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夫人她是個小作精
夫人她是個小作精 連載中

夫人她是個小作精

來源:google 作者:喔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溫暖 現代言情 秦弈沉

醫院裏一場驚心設計的陰謀,季溫暖從豪門真千金,淪為了親爹不疼,親媽不愛的鄉下野丫頭十九歲,親媽終於接她回家,只為逼她把婚事讓給假千金妹妹腦子一熱,季溫暖盯上了前未婚夫的小叔叔眾人皆知,有權有錢又有顏的秦家四爺小的時候被綁架,受了傷,從此吃齋念佛,生人勿近家財萬貫隨便花,還不用伺候,完美!「四爺,我看您面若桃李,命犯爛桃花,只有做我的男人,方能逢凶化吉」某人眸色沉沉,「叫大叔,就答應你」「大叔」某天,季溫暖發現實際情況根本不是傳聞的那樣,她要分手!「不分手,我把錢都給你」展開

《夫人她是個小作精》章節試讀:

第6章

寬敞的豪車,後面和駕駛座用擋板隔開。

季溫暖坐在秦弈沉的身側。

她覺得像秦弈沉這樣的人,肯定不喜歡有人在耳邊聒噪,沒有說話。

車子里很安靜,她的手機突兀的震動了起來。

季溫暖看了眼號碼,沒接。

很快,手機又響了起來,她直接調成了靜音。

「可以接電話。」

季溫暖放下手機,看着秦弈沉,「是我不想接。」

她玩笑道:「現在的人不經氣,萬一弄出人命,我不好收場。」

秦弈沉頓時明白,是溫靜怡打來的。

季溫暖看着可以俯瞰大半個江城,逼格一絕的西餐廳——

這種地方,一般不都是男女約會搞事情的嗎?秦四爺怎麼喜歡這種調調?

應該有點貴。

季溫暖暗暗肉痛,跟在秦弈沉的身後,進了包間。

秦弈沉紳士的拉開椅子,讓季溫暖先坐。

他落座後,餐廳經理親自送來菜單,秦弈沉點了幾樣,看向季溫暖,「還想吃點別的嗎?」

季溫暖搖頭,「不用不用,夠了夠了。」

這死貴死貴的,她哪有胃口?

秦弈沉瞭然的笑笑,「就這些,再拿一瓶你們老闆私藏的紅酒。」

「是。」經理離開。

「四爺還喝酒?」

「我只是信佛,又不是遁入空門,不需要真正的六根清凈,不過每月的初一十五,我都會戒葷戒酒。」

季溫暖哦了聲,很快有餐廳的工作人員把東西送上來。

牛排,鵝肝,龍蝦鱈魚,沙拉,紅菜湯……

季溫暖看着酒店經理雙手捧着的紅酒,臉上的笑容僵住。

1945年羅曼尼·康帝干紅葡萄酒,一瓶酒幾百萬,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嗎?

她不想請客了!

秦弈沉眉目舒朗,嘴角勾着,故意道:「不想請了?」

季溫暖咬了咬唇,搖頭。

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和一個多億比起來,這幾百萬算得了什麼?

秦弈沉自己都沒意識到自己臉上的笑容,左手拿叉右手拿刀,開始用餐。

他動作優雅斯文,看他吃飯,簡直就是視覺享受。

季溫暖並不喜歡西餐,不合口味,規矩還多。

不過這家的味道確實還可以。

秉持着既然花了那麼多錢,一定要好好享受的道理,季溫暖也開動了。

秦弈沉就餐時,不忘觀察對面的小女人。

她左手拿叉按住牛排,右手切,切一片送進嘴巴,兩唇合抿,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吃到一半,她放下刀叉,以『八』字型,分別放在餐盤邊上。

然後,用右手端起剛倒好的紅酒,輕輕的搖了搖,放在鼻尖聞了聞,喝了一口。

在口腔里停留了幾秒,才緩緩吞下,略帶滿足的眯起了眼睛。

餐桌禮儀,無可挑剔。

就算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也做不到這樣的讓人賞心悅目。

秦弈沉看着季溫暖唇角還殘留着的紅酒液體,眼神暗了暗。

明明是個不大的姑娘,包裹的也嚴嚴實實的,看不出風情,卻比雲京城那些勾引他的女人還要惑人。

妖精似的。

「有人教過你餐桌禮儀?」

季溫暖點了點頭,「學過,教我的老師,要看到我今天的表現,應該會很欣慰。」

餐桌禮儀,插花,騎馬,品鑒,雲京城名媛淑女學的,她都學了,她們不學的,她也會。

但是在餐桌上,她第一次這麼用心認真。

這樣的氣氛,在這樣的男人面前,她實在不好意思粗魯褻瀆啊。

「四爺帶我來這裡,是為了看我的餐桌表現?」

季溫暖敏銳。

她能感覺到自己剛剛用餐的時候,秦弈沉一直在觀察她。

那眼神,帶着審視,頗有深意。

秦弈沉沒回。

他端起面前的紅酒,晃了晃,送到了嘴邊。

色澤誘人的紅酒,在他握着的高腳杯中搖曳。

他微眯着眼,喉結滾動,看的季溫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速度移開目光。

她有些明白為什麼溫老夫人每次提起這個男人,都一副惋惜的表情,把作孽掛嘴邊了。

作孽啊,這樣的男人,怎麼偏偏就傷了那裡不行了呢?

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季溫暖見秦弈沉不想回,她也不是很感興趣,沒有再追問。

她起身,端起紅酒,給秦弈沉把酒滿上。

坐下,然後舉杯。

「今天的事,太感謝四爺了,不知道四爺有沒有興趣繼續合作?」

「合作?」

秦弈沉看着季溫暖,意味深長,「各取所需才是合作,你現在自身都難保,能給我什麼?」

「秦志軒還欠我一套房子和一個多億,等拿到手,我們一人一半。蔚暖的房子歸我,如果他值四千萬,那您就再給我……七千萬,剩下的就當是您的辛苦費。」

今天在秦長君家,她臨時漲價,就是因為有和秦弈沉分贓的打算。

如果只是一億,一人就幾千萬。

她打一場架就八千萬,她的婚姻大事當然不能比這個低。

秦弈沉要願意幫忙,她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拿到預想的一個億。

她不虧!

秦弈沉看了眼雙眼放光的季溫暖,勾着嘴角輕笑了聲,「拿秦家的錢,和你分贓?如意算盤打的不錯。」

季溫暖不贊同,「是把秦志軒的錢,變成您的錢。這對四爺來說就是輕而易舉的事,就動動嘴皮子,動動嘴皮子就能拿到差不多一個億。」

「我對錢不感興趣。」

「……」

對錢不感興趣?竟然會有人對錢不感興趣?

呵呵噠!

季溫暖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那要是我說我能治好……」

秦弈沉看着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下來的季溫暖,輕笑,「怎麼不說了?」

季溫暖靈動的眼睛滴溜溜的轉了轉,她看着秦弈沉,緊抿住了嘴唇。

男人最忌諱的就是別人說他不行,尤其是有這方面問題的人。

什麼吃齋念佛,不近女色,可能都是他掩人耳目的手段。

他不想讓別人知道,她要大喇喇的說幫他治,萬一他惱羞成怒,幫着秦長君對付她,那她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季溫暖搖了搖頭,一口將杯中的紅酒全部喝完,站了起來,禮貌道:「沒什麼,四爺為難就算了,這頓我請,就當感謝您今天在秦家的幫忙,希望四爺看在這頓飯的份上,不要為難我一個弱女子。」

總共就拿了兩千多萬,不打算幫忙,還點這麼貴的酒,難道不知道她很窮嗎?

一點都不知道體諒她們這些沒錢的人,真是討厭!

《夫人她是個小作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