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公子很兇猛
公子很兇猛 連載中

公子很兇猛

來源:google 作者:小樂樂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青笛 洛白

洛白意外穿越,醒來後,多了個人屠公爵爸爸,手中掌控着朝廷大半的權勢;只可惜他這二展開

《公子很兇猛》章節試讀:

洛白緊繃的神經這才鬆了少許。
葉青笛還能接着罵是好事,說明理智尚存。
於是洛白再不猶豫,將緣由趕緊全盤托出。
「我是不想要子爵之位,所以三個月來才自毀聲譽胡作非為。」
「此刻過來,是怕你想不開,登門道歉請求諒解的!」
葉青笛一聲冷哼。
「子爵之位多少人夢寐以求,你不想要?
一派胡言!」
「胡作非為只有三個月?
你這混賬把遼東作的惡忘光了!」
洛白急得腦門直冒汗。
擁有爵位是和明月郡主成婚的前提。
此乃皇帝口諭,巡城司都統都不知道,更何況深居閨房的葉青笛?
至於京都有關洛白的傳聞,全是別有用心之人憑空捏造!
可是要把這些解釋清楚,需要時間,此外風險,也非同一般。
正洛白為難之際,堂屋傳來斷斷續續的話語。
「青......青笛......」 葉青笛身子微微一顫。
她看了眼滿面驚恐的洛白,又瞅瞅緊握在手的柴刀,頓時殺意全無。
葉玉山還活着,她還有希望,那股殺意登時降了九分。
她狠狠瞪了眼洛白,咬着銀牙厲聲呵斥。
「算你好運,不想死,就滾!」
堂屋床上,躺着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
正是京都巡城司百戶葉玉山。
他閉着眼睛,右臂纏着厚厚的紗布,面色蒼白如紙。
聽到女兒到了身前,葉玉山有氣無力的問道:「你剛才跟誰吵架?」
葉青笛不想讓父親擔心,擦擦眼角的淚水,小聲說著謊話。
「爹聽錯了,我剛才在灶屋做飯,你醒了就好,我這就去請大夫。」
葉玉山知道此刻的家庭狀況,一副萬念俱灰的模樣。
「別浪費錢了,爹這一關撐不過去了。」
「以後你手裡沒些銀兩,活不下去的。」
葉青笛哽咽着回道。
「你走了,即便有銀兩我也難活,咱家還有二兩碎銀,我去請李大夫。」
「他醫術高超,只要我們用好葯,你的病肯定能好。」
葉玉山聞言,急得就要坐起來。
為了治療箭傷,家裡的積蓄快花光了。
結果傷不僅沒好,反而越發嚴重。
李大夫在京都名聲響亮,診金也高,據說出診就要一兩。
家裡的碎銀扣去出診金,可能抓藥都不夠。
所以這時與其請大夫治病,不如給自己買副上好的棺槨。
「青笛,聽話,別花錢了,爹的大限.....大限已到,請大夫沒用啊......」 葉玉山話沒說完,又昏迷了過去。
葉青笛探探父親的鼻息,慌忙翻箱倒櫃找出二兩三錢碎銀。
她知道李大夫很難救活父親,但有希望總比沒希望強。
一旦相依為命的父親去世,她就孤苦無依。
即便嫁作人婦,也會受到婆家的刁難虐待。
當然這還是最好的結局。
亂世中,憑她的容顏,極有可能被權貴霸佔,淪為玩物,甚至...... 被人擄走賣入青樓!
葉青笛想到那些男人只要有錢就能......便是一陣毛骨悚然。
正在這時,洛白將兩張銀票遞到她面前。
「拿着這些銀子,給你爹治病吧。」
葉青笛再次握緊柴刀,看向洛白的眸中儘是怒火。
「到了這時你還死性不改,我就是懸樑自盡,也不讓你得逞,快滾!」
洛白連忙後退兩步,跟葉青笛保持安全距離後,很是耐心的解釋。
「這兩百兩紋銀,不是聘金是賠償。」
洛白這個無恥下流的胚子有那麼好心?
葉青笛滿臉狐疑。
洛白指着堂屋陷入昏迷的葉玉山,急聲道。
「我要真有歹意,早就帶人把你強擄公爵府,兩百兩紋銀都省了。」
「快拿銀票去請大夫,我在家幫着照看葉叔,再晚一會兒,人真沒了。」
事已至此葉青笛即便有千般不願,也只能接過銀票匆匆出門。
剛到門口,她耳畔傳來洛白無奈的話語。
「葉姑娘,你是去請大夫,不是去殺人!」
葉青笛俏臉一紅,趕緊放下柴刀,匆匆去了。
看着葉青笛匆匆離去的身影,洛白苦笑着搖頭。
「懸樑自盡也不讓我得逞?
這丫頭腦子有病吧,我爹可是洛邊關。」
他走進堂屋探探葉玉山滾燙的額頭,又看看他纏着紗布的右臂,皺起了眉頭。
如果葉玉山是傷口發炎引發的高燒,那就麻煩了。
抗生素沒出現之前,傷口發炎乃至敗血症是不治之症。
洛白前世學的是理工不是醫學,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他只能端來一盆涼水,擰條毛巾給葉玉山物理降溫。
大約兩炷香的功夫,葉青笛帶着李大夫回了家。
看到洛白悉心為葉玉山擦拭,葉青笛有些難以置信。
不久前這個無恥紈絝還調戲自己,現在竟然悉心為父親擦拭..... 角色反差太大,怎麼看都覺得詭異。
她愣神的時候,洛白也閃開了身子。
「李大夫,麻煩看看葉叔的傷勢。」
李大夫連忙放下藥箱,揭開了被鮮血浸染的紗布。
傷口處黑乎乎一片,血液與藥渣混在一起,堵住了傷口。
李大夫又把了下葉玉山的脈搏,無可奈何的笑笑。
「早請我來,尚有一線生機,傷重至此,神仙下凡也只能看命。」
「葉姑娘,令尊受的可是箭傷啊!」
葉青笛咬着紅唇,眼淚撲簌撲簌落了下來。
她知道箭傷的厲害,也知道應該第一時間請名醫。
可家裡就那麼多錢,哪裡請得起?
洛白才穿越三個月,對這個世界的醫療水準不是很清楚,只得沖李大夫拱了拱手。
「還請李大夫施展聖手,幫忙再試試,診金不是問題。」
李大夫搖頭站了起來。
幾十年來,他接診箭傷患者不下數百,活下來的不足十分之一。
現在葉玉山的脈搏奄奄一息,他實在無能為力。
「治癒箭傷,不管外敷的藥草還是止血化瘀清毒祛熱的湯藥都需上上之選。」
「葉姑娘請庸醫用廉葯,貽誤病情,老夫實在無能為力,還是另請高明吧。」
說完,李大夫挎起藥箱要走。
葉青笛連忙攔住李大夫,哽咽着哀求。
「您死馬權當活馬醫,試一試呢?」
李大夫看着哭得梨花帶雨的葉青笛,眸中掠過几絲不忍。
「診金就不收了,葉姑娘把錢省下來為令尊料理後事吧。」

《公子很兇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