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寒門敗家子
寒門敗家子 連載中

寒門敗家子

來源:google 作者:風卷塵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茂 蘇承

奮鬥數年,好不容易爬上經理職位的蘇承,在宿醉醒來之後,發現自己竟然來到了一個全然展開

《寒門敗家子》章節試讀:

一夜暴雨停息,蘇承聞着周圍發霉的味道,還有那一陣陣潮氣讓整個人的身體都黏糊糊的,異常難受。
「媽的,五星級大酒店就這待遇?」
「小翠,一會給你個大紅包。」
蘇承雖然感覺腦袋有些疼痛的要炸了一樣,但單身四十年的他,好不容易一躍成為公司總經理,這種時候不好好享受一把,以後能享受的日子可真得是越來越少了。
那簡直就是力不從心啊。
「相公,該起床了!」
「相公,已經日晒三竿了。」
一聲柔弱的聲音帶着絲絲害怕之意傳到蘇承的耳中,讓蘇承也是笑了起來。
「別鬧,你還挺會玩的,居然不叫老公叫相公了,我先再睡一會,必須接着喝,不來個日日夜夜對不起我這經理的身份。」
吧嗒!
一滴雨珠沿着房梁的縫隙直接落在蘇承的臉上。
清涼的感覺讓他也是惺忪的睜開了眼睛。
隨着眼睛的睜開,他徹底懵了。
自己睡的是草席,周圍的牆壁也都是土牆,居然連張像樣的報紙糊牆的感覺都沒有。
緊接着便是腦袋一痛,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再次睜開眼的時候,他比之前更加懵逼了。
沒想到人生第一次對酒當歌就嗝屁了。
沒有痛苦,沒有掙扎,死的很舒服,死的還很痛快,痛快的一睜眼他都穿越了。
「這是什麼年代?
不是八十年代,不是六十年代,而是一個完全的陌生的王朝?」
蘇承,十八歲,姐弟三個,由於家裡就一個他一個男孩一脈單傳,所以養成了一個吃喝嫖賭的敗家子。
老爹還是秀才,家中基業頗豐,但是在他十歲那年便偶感惡疾便沒了。
而他也是用了短短六年的時間,把家業敗光,從縣城直接到了這鳥不拉屎的鄉里。
大姐也是早早嫁人,留下他跟母親還有小妹一起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之所以來這裡,是因為賦稅低,開墾出來的良田前三年是免稅的,如此以來,一家人還都有活路。
要是繼續在縣城,沿街乞討恐怕都沒活路。
按照《大魏律》男子年滿十六不結婚者便要納稅雙倍,女子同樣如此,再加上還有老母跟小妹,家裡那十畝良田壓根不夠他禍禍的。
就因如此,蘇承直接把小妹跟老母趕出了家門,趕到山腳下去,臨走的時候只讓帶走了一紡織機。
隨着把老母跟小妹趕走沒多久,這個不講良心的傢伙便直接選了個眾人眼中最丑卻頭戴銀釵的女人結婚。
按照當地的風俗,娶媳婦當晚不是同房的,而是要先打上一頓。
打倒的媳婦揉軟的面,簡單易懂。
而他娶媳婦卻並不單純的想要少繳稅,還惦記着媳婦身上的嫁妝。
就在昨天直接買了媳婦的一個銀釵子,然後跟鎮上的幾個狐朋狗友大喝了一頓,回到家裡便是一頓大打出手便呼呼大睡,只是這一睡便換了個芯片。
看着傷痕纍纍的人兒,再看看那一張絕美的俏臉,蘇承不由的也是一愣,這是丑?
周圍村子裏的男人腦袋被門夾了還是被驢踢了?
這可是西域風情啊,絕世大美女啊。
「相公,你要打就快點打吧,打完了我還要去做活。」
說這話的時候,對方也是嚇的噗通一下便跪了下去,低着頭,不敢去看蘇承。
蘇承哪裡見過這架勢,趕緊忍着腦袋的疼痛起身,一邊扶着對方起來,一邊道:「誰說要打你了?」
「相公不打我了?
可是咱們這裡不都是要打七天的嗎?
要是打不夠七天,以後男人就會被女人壓在身下一輩子......」 後面的話聲音越來越小,但蘇承卻是聽的明明白白。
蘇承也是第一次明白什麼叫封建迷信害死人,這話說的還真的是一點也不假。
看着柳翠兒那白皙的藕臂之上多出的幾塊青紫之色,他也是不由的心中一嘆。
「娘子莫怕,那是別人家的規矩,我們老蘇家沒有這些,而且就算被娘子壓着,為夫也是願意的。」
柳翠兒聽到這話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蘇承,她感覺眼前的蘇承跟昨天帶她回來的那個蘇承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昨天她清楚的記得蘇承說要打上七天七夜,直到打的她再也不敢有任何言語才行。
可大醉睡了一覺便一切都變了。
「相公真的......真得不打我了?」
柳翠兒害怕蘇承只是試探她,然後會遭來更狠的毒打,不由點戰戰兢兢的再問了一遍。
看着柳翠兒那琥珀色的眼眸就跟一隻害怕的小貓咪一樣,有些畏首畏尾的模樣,這讓蘇承不由的也是感嘆封建社會女人地位真不咋地。
想想他在酒店裡點的那個翠兒,他忽然感覺虧大了。
「放心吧,大丈夫說話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說不打了,就不打了。」
這話說完,他的肚子卻是咕嚕嚕的叫了起來。
柳翠兒聽到蘇承肚子咕嚕嚕的叫喚着,也是趕忙去生火做飯。
很快柳翠兒便端來一碗野菜湯。
看着連點油花都沒有的野菜湯,蘇承再想想昨天去鎮上吃的大魚大肉,不由的也是暗罵之前的自己不是個東西。
「相公,你嘗嘗,這是我昨天去地里挖的野菜,跟我在一起的幾個姐妹,屬我挖的最多。」
說這話的時候,柳翠兒也是有些小驕傲的偷偷的看了一眼蘇承。
她感覺不打人的蘇承還是很好看的,而且她昨天去挖菜的時候也聽說了,蘇承是書香門第,只是連個童生也沒考上,所以又去學武。
但習武沒多久便又結交了一些不好的朋友,所以才慢慢的把家給敗沒了。
看着柳翠兒那挺翹的瓊鼻,薄薄的紅唇,眉目之間的高興之色,蘇承也是笑了起來。
「娘子,一起吃吧。」
「啊?
不不不......不能壞了規矩的,你先吃我才能吃的,而且我現在也不餓的。」
咕嚕嚕...... 話音剛落,柳翠兒那肚子便傳來一陣抗議聲,聽到這聲音,柳翠兒直接羞紅了那一張絕美的俏臉。
蘇承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娘子還說不餓,咱們家不要有那麼多規矩,一起吃吧,你要不吃那我也不吃了。」
這話剛說完,門口卻是傳來一陣憤怒的聲音。
「蘇承,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吃,快去送送你妹妹吧,這可能是你最後一次見你妹妹了啊!」

《寒門敗家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