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歡喜宮門
歡喜宮門 連載中

歡喜宮門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蕭景宸 霸道總裁 顧雲夕

選秀那年,她才十三歲,出身寒微,瘦瘦弱弱,跪在一群秀女中毫不起眼,所有人都嘲笑她窮酸鬼,不自量力,可誰能想到,她居然稀里糊塗入被太后選進來湊數入宮之後,她成了最末流的九品采女,吃最差的飯菜,穿最簡單的衣裳,住最偏遠的宮殿所有人都說她一輩子都見不到皇上,可偏偏,她頭一天就被翻了牌第一回侍寢,她緊張又害怕,把嬤嬤教的全都忘完了,還因為偷吃點心被皇上抓了個正着這次連她自己都覺得死......展開

《歡喜宮門》章節試讀:

第二章 萌寶歸來顧語舒一張嬌俏的臉頰布滿了薄汗,神色中閃爍着的驕傲得意那麼刺眼。
凌一豪冷眸盯着站在門口的顧雲夕,面無愧色,整張臉上全是蝕人心骨的陰冷。
喲,顧雲夕?
你掉頭回來,是還捨不得凌家?」
他狠狠一笑。
這一幕幾乎刺了顧雲夕的雙目。
刺得她雙眸宛如血海一般通紅!
難道你……很早就和她……像這樣廝混在一起了?」
她的語句充斥着萬分的驚愕和無助,睜大的瞳孔空洞諷刺。
凌一豪的眼神陰狠閃爍,你昨夜享受了,現在就不允許我和別的女人取樂?
!」
我……我昨夜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酒吧包廂……」她一字一句地爭辯,攥緊衣角,蒼白的臉頰沒有一絲血色。
夠了!」
凌一豪一聲暴怒的顫喝,上前揪住顧雲夕的衣領。
他力度狠戾,索性將胸腔里洶湧的恨意全部吐出,那個女人才是我凌一豪要娶的女人!
而你自始自終,不過是我用來騙取財產的一顆棋子!」
她失了力的身子被凌一豪拚命搖晃,空洞的淚眸一瞬間氤氳上一層朦朧的水霧,你說什麼……你不過是拿我當一顆棋子?」
是!
若不是我昨夜給你的那杯酒被我裝了葯!
若不是我昨夜把你扔到了酒吧包廂里!」
凌一豪寒眸兇狠地一睨,嗜血的眼眶目眥盡裂,你怎麼會和那個男人在一起?
你今早又怎麼會被掃地出門呢?」
顧雲夕瞠目,她渾身開始發抖,抖得凄涼萬分,呼吸不由得一滯。
原來……凌一豪昨夜給她的那杯酒是下了葯的!
心房片片碎落,胸口處傳來的鈍痛讓她疼得抽氣。
你們的手段竟然這麼不堪!」
她雙目含恨地嘶叫着,卻突然被一道凌厲的耳光抽痛了臉頰。
扇了她的顧語舒氣勢凌人,妖嬈狠毒的眸子瞪着自己,既然我們一豪已經徹底厭倦你,你就應該馬上滾出凌家!」
顧雲夕渾身一陣惡寒,耳畔只剩下顧語舒的滔滔惡言,我恨你!
你憑什麼擁有我顧語舒從來都沒有擁有的!
可是現在,我要讓你嘗嘗自己被橫刀奪愛的滋味」一字一句,宛如一道閃電劈來,顧雲夕宛如被五雷轟頂。
冷不丁朝後踉蹌了幾步,她的唇角是一抹凄涼的笑,淚雨漣漣地面朝著凌一豪,原來如此……你竟然和我的妹妹攪合在一起……原來是這樣!」
可他陰鷙緊繃的面龐上,五年前的溫柔早已蕩然無存。
他對自己傾注的感情……原來是誓死將她玩弄欺騙的假象!
感情是假的!
這一場婚姻也是假的!
他生生地欺騙了自己整整五年!
將她蒙在鼓裡放到如今狠狠折磨!
彷彿被萬箭穿心,那種生拉撕扯的痛意宛如潮水一般,將她肆意吞沒。
而她唇角殘留的苦笑,在淚水的沖刷下格外悲涼。
顧雲夕咬破了唇,濃稠的血腥味蔓延到了口腔。
她通紅的美眸瞪得碩大無比,語句如刀,這筆仇我記好了!
我一定會加倍奉還給你們所有人!」
那一抹凄清而單薄的身影,幾乎奪門而出。
……六年後,機場大廳。
一個身穿薄紗長裙的女人,手裡牽着一個氣質萬分的小男孩步伐優美地邁了出來。
女人身上的氣質溫婉美好,肌膚如雪,一雙淡雅的美眸比水還要純凈,臉頰曲線溫柔無比。
薄紗長裙套着一圈華美的蕾絲,滲着古雅素美的氣息。
再看被她牽在手裡的小男孩,穿着一身棕色迷你小西裝,裏面套着乾淨的白襯衫,胸前系著一根黑色領帶,再配上一雙雙油亮的黑色皮鞋,宛如大人之樣。
撲哧撲哧的眨着水靈靈的大眼睛,鼻子精緻挺翹,嘟着一張紅潤的小嘴,五官輪廓精緻而深邃,長相靈氣。
雖然只有六歲,但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貴族的矜貴。
小男孩一出場,便震懾住了全場。
顧盼間,所有手機都在眼前舉起,咔嚓咔嚓地朝他瘋狂拍照。
媽咪,你看,好多姐姐都在拍我……」小小白不禁縮進了顧雲夕的懷裡,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怯怯地張望四周。
小白別怕。」
顧雲夕抿唇一笑,溫柔地撫摸他的後腦勺,姐姐她們只是覺得你長得太帥氣,忍不住拍了你幾張照片。」
小小白點了點頭,勉強將身子縮了回來,玻璃珠子一般純凈的大眼睛望了望四周如狼的眼眸。
好可愛的萌寶……怎麼才能拐走?」
這個小男孩,簡直生得比女孩子還美……」路人的語句,讓顧雲夕和煦溫暖地笑了一瞬,幾年前的哀怨無助,早已在面龐上消失不見。
六年前,她幾乎是渾渾噩噩地走到機場,隻身一人蹲在角落裡哭得雙眼紅腫,淚雨模糊。
她對凌一豪付出的五年心血和愛,一夜之間宛如泡沫的破裂,湮滅了,消無了,死無復蘇。
當年離開的她,滿心都是怨恨,勢必要狠狠報復那對害她一無所有的渣男賤女。
可是當在國外看到驗孕棒的兩條杠時,她的心房在顫,顫得厲害……這是她的恥辱,也是她被陷害至深所遺留下的傷疤。
所以她毫不猶豫地躺在了手術床上,準備拿掉這個孩子。
可是在一剎那間,她望着冰涼的手術器具,突然狠不下心來扼殺肚子里的生命,便朝手術室外落荒而逃……再之後,她便生下了寶寶。
小男孩眉眼如畫,五官俊俏。
顧雲夕知道,小小白的五官輪廓和她不像,是像他爸爸。
她對那個男人已無印象,只記得他那夜高挺的鼻樑和鋒利的下顎,滲着性感的薄汗……(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歡喜宮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