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途有坑:二嫁嬌妻放肆寵
婚途有坑:二嫁嬌妻放肆寵 連載中

婚途有坑:二嫁嬌妻放肆寵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祁寒 楊柳 現代言情

破產,自殺,窮途末路......做程家的兒媳婦,一輩子就逃不掉了......當她選擇犧牲自己為父母報仇,他卻纏上了她「別理姓程的,跟我走,我幫你弄死他們!」傳說他冷血,傳說他丑,傳說他不近女色但是當她靠近了他,卻發現自己走過最大的路,就是他的套路!「誘拐我的代價很高,你真的準備好了?」「老公明天就撕個人渣,做結婚禮物送給你!」展開

《婚途有坑:二嫁嬌妻放肆寵》章節試讀:

第1章1983年夏,暑假。
楊家戶里,一個瘦小的女孩背着個柳條筐剛進院子,正坐在楊樹下乘涼的老婆子王春華朝着她狠狠的就啐了一口。
還不趕緊滾去山上割豬草,小小年紀裝什麼腿腳不好,一天就知道歇歇歇,還不如欄里的母豬!」
看家她這個大孫女就來氣,他家老頭子死的早,那不爭氣的兩個兒媳婦又一連下了四個丫頭片子,她的腰桿都要被村裡人的唾沫壓彎了。
要不是二兒媳婦聽話把二姑娘送給了生不出孩子的遠房表姑家,現在偷摸三胎生了個小小子,她都沒臉見人了!
村裡今年剛分了地,她又指揮着養了幾頭豬,家裡什麼活都得自己干,沒法像是以前公社時候偷奸耍滑。
她聲音拔高尖利,嚇得楊柳蹭」的一聲就站了起來,大眼睛裏帶着明顯的對這個奶奶的懼怕。
連忙應了一聲,把柳條筐里的東西倒出來背起就走。
剛滿十六歲的年紀,身子很瘦很小,看起來有點營養不良,不過該發育的地方卻是一點沒少。
說來也怪,她天天在地里跑,山上竄,風吹日晒的,皮膚竟然硬是曬不黑,反而嫩的像是剝了殼的雞蛋似的。
這就更讓王春華生氣了,總覺得她是不幹活,細皮嫩肉的就知道偷懶!
楊柳向來性子軟,面對長輩啥也不敢說,有苦只能往心裏咽。
北山上的樹啊草啊的長的一人多高,楊柳本想在山腳下割點,突然看見地上一個農藥瓶。
算了,不找事了,還是往高處爬爬。
可是她實在太累了,天還不亮就被奶奶踹起來幹活,一直干到中午都沒歇着,現在連飯還沒吃上一口呢。
精神一陣恍惚,一腳踩空,哎呦一聲,咕嚕嚕就直接滾進了山溝溝里,腦袋正好磕在一塊硬石上,眼前一黑就沒了意識。
與此同時,草叢中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突然睜開了鷹隼一般的雙眸。
他為了拿下鋼材廠的合同,用了些手段,觸犯到了廠里一些人的利益,在歌舞廳被人給暗算了,好不容易躲到了一輛拉石頭的拖拉機里,逃到這裡,身體里那個叫囂的惡魔幾乎控制不住。
突然他一睜眼就看到一張白嫩可人的臉,的確涼的白色短袖被樹枝劃破了一個口子,正好露出胸前一截水紅色的小肚兜......只是,等他仔細打量,才發現她只是個小姑娘,腰肢纖細,身子瘦弱,小臉只有巴掌大,長長的睫毛覆蓋下來,好像比翼蝶,也就,十六七歲的年紀吧......伸出的手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
他試了試小姑娘的鼻息,檢查了一下她的身子,似乎沒什麼大事,就是暈過去了。
唔......」這時,身體里又一股熱浪洶湧澎湃,這種葯邪門的很,靠他自己根本解決不了。
再看旁邊躺着的小姑娘還沒醒來,可是他不能再等了。
於是伸手在自己脖子上摸了摸,一條銀色的鏈子出現在手中。
鏈子很細,迎着太陽發出耀眼的光芒,一看就是不錯的材質,鏈子的底端墜着一枚黃色的子彈殼,磨的閃閃發亮,很是精緻。
如果仔細看,還能發現在子彈殼的隱蔽角落刻着一個寒」字。
他輕輕將鏈子帶在小姑娘的脖子上,低頭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這才起身,踉蹌着朝着山下走去。
楊柳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天色大黑,她嚇得一個激靈坐起身,這是哪?
她不是定時炸彈爆炸被炸死了嗎?
怎麼還活着?
與此同時,一**記憶湧入腦海,她驚訝的發現,她竟然穿越了!
穿越到80年代來了!
不過,這樣也好,前世太累,自從遇到部隊的男朋友,她就不顧全家反對,和家裡斷絕關係進了部隊做軍醫,為了他留守軍隊八年!
眼看馬上就熬到退伍和他永遠在一起了,可他竟然,為了救那個女人毫不猶豫的捨棄了她!
楊柳,對不起,我愛的一直是她,對你,就像是一個好妹妹一樣。」
到最後,他那句諷刺的話言猶在耳,扎的她的心刺骨的疼。
呵,她伸手抹掉眼角溢出的淚水,既然給了她重活一世的機會,她要為自己而活,定然不會再輕易相信任何男人。
並且,好好對待身邊那些真正對她好的親人,好好保護他們。
想到之前是那個刻薄的奶奶叫自己來打豬草,楊柳在周圍找了找,找到了一隻滾出好遠的柳條框,背起來就往回走。
剛走了幾步,突然發現胸前有什麼東西晃來晃去,楊柳一低頭,竟然發現自己脖子上帶了一條銀色的鏈子,墜着一枚子彈殼。
憑藉著前世的職業習慣,楊柳的眼力很好,迎着月光,她一眼就發現了上面刻着的小小的寒」字。
寒?
原主的名字和她一樣叫楊柳,從頭到尾沒有一個與之相關的字,所以這條鏈子肯定不是原主的。
那是哪裡來的?
楊柳搜遍了原主的記憶,都沒有發現關於這條鏈子的任何線索。
想了想,她便將鏈子摘下來,裝進了褲子口袋,等有用的時候再說吧。
一回家,就聽到北屋裡頭傳來王春華的叫罵。
死丫頭片子又躲到哪裡偷懶了?
天黑了不知道回家,豬都要餓死了!
真是個賠錢的東西......」說著,塔拉着黑布鞋,邁過門檻兒,快步走出來,一把拉過楊柳肩膀上的柳條框一看,頓時聲音更大了。
豬草呢,叫你打的豬草呢?」
啪!」
說著,還狠狠的抽了楊柳的腦袋一巴掌。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婚途有坑:二嫁嬌妻放肆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