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回村的誘惑:帶上神豪去種田
回村的誘惑:帶上神豪去種田 連載中

回村的誘惑:帶上神豪去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桉 現代言情 蕭戟

大學畢業的余安安,在回鄉創業的途中被一個隱形神豪纏上,這個愛碰瓷的男人,死皮賴臉的非要跟着她一塊回家,兩個人在鄉間過起了你儂我儂的日常生活!故事就這樣開始的......展開

《回村的誘惑:帶上神豪去種田》章節試讀:

第2章 別不識抬舉還?」
陰冷的聲。
男人微側了臉,五官在月輝之下更顯立體,分明是精緻的面容,但無端給人壓抑的氛圍。
蕭戟啟唇,冷漠且殘忍:怎麼還?」
死的是蕭家的子嗣。
怎麼能是她坐了三年牢就還得了的?
凌桉瑟瑟發抖,周遭壓迫的氣息令她忍不住地結巴,幾次三番張口,卻都無法吐露一句完整的話。
那,那你,你想怎麼樣?」
她道。
蕭戟微抬下顎。
後頭的保鏢明白意思,將一份文件丟到地上,摁着她的腦袋,讓她得以看清楚上邊的字。
一瞬。
凌桉臉色慘白如紙!
她立即搖頭,杏眼水霧升起,開始費力掙扎着,想要逃脫這些人的掌控:不,不行……」掙扎幅度過大。
啪!
保鏢不耐煩了,一巴掌狠狠甩到她的臉上:老實一點!」
凌桉被打得耳畔嗡鳴,驟然脫力後,徑自摔倒在地!
她身板嬌小,哪裡是這些五大三粗的保鏢的對手,半邊臉上紅腫異常,嘴唇邊上開裂,絲絲鮮血順着嘴角淌下。
疼得她顫抖地更明顯了。
恍惚間。
她好像聽見蕭戟的輕嘆聲。
車門打開。
男人一雙鋥亮的皮鞋映入眼帘,他居高臨下,盯着她的目光,似是在瞧着什麼骯髒的螻蟻。
蕭家祖訓,」蕭戟慢條斯理,矜貴地,在她面前單膝蹲下,修長的指伸出,一把抓住她的下顎,不打女人。」
他的指腹擦過她紅腫的臉頰,一點一點,移動,在她淌血的嘴角停頓。
動作溫柔。
一塊錦帕細細擦過她的唇角,將血跡拭去。
蕭戟神色冰冷,無視她此刻抖得不成樣子的模樣,像在對待自己的愛人,湊過去,薄唇附在她的耳畔。
疼不疼?」
他關心道。
毫無溫度的聲。
凌桉只剩下害怕。
他輕言細語,慢慢敲定: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
她懷不上了。」
男人嘆息,我不找你找誰啊。」
凌桉哆嗦着,性格使然,她根本不敢反抗,雙眸眨巴兩下,淚水便順着流下來。
她無聲地哭泣着。
蕭戟如淵的眼睛裏浮現一抹嫌惡,轉瞬即逝。
他舉起帕子,替她擦着眼淚,聲音依舊很冷:別哭,嗯?」
凌桉哭得更凶。
眼淚控制不住地,越來越多。
蕭戟耐心不夠,他將人狠狠一把丟開!
啊!」
凌桉倒在地上,手臂擦破了皮。
新的血跡又冒了出來。
起身後,男人細細擦拭着自己的指尖,嫌惡極了,但他出聲時,依舊矜貴優雅:給你臉,你就接着。」
凌桉,」蕭戟第一次喊這個名字,別不識抬舉。」
我,我已經,已經坐過牢,我……」凌桉想反抗,可她膽小,在這陰晴不定的男人面前,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做。
她從小就是三好學生,性格溫順,脾氣好,平時和人說話都盡量小聲,在十八歲之前,凌桉就是家長口中別人家的孩子」。
乖巧地像是只家養的貓咪。
蕭戟這樣的人,如果沒有那一次車禍意外,怕是這輩子都和她沒有任何交集。
她默默哭着,害怕到極點,道:我不想……」今年的冬天是真的冷。
這天的夜晚,比往常更要暗上幾分。
男人身影修長,他眯起眼,嘴角上揚:你賠我個繼承人,我就放過你。」
他的聲音冰冷如錐子:你這肚子,借我用用。」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回村的誘惑:帶上神豪去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