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國運:瘋了吧,禁地是你家啊?
國運:瘋了吧,禁地是你家啊? 連載中

國運:瘋了吧,禁地是你家啊?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嫣然 陸炎

睡了一覺之後,徐嚴發現自己親自創造的人類物種,居然被後備物種碾壓了?而且還面臨絕種的風險?!正當徐嚴想大幹一場的時候【絕地求生】來了!各國正在和怪物廝殺,徐嚴卻在絕地度假!「這人怎麼回事?這哪兒是求生,這分明是來體驗生活的吧?!」「別人是求生,他是讓怪物求生......」展開

《國運:瘋了吧,禁地是你家啊?》章節試讀:

第4章在明城市中心醫院,陸炎留下了夜殺組三分之一的成員,暗中保護自己的女兒。
雖然五年未見,陸炎現在無時不刻都想陪在自己的女兒面前。
但是他現在畢竟已經回來了,關於自己女兒的事情,他還是想從根源上解決。
尤其是像桃桃現在還患了嚴重心理疾病的情況。
陸炎深知,光是靠自己的權勢,直接奪回女兒的撫養權,是遠遠不夠的。
要想讓女兒接受他,和他建立感情,還得依靠趙嫣然這個毒婦。
誰讓這個毒婦,現在還是他女兒心中唯一有些份量的人物呢?
離開明城市中心醫院之後,陸炎乘車駛向了明城南郊區。
那位夏記者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吧?」
坐在主駕駛上的龍牧,聽了陸炎的詢問,臉上也不禁露出了幾分難看之色。
將軍,雖然我們暗幕組解救的很及時,但是......」龍牧微微沉吟了一下,又繼續說道:夏記者還是受到了一些毆打、掌摑」。
一聽這話,陸炎的眸色深了深。
讓兄弟們加緊收集劉浩宇的證據,這種人多活一秒,都是在污染大夏國的空氣。」
是!
將軍!」
還有,」陸炎想了想,又對龍牧吩咐道:一會兒到了夏記者那裡,就別再將軍將軍的叫我了」。
說完這話,陸炎又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裡畢竟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既然回來了,還是看上去平常些好。」
是!
將…將軍,那我稱呼您陸先生?」
就叫我炎哥吧!」
說出這話的時候,陸炎的眼中也忍不住露出了一絲淺淺的笑意。
想當初,他也是明城上流圈子裡赫赫有名的公子哥啊!
炎,炎哥?
?」
聽到這種稱呼,龍牧都有點懵,主要這種稱呼他真的感覺很不適應。
嗯,就炎哥!
咱們這麼多年的兄弟,一起在血水裡滾過來的,叫我聲炎哥,不過分。」
是,炎,炎哥」。
......車子很快進入城南郊區,開進了一片有些顯老舊的小區里。
龍牧按照下屬提供的地址,把車子在一棟老樓房前的空地上停好。
兩人下車後,又是打開了後備箱,拿出了在路上買給夏淺沫的一些營養品和水果。
幾樓?」
聽了陸炎的問話,龍牧答道:頂樓,炎哥」。
一聽龍牧這話,陸炎也忍不住搖了搖頭。
走吧」。
像這種低層老樓房,一般最高層都不會超過七樓。
而夏淺沫所在的這座老樓房,頂樓是六樓。
說起來,夏淺沫現在也是剛剛被暗幕組的成員送回家來不久。
此時,她剛在廚房裡坐上湯,正用家裡僅有的少半瓶藥酒,擦塗自己身上的淤青。
一邊擦塗,還一邊忍不住『嘶嘶』抽冷氣。
這群壞蛋,對人家這麼個嬌滴滴的小美人,還下手這麼狠,嘶......」剛小聲嘟囔到這裡,夏淺沫又忍不住抽了一下冷氣,好看的眉毛也忍不住微微蹙起。
也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
陸炎和龍牧,到了。
誰呀,這個月水電費不是交過了嗎?」
夏淺沫的聲音似是天生一般的輕柔,就算是在表達不滿的時候,也讓人充滿保護欲。
她一邊說,一邊放下藥酒,整理了下衣服,向著房門口走去。
你們?」
透過門鏡,夏淺沫看到了陸炎和龍牧的樣子,她先是微微一驚,還以為劉浩宇的人又過來找她的麻煩了呢。
不過隨後,注意到陸炎和龍牧手裡的營養品、水果,她又覺得這兩人不像是來找她麻煩的。
你們是誰啊?」
聽到門內的問話,陸炎露出了一個誠懇的笑容。
你好,是夏記者吧?
別緊張,我們不是壞人,我這次是專程過來感謝你的」。
感謝?
夏淺沫有點反應不過來,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打開了房門。
追其原因,似乎是因為陸炎剛剛那個十分誠懇的笑容?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啊?」
聽了夏淺沫的問話,陸炎沉吟了一下,才開口答道:我是,桃桃的一位親人。」
這次過來,主要是感謝夏記者能夠勇敢報道出,那篇關於桃桃的新聞。」
要不是夏記者的那篇新聞,我到現在,恐怕還不知道桃桃她,她小小年紀竟然吃了這麼多苦」。
聽着陸炎這有些低沉,卻又難掩真情流露的心疼聲音,夏淺沫一時也不禁有些失神。
你,你該不會是小桃桃的親生父親吧?」
我......」聽夏淺沫提到『親生父親』這四個字眼,陸炎的臉上也忍不住神情一黯。
結果就在此時,樓道里又是傳來一陣腳步聲。
三人都是下意識的轉頭向聲源處看去。
劉叔?」
看到來人,夏淺沫忍不住有些驚訝。
因為這位劉叔是她的房東。
  您怎麼過來了?」
還有你?」
夏淺沫又忍不住向劉叔身旁的一個年輕男人看去,你過來做什麼?
我家不歡迎你」。
不歡迎?」
結果,那長相有些猥瑣、衣着卻很光鮮的男人一聽夏淺沫這話,反而笑了。
我今天用不着你歡迎,我今天是和劉叔過來看房子的」。
看房子?」
看着夏淺沫驚疑不定的神色,張子平有些得意的笑了。
沒錯,就是你租劉叔的這個房子,不好意思,我現在決定把它買下來了」。
一旁的劉叔,這時也是有些歉意的對夏淺沫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小夏,這位張先生要出高價買我的房子,我......」說到這裡,劉叔微微停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道:你放心小夏,你提前預交的房租,我肯定會一分不少的退還給你的」。
可是......」聽到劉叔也這麼說,夏淺沫心裏也忍不住着急了。
她現在手裡根本沒有多少錢了,而且記者的工作還丟了,最後,除了劉叔這裡,她還上哪裡去找這麼便宜的出租房去?
她知道,這肯定是張子平故意搗的鬼。
但是知道歸知道,可人家這是『陽謀』,她就算知道又有什麼用?
人家正大光明的出高價買房子,她能有什麼辦法?
陸炎看出了夏淺沫的為難,他也沒有開口說什麼,只是給了龍牧一個眼神。
龍牧立刻領會,然後就是轉頭看向了劉叔。
劉先生您好,我想問一下,這位張先生打算出多少價格來買您的房子?」
這個......」劉叔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疑惑之色:請問您是?」
喲?
哥們兒你這是幾個意思?
怎麼,還打算跟小爺我這裡玩截胡是嗎?」
張子平聽了龍牧的話,也不爽了。
只見他滿臉

《國運:瘋了吧,禁地是你家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