了一下,任由她離開。
你別不知好歹,像你這麼丑,也就是本王好心娶你給你口飯吃,換了別人,都不會看你一眼,你就知足吧!」
陸明禮衝著她的背影無情的提醒。
白南煙摸了摸臉,想像不到自己究竟有多醜。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鳳臨三界:絕色煉丹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