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在戀綜遇見前夫了
驚在戀綜遇見前夫了 連載中

驚在戀綜遇見前夫了

來源:google 作者:枝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梔 宴離 現代言情

她乃堂堂大月國女帝,豈會為一個區區男子失了尊嚴,回想原主做的那些有失她女帝體面的展開

《驚在戀綜遇見前夫了》章節試讀:

夜風涼涼。
錦天會所內卻是一片喧囂。
寧梔喝醉了。
她一根嫩白的手指勾着小鮮肉的手,笑臉盈盈,滿目懷春,「小哥哥,一起喝酒呀。」
小鮮肉臉色慘白了兩分,略帶驚恐地看着沙發上被灌得東倒西歪的導演們,「寧姐,我不會喝酒。」
寧梔盯着小鮮肉的臉,頓覺無聊,明明臉型還是像的,為什麼比起來,就是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腦中閃過一張驚艷的俊顏。
她擺擺手,「算了算了。」
房門沒有關嚴,包間內的一切都落入門外兩人的眼中。
「哥,幸虧你和她離婚了,省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給你戴個綠帽子!」
「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前腳留下離婚協議,後腳就去勾搭男人。」
宴牧風氣狠狠地為親哥抱不平,卻收到了宴離的一個冷眼。
「不會說話可以閉嘴。」
宴離看向房中的寧梔,眼神深沉,蘊着化不開的霧氣。
頓了兩秒,宴離邁着長腿,大步離開。
寧梔摸着自己的脖子向後一扭,總覺得冷颼颼的。
夜色漸濃。
平靜的微博上炸開了鍋。
#女星寧梔疑似已婚#登上熱搜第一。
# #寧梔的兩百對CP集體爆哭#緊追其後。
# 點開熱搜,網友們紛紛發泄自己的不滿。
點贊最多的一句是:你撩遍我家哥哥,自己已婚?

發佈這條評論的是一位知名粉絲大v,資深追星族。
寧梔出道一年以來,就在各種綜藝通告上,撩遍小鮮肉,組成的CP多達200對。
眼見鮮肉們被撩,寧梔卻能風平浪靜地活到現在,全靠她爆棚的男友力。
粉絲們一致覺得,寧梔,好漂亮一男的。
但誰能接受,自家愛豆,被一個已婚婦女沾染?
【寧婊,滾出娛樂圈!
】 【虧我還磕過我家哥哥和寧梔的CP,真是下頭】 【以前以為是會撩,現在看起來就是騷!
】 【yue了yue了】 狗仔們聞風而動,順藤摸瓜到了寧梔喝酒的會所。
寧梔接到經紀人電話時,為時已晚。
她打開窗戶,樓下是黑壓壓的人頭,端着長槍短炮,就等着寧梔自投羅網了。
寧梔當機立斷,逃!
狗仔們大多聚集在正門,可會所還有一個供工作人員出入的偏門,她可以從那裡出去。
寧梔搶了小鮮肉的棒球帽和外套,把頭髮紮起來,壓低帽檐。
偏門近在眼前,寧梔放輕腳步。
她打開門,三個男人抱着相機,齊刷刷地對上她。
「寧小姐,請問你真的已婚嗎?」
「請問照片上的男人是你的丈夫嗎?
「你老公知道你在娛樂圈和眾多小鮮肉糾纏不清嗎?」
靠!
忍!
當初答應過經紀人,有一天調戲小鮮肉翻車時,保持沉默就好。
寧梔用蠻力推開一個記者,然後用風一樣的速度開溜。
身為大月國的女帝,她自幼習武,跑步自然不在話下。
餘光瞥到一個男人,寧梔不由自主放慢速度。
這身材!
這腰!
這腿!
寧梔用她的生命做賭注,這絕壁是個大帥哥。
只是帥哥背對着她打電話,看不到正臉。
身後的記者窮追不捨,寧梔只好加快速度擺脫他們。
...... 宴離掛斷電話,被人拍了兩下。
「小哥哥,外面這麼冷,喝兩杯。」
等他轉過身來,寧梔的表情龜裂了。
她伸長了手,細嫩的指尖戳戳宴離的臉。
滿身都是酒氣,一雙盈盈的桃花眼瀲灧無邊,專註地看着他的臉,發出驚呼,「好像呀!」
「像誰?」
「我前夫。」
宴離的臉上沉了兩分。
「不對,你比他更帥。」
寧梔違心說了這句話。
她頭上兩行明晃晃的大字:若為帥哥故,前夫皆可拋。
宴離的臉色更差了。
待他看清寧梔身上不合身的外套時,心中更是升起一股無名火。
「你穿的誰的衣服?」
寧梔打了個酒嗝,乖巧地回話,「不知道。」
宴離冷冷看她一眼,「你膽子真大!」
寧梔傻樂起來,饒有興趣地問,「你怎麼知道我膽子大?」
七歲時,她便憑着一身蠻力,扛着一頭野鹿回家,把爹娘嚇個不輕。
只是爹娘戰死,她穿進這本名為《宴少寵妻無度》的小說里也已經一年,還成了京城宴少的聯姻妻子。
「哼!」
宴離脫掉她的外套,又順手摘掉她的帽子,嫌棄地扔進垃圾桶。
接着又把自己的大衣套在她身上,才算滿意。
風中傳來驚喜的呼喚。
「哥——」 「你懷裡的是誰?」
「莫非是我的新嫂子!」
寧梔酒勁上頭,扭頭衝著來人嘿嘿一笑。
宴牧風生生剎住車,垮起個批臉。
「寧梔,你來幹什麼?」
「我來當你新嫂子。」
「呸!」
,宴牧風怒吼道,「你以為我哥是不值錢的大白菜嗎?
隨便你這個豬拱?」
寧梔怒!
「誰說他是大白菜!
要是白菜,也是價值千金的翡翠白菜!」
宴牧風邪魅一笑,「你承認了,你是豬!」
濃烈的酒意灼燒着大腦,寧梔一時竟然想不出回懟的話,委屈巴巴地看着宴離。
糟心的弟弟,還有不省心的她。
宴離頗為頭疼地拉上寧梔的手,「別生氣,我讓他給你道歉。」
他板起臉,給了宴牧風一個眼神。
宴牧風翻了個白眼,心裏罵道:禍水!
「對撲(不)雞(起)。」
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
「我看那個女人怎麼像是寧梔呀?」
「不會吧,她怎麼會和男人站在一起。」
「寧梔有多喜歡帥哥,你不知道嗎?」
「哦,我們過去看看。」
宴離從口袋裡掏出車鑰匙,扔給宴牧風。
「你開車。」
宴牧風氣鼓鼓地啟動,開車,順着後視鏡,瞪了寧梔好幾眼。
「找一個酒店,就把她放下去吧。」
「不安全,先回家。」
宴離開口,聲音如同帶着不可抗拒的威嚴,「宴牧風,你今晚話很多。」
「哥!
你忘了她是怎麼羞辱你的嗎!」
宴離沉默,看着懷裡酣睡的寧梔,發出微不可察的嘆息。

《驚在戀綜遇見前夫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