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風水煞婿
風水煞婿 連載中

風水煞婿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夏婉 懸疑驚悚 李易

生於孤辰,天煞孤星,親緣盡滅,為躲避宿命,我應父親之命,入贅秦家,以他人之命格,掩我身上之煞氣!初入秦家,眾人冷漠,直到一周前,一個裝着帶血的人骨嫁妝的棺材憑空出現在秦家,以及突然疾病纏身的妻子,改變了我原本平無波瀾的生活......人骨妝,紙高堂,鬼扮佛,人偶妝......歷經詭事,化煞為龍!展開

《風水煞婿》章節試讀:

第五章 請陰命不等我阻止,夏婉的睡裙已經一點一點掀開了。
剎那間,她身上一股強烈的陰氣撲面而來。
我心頭猛然一顫,從昨天到現在,不過短短一天而已,夏婉身上那股陰氣居然陡增了數倍!
快看我的肚子......」夏婉顫抖着聲音,惶恐開口。
我不明所以,下意識低頭朝她肚子上看去。
混蛋!」
我還沒看到什麼,趙文軒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一陣風衝到了我跟前,一把將夏婉從我懷裡拽走,抬腳狠狠朝我要害踹了過來,居然敢對婉婉耍流氓!
老子今天非廢了你不可!」
我一閃身,輕鬆避開了這一腳。
輕鬆躲開之後,我才看到趙文軒身後還跟着一個中年男人,此刻正冷冷看着我。
你敢躲?」
趙文軒瞬間發飆了。
啪!
趙文軒,你發什麼瘋?」
他剛要再發難,剛剛惶恐向我求助的夏婉忍無可忍,咬牙一巴掌甩在了他臉上,掐着腰瞪他,你再動他一下試試?
你現在立刻給我滾蛋,我的事不用你管!」
婉婉,你......」趙文軒直接傻眼了。
我十分意外:夏婉居然護着我?
此刻,趙文軒身後那個中年男人看我的眼神更冷,甚至還帶了幾分警告的意味......我沒有去深究中年男人的用意,也懶得再跟趙文軒糾纏,而是抬頭急急看向街頭拐角處,尋找着紅衣女人的身影。
剛抬頭,就見紅衣女人撐着傘拐過街角朝遠處走去。
我心中着急,抬腳就追!
他么的,你小子別溜!」
趙文軒誤以為我要溜,拔腳就要追上來。
蠢蛋!
他東西都在這兒,怎麼可能溜?」
夏婉氣急跺腳,伸手一把揪住了趙文軒的耳朵,你誠心的,對不對?」
趙文軒齜牙咧嘴要解釋,中年男人沖他使了個眼色,他悻悻閉了嘴,沒有再追。
我顧不上理會這些,急急向前追去。
街上,人群熙熙攘攘。
唯獨不見了紅衣女人的身影。
我不死心,把街頭四個方向都找遍了,一直在街頭轉悠到後半夜,卻始終都沒有找到紅衣女人的身影。
深夜,望着空蕩蕩的街頭,我的心一點一點跌到了谷底——我失去了最後一次遇到七星女的機會。
那豈不是意味着:我只有死路一條了?
我倒不怕死,可若我死了,我媽孤苦一人怎麼辦?
一瞬間,各種絕望挫敗湧上心頭,我心如刀錐,渾身力氣一瞬間被抽走,失魂落魄朝攤位上走去。
讓我意外的是,夏婉他們三人居然還沒有走。
只是,趙文軒和中年男人都圍着夏婉,氣氛有些古怪。
快!」
正猜想發生了什麼事,夏婉就踉蹌迎了上來,面色驚恐撲向我,救我!
它,它醒了......」我嚇了一跳:此刻的夏婉臉色慘白如紙,滿臉驚恐無助,印堂上隱隱透着一股詭異的紅氣,跟我剛才離開時判若兩人。
而且,她剛一接近我,那股寒意就再次席捲而來。
這一次,冰冷徹骨!
它醒了?」
雖然心情沮喪,但夏婉此刻的模樣不像裝出來的,我忍不住問,怎麼回事?」
它,它......」夏婉恐懼的牙齒咯咯作響,竟然連話都說不完整了。
你先坐下再說。」
儘管對夏婉有怨氣,但她此刻的模樣還是讓我動了惻隱之心。
我招呼夏婉先坐下,打算出手相助。
誰料,趙文軒幾步上前,一腳踹開了我放在夏婉面前的馬扎,頤指氣使道:你算什麼東西,給我滾開!
婉婉,這是我托我爸請來的劉大師,他是咱們四方城大命師張神仙嫡傳弟子的徒弟。
要想除掉你身上的髒東西,只有請劉大師出手才行!」
噹啷。
馬扎被趙文軒踢到了一邊。
接着,趙文軒做了個請的姿勢,那個中年男人緩緩走上前,就見他身穿灰色粗布衣、挎着八卦袋,頗有幾分苦行僧模樣。
走上前時,他卻有意無意踩着地上的馬扎走了過來。
我臉色一沉,剛剛動的惻隱之心,瞬間消失殆盡。
原來,趙文軒早有準備。
這位劉大師,就是他請來幫夏婉的高人。
不,我,我就要他幫我!」
夏婉依舊面色恐懼緊張,但語氣卻依舊嬌蠻,只有他才能救我,劉大師沒用!」
趙文軒臉黑了黑。
劉大師的臉色也微微一沉。
他好歹也是四方城叫得上名號的命師,多少豪門富貴想請他都得客客氣氣、笑臉相迎,如今他親自來幫夏婉,夏婉居然當場拂了他的臉面,說他不如一個毛頭小夥子?
哼!
趙文軒冷哼一聲,劉大師道行高深,豈是那種街頭的江湖騙子可以相比的?
劉大師,您乾脆就地施法,除掉婉婉身上的髒東西,也讓那些江湖騙子開開眼,如何?」
我冷笑。
夏婉找我求救,趙文軒又嫉又醋,只能借劉大師的手給我個下馬威,當著夏婉的面給我難堪,揭穿我這個騙子」的真面目。
既然趙公子相求,我自當照辦!」
劉大師也有意給我好看,假意思考了一番,很快便點頭答應。
兩人一唱一和,一拍即合。
我,我不要劉大師......」夏婉不滿瞪了趙文軒一眼,懊惱無比,趙文軒,你這個笨蛋,你會害死我的!」
我暗暗好奇。
夏婉怎麼就認定我救她了?
劉大師這麼赫赫有名,怎麼會害死她?
夏小姐放心!」
見夏婉毫不給面子,劉大師臉上掛不住了,他臉色一沉,語氣生硬,我劉某人自出師至今還從未失過手!
任夏小姐身上是何等陰祟,我劉某人保證能幫夏小姐除掉,永絕後患!」
顯然,劉大師被夏婉傷到臉面了。
不等夏婉再說什麼,劉大師冷冷瞥了我一眼,迅速從八卦袋裡掏出一支符筆,一個以稻草為骨、綿紙為皮的紙人。
之後,劉大師用符筆沾了銅墨,用最快的速度給紙人畫了眼睛。
漆黑眼眶,瞳仁幽深。
這叫上眼。
紙人屬陰,只要上了眼,就有了靈性。
給紙人上眼之後,劉大師又刺破手指,將一滴血滴在紙人雙眼之間,嘴裏低低念道:一開天門,二被地府,神兵火急如律令!」
我一驚:劉大師給紙人上眼,居然是為了請陰命?
疾!」
劉大師厲喝一聲。
騰!
剎那間,紙人雙眼猛睜。
砰!
砰!
幾聲砰然聲響之後,屋內煞氣暴漲,原本平放在桌上的紙人,也搖搖晃晃站起了身體。
等紙人站起身時,我赫然發現,紙人周身籠罩着一個巨大的黑影,黑影四周煞氣濃而不散,隱隱呈現黑青色。
劉大師請來的陰命居然是一隻百年怨鬼!
怨鬼性邪,極難控制,以邪克陰,是我們這一行的大忌!

《風水煞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