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公子很兇猛
公子很兇猛 連載中

公子很兇猛

來源:google 作者:小樂樂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青笛 洛白

洛白意外穿越,醒來後,多了個人屠公爵爸爸,手中掌控着朝廷大半的權勢;只可惜他這二展開

《公子很兇猛》章節試讀:

大華朝,乾歷四年,五月。
京都城,一派繁榮景象。
被譽為京都四大害蟲之首的洛白帶着家丁圍住了一位白衣少女。
他滿臉壞笑,頭都快貼到少女的胸口了。
「小娘子,別緊張嘛,跟本爵爺回了洛府,你就知道本爵爺的好了。」
白衣少女接連後退,滿臉的驚慌。
由於近日父親病重,她才拋頭露面尋醫問葯。
哪想今天剛出醫館,便被惡少纏上了。
正在這時,一個青衫公子厲聲痛喝。
「朗朗乾坤胡作非為,再不住手,本公子將你押往京都衙門法辦......」 身旁的書童趕緊拽住他的衣服怯聲提醒。
「公子,那紈絝是遼東公爵洛邊關的獨子洛白,惹不得啊!」
什麼?
青衣公子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臉都嚇白了。
大華朝正因為有了洛邊關坐鎮遼東,京畿重地才能穩如泰山。
現在他受封公爵沒了軍權,餘威尚在。
憑青衣公子那點斤兩,洛白讓他活活打死,都沒人敢替他喊冤。
洛白斜瞅着青衣公子,一陣冷笑。
「不長眼的東西,有種再說一遍?」
「沒......沒.....我剛才說的不是你!
青衣公子好像被馬蜂蟄了一口,帶着書童落荒而逃。
白衣少女通紅的臉頰一陣絕望。
街上這麼多人,難道就沒有一個肯幫她一把嗎?
她緊緊的咬牙,臉色悲憤無奈,瘦弱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
「洛爵爺,請自重!」
洛白見白衣少女都快哭了,有些於心不忍。
白衣少女在他前世的地球,最多就是高中生。
一個活了兩世的大老爺們兒欺負小女孩,太不要臉了,可是......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三個月來好不容易打造的人設若是塌了,後果不堪設想。
念及至此,洛白搓着手,笑容越發淫邪。
「本爵爺就是帶你回府說說話,加深感情,自重得很,正經的很啊!」
白衣少女見洛白越發過分,心一橫,指着洛白寒聲痛斥。
「家父乃巡城司百戶葉玉山,素來仰慕洛帥的文韜武略。」
「哪想洛爵爺身為洛帥獨子,竟不顧禮義廉恥欺辱女子。」
「你就不怕辱了洛帥的名聲?
就不怕王法制裁嗎?」
洛白頓時大喜過望,趕緊沖身旁的家丁使了個眼色。
「二德子,小娘子都把家門報出來了,趕緊回府支兩百兩銀子送給葉百戶。」
「他收了錢,女兒就是本爵爺的!」
二德子倒抽口冷氣,連忙好聲相勸。
「爵爺,巡城司百戶好歹算個官,若是他捅到巡城司都統那裡......」 洛白翻了個白眼,滿臉的不以為然。
「不願意明天再把他閨女送回去,少不了一塊肉,再說......」 洛白扭頭看向白衣少女吹彈可破的脖頸,喉嚨處咕嚕一聲。
「說不定**一宿,小娘子樂不思蜀,這男歡女愛的,巡城司都統也管不着啊。」
白衣女子好像被雷劈了一樣愣在原地。
洛邊關乃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怎麼生出如此無恥下作的混蛋。
她牙關一咬,不知從哪抽出一把小刀,抵着自己的咽喉高聲怒喝。
「葉青笛縱然身份卑微,卻不信天子腳下鬧出人命,聖上不管不問。」
「洛公爵即便功勛赫赫,其子逼死良家女子,也要給個交代!」
幹得漂亮!
洛白心裏給葉青笛瘋狂點贊。
從地球穿越到這個平行世界三月有餘,洛白調戲的良家女子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哪想這些女子不是哭哭啼啼,就是嚇成了鵪鶉。
洛白想放她們一馬都找不到理由,只能硬着頭皮胡來,今天...... 總算碰到一個識相的!
葉青笛已經咬破了嘴唇,淚水順着面頰流淌下來。
她暗暗發誓,只要洛白再朝前一步,便當場自刎。
洛白唇角一陣狂跳,乾笑兩聲。
「姑娘家舞刀弄槍不好,把刀放下,咱們有話好好說。」
葉青笛恨恨看着洛白,咬牙切齒的回道:「別廢話!
快讓開,不然,我死給你看!」
洛白連忙擺擺手,一邊後退一邊笑道:「好好好,我讓開,這就讓開。」
話音剛落,兩隊身着鎧甲的禁軍迅速沖了過來。
剛剛還無比喧囂的街道,登時鴉雀無聲。
一個皮膚白皙沒有喉結的傢伙步履匆匆來到洛白身前。
正是當今聖上貼身內侍趙忠義。
他看了眼滿臉淚水悲憤欲絕的葉青笛,恨不得一腳踹洛白臉上。
洛邊關一世英名,全被這小子毀了。
看到趙忠義舉着聖旨,兩世為人的洛白連忙跪下接旨。
未穿越前洛白讀過不少網絡小說,裏面的男主見到皇帝寧死不跪,拉風至極。
這全特么胡扯。
別人刀都架在脖子上了,下一秒就人頭落地,你不跪?
沒享受榮華富貴就一命嗚呼,洛白腦子沒進水。
所以他鐵了心入鄉隨俗,秉承苟住別浪的基本原則一百年不動搖!
趙忠義冷冷掃了眼雙膝跪地的洛白,清了清嗓子,宣讀聖旨。
「洛白行為不端滋事成癮,奪其子爵之位,貶為庶人,欽此!」
他剛讀完,街上的民眾就拍手叫好。
「善惡有報天理循環,洛白終於有報應了,皇上明察秋毫啊!」
「哎,想想洛公爵也是可惜,為了大華嘔心瀝血,卻落了個晚節不保。」
「可惜個屁!
他是走了大運好不好?
洛白再鬧下去,說不定滿門抄斬。」
趙忠義掃了眼竊竊私語的民眾,看向洛白的眸中冷意更甚。
洛邊關在京都的時候,這小子還知道收斂。
他外出賑災僅僅三個月,孽子就原形畢露。
不作不死啊!
洛白沒了爵位,就沒有資格迎娶明月郡主,自然也沒了皇親國戚的護身符。
洛邊關這些年的努力白費了!
趙忠義看着托舉聖旨不住顫抖的洛白,陰冷一笑。
「聖上讓奴家給洛公子帶句話,再有下次,掉的就不是爵位,而是腦袋!」
話落,趙忠義領着禁軍優哉游哉的遠去。
二德子一張臉嚇得慘白。
「少爺,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還有半個月老爺就回來了,您得想個招兒,不然,你沒了爵位,小的可是腦袋搬家。」
我傷心毛線!
演了三個月的戲,等的就是今天!
洛白有氣無力的站了起來,臉上滿是失落,心下陣陣狂喜。

《公子很兇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