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回村的誘惑:帶上神豪去種田
回村的誘惑:帶上神豪去種田 連載中

回村的誘惑:帶上神豪去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桉 現代言情 蕭戟

大學畢業的余安安,在回鄉創業的途中被一個隱形神豪纏上,這個愛碰瓷的男人,死皮賴臉的非要跟着她一塊回家,兩個人在鄉間過起了你儂我儂的日常生活!故事就這樣開始的......展開

《回村的誘惑:帶上神豪去種田》章節試讀:

第3章 你這是在贖罪凌桉是被逼着簽字的。
她的眼淚滴落在文件上,好在保鏢擦的及時,這才沒有暈染開。
保鏢脾氣暴躁,見狀後,伸出手一把推在凌桉的腦袋上:哭什麼哭?
真晦氣!」
猝不及防,凌桉受到衝力,身子一歪,腦袋磕到了地上。
一瞬。
她原本白皙光滑的額頭上,出現一小塊紅腫。
蕭戟瞥她一眼。
什麼都沒說,轉身上車。
臨走時,男人根本沒正眼瞧她,車窗下落一些,露出他的側臉,他的聲如來時那般,陰沉,卻又矜貴:記住,你這是在贖罪。」
別妄想逃跑,你坐過牢,有案底。」
阜城我做主,出了阜城,我也能手眼通天。」
他將之前的帕子隨意丟在地上,語氣冷地不像話,可又給人帶來一種他在關懷的錯覺:聽話,嗯?」
凌桉趴在地上,顫抖。
車輛啟動,疾馳而過。
輪胎碾在一處水坑,污水毫不留情的,全部都濺到她的身上。
濕透。
凌桉更冷了。
偌大的空間里,好像只剩下她一個人,孤苦無依,弱小地如同一葉千瘡百孔的扁舟,稍微一點浪花,都能將她掀翻。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久到她腿腳發麻。
凌桉這才後知後覺,從地上爬起來。
沒有的,」凌桉喃喃出聲,沒有孤苦無依。」
她還有一個妹妹。
凌桉根據自己的記憶,找到回家的方向,離開了監獄。
三年的時間,阜城變化很大,許多從前的建築已經被拆了,變成了高樓大廈,一棟連着一棟,高聳入雲。
街道上不再是老舊的紅綠燈,而是煥然一新的燈牌,閃爍着光芒的霓虹燈十分耀眼,刺地她眼睛都睜不開。
凌桉是有家的。
即便周遭環境變化很大,但她依舊成功找到方向,來到新巷區,盯着那棟熟悉的小閣樓。
家。
凌桉眼圈微紅。
正要提步走——啊!
死丫頭!
你吃多了撐的是不是?

讓你曬個蘿蔔頭你都能把罈子打碎!
我看你是皮癢了欠打!」
中年女人暴躁發怒的聲音,傳入了凌桉耳畔。
凌桉微微驚愕。
她記得清楚,這是她小姨的聲音。
哎呀媽,你跟一個智障計較什麼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腦子不好使啊。」
一個年輕的女聲搭話。
就是打的少,所以才不長記性!
我養頭豬都比她這腦癱好!」
緊接着,小閣樓里傳來棍子揮舞的勁聲,伴隨着年輕女孩兒的慘叫聲,凄厲極了,傳揚開來。
凌桉瞪大雙眼。
她快步進門,正好瞧見小姨狠狠抓住凌萌的頭髮,拽着人便甩到地上,粗大的擀麵杖順着打在女孩的身上,肚子,脊背,毫無章法,一下一下,狠厲又殘忍。
不要!」
最後一棍即將落到凌萌的腦袋上時,凌桉飛速跑過去,緊緊抱着妹妹的頭。
砰!
棍子落到凌桉的背上。
劇痛席捲全身,讓凌桉下意識地,眼前一黑。
哦?
這誰啊?」
小姨鄒雅萍好奇出聲。
一側吃飯的年輕女孩瞧見了凌桉的正臉,驚叫一聲,道:媽!
這不是凌桉么?
!」
凌桉?

你怎麼出來了?
我還以為你出不來了呢。」
鄒雅萍臉上閃過一絲嫌棄,語氣不善。
凌桉父母早亡,她只有一個小她八歲的妹妹凌萌。
只是,凌萌在三歲的時候不小心撞壞了腦子,從此後行為停留在幼年階段,在外人看來,就是痴呆的模樣。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回村的誘惑:帶上神豪去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