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豪門團寵:祈夫人又A又颯
豪門團寵:祈夫人又A又颯 連載中

豪門團寵:祈夫人又A又颯

來源:google 作者:江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寧暖暖 薄時衍 霸道總裁

祈家新娶進門的媳婦賊霸道罵管家罵婆婆罵公公罵男罵女,作天作地南小三,惡兒媳,騙人精,無惡不作後來千術之王是她百面閻王是她商界女王也是她……掉馬後……南姐牛皮,南姐我們愛你,跪求南姐收了我某大佬:「抱歉,南姐已婚」展開

《豪門團寵:祈夫人又A又颯》章節試讀:

第4章 給她送外賣推開房門,寧雲嫣走了進去。
寧雲嫣不喜歡那對龍鳳胎,可是為了討好他們,卻依然強顏歡笑:語杉,語楓,媽咪來看你們嘍。」
薄語楓和薄語杉都坐在羊毛地毯上,聽到寧雲嫣那一聲媽咪,兩小隻一陣惡寒。
雖說爹地親口承認這女人是生下他們的媽咪,但是他們就是不喜歡她,而且是很不喜歡。
哥哥薄語楓烏黑的眼珠骨碌轉了幾圈,眼底閃過一絲頑皮。
你過來一下,好不好?」
寧雲嫣不知道薄語楓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還是走到了他的身邊。
我有一個很寶貝的東西,想要給你看。」
薄語楓難得收斂起惡魔的一面,**嫩的包子臉上的笑容要多無邪就有多無邪。
寧雲嫣見薄語楓對她的戒心弱了很多,當下想要趁着這個機會和他拉近關係,故作溫柔地開口道:好呀,給我看看是什麼寶貝呢?」
薄語楓把藏在背後的小手拿了出來,在他的手腕上有條通體雪白的小蛇緩緩纏繞,不斷地吐着紅信。
這是我的寵物,小白。」
小白蛇似乎是聽到薄語楓的介紹,琥珀色的蛇眸盯着寧雲嫣,蛇信子吐得更加興奮賣力。
當寧雲嫣看清眼前的白蛇之後,她嚇得魂飛魄散,後退了好幾步。
拿走!
快拿走!
別過來!」
薄語楓摸了摸蛇頭,故意往寧雲嫣這邊走了幾步。
我和語杉都很喜歡這條小白蛇。
要是你怕的話,那就別待在這裡了。」
語杉不能開口,但她卻在一邊點頭,表示對哥哥話的認同。
寧雲嫣瞧了瞧這一對存心和她作對的龍鳳胎,心裏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一巴掌扇他們臉上,可是再想了想打下去的後果之後,她還是忍住了。
我畢竟是你們的媽咪!
你們這樣太過分了!」
丟下這句話後,寧雲嫣怒意洶湧地離開薄語楓和薄語杉的房間。
薄語楓的小肉手把玩着寵物蛇小白,恨鐵不成鋼:這女人也太廢了吧?
小白就能把她嚇成這樣?
我們爹地當年到底是多想不開,會看上她?」
薄語杉點了點頭,心中又想起機場上遇見的那個阿姨。
她真想換媽咪,那個阿姨才是她心目中的媽咪呢!
……深夜十一點。
薄時衍回到了家裡,管叔向他彙報了寧雲嫣來家裡探望過語楓語杉的事。
寧雲嫣這次待了多久?」
比之前幾次稍微長些,滿打滿算十五分鐘。」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薄時衍扯開襯衣上的紐扣,微敞開衣襟,露出精緻絕倫的下頷線和鎖骨。
六年前,他被人下藥,在**焚身快要爆炸的時候,他找了寧雲嫣做解藥,沒想到後來有了語楓語杉。
明明六年前那一夜,他對那具青澀而又妖嬈的身子深深着迷,即使她在身下如同小獸嗚咽,他也不顧她的求饒,狠狠地霸佔她。
可這五年來,他面對同樣的臉,同樣的人,他再也沒了那種血脈噴張的感覺。
他現在只把寧雲嫣當孩子的生母,僅此而已。
薄時衍此時並不在意寧雲嫣,她更在意那個讓他早上吃了閉門羹的寧暖暖,想着他給蒼梧撥了一通電話。
蒼梧,寧暖暖這邊盯得怎麼樣了?」
到現在還沒下班,據說她驗的是一樁碎屍案,工作量很大。」
蒼梧據實回答道。
薄時衍瞥了一眼牆上的掛鐘,眸光幽邃地開口道:以我的名義,給她送夜宵。」
蒼梧一聽都驚呆了,但還是恭敬應聲:是!」
薄時衍起身站在大片落地窗前,望向院子內大片盛開的白薔薇。
這些年為了治療女兒的失語症,國內外的名醫都請遍了,但都不奏效。
好不容易聯繫到了那個神出鬼沒的神醫,但對方卻直接拒絕了他的請求。
如今,寧暖暖是最有希望讓女兒開口說話的人了。
他不在意寧暖暖到底有多難纏,自己又需要付出多少,他只在意最後是否能請動她協助治癒語杉的失語症。
他不想自己的寶貝女兒一輩子都不能說話,連一聲爹地都叫不出來…………重案組。
關掉解剖室的綠燈,寧暖暖摘掉臉上的口罩和護目鏡,走到辦公區域。
她剛想坐回位置上手簽屍檢報告,卻見自己的辦公桌上堆滿了一盒盒包裝精緻的的夜宵,紙袋上印着三個古風字體——雲海居。
黃彬,這是什麼?」
寧暖暖的眉頭一皺。
頭兒,這是給你的外賣。」
黃彬的目光往精緻的餐盒瞟了好幾眼,頗為眼饞地說道:雲海居是帝都最高級的餐廳之一,傳說是會員制的,光成為會員就要百萬入會費,得要什麼樣的身價才能讓雲海居這麼晚送外賣啊?」
我的?」
寧暖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誰送的?」
黃彬在餐盒旁邊找到了一張小卡片,邊看邊念了出來:寧小姐熬夜工作,辛苦了——薄時衍敬上。」
黃彬剛念完就被這卡片上嚇到了,連着姜怡菲也是看不明白了。
寧暖暖在法醫專業上的造詣已經令他們毋庸置疑了,可是論長相她真是個醜女,滿臉的雀斑不說,五官也是平庸得讓人根本記不住。
他們怎麼都不相信薄時衍會眼瞎到追求寧暖暖這個醜女,但是眼前雲海居的外賣,卻又讓他們不得不相信這兩人之間的關係特殊。
黃彬硬着頭皮問:頭兒,你和薄時衍是…什麼關係啊?」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豪門團寵:祈夫人又A又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