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品皇爺:長青帝
極品皇爺:長青帝 連載中

極品皇爺:長青帝

來源:google 作者: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應艷后 林凡

李長青穿越成大秦皇帝,從此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但權臣當道,貪腐盛行,異族入侵等問題接踵而來李長青,只好提起屠刀!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正所謂:天不生我李長青,萬古如長夜,無人醉卧美人膝!展開

《極品皇爺:長青帝》章節試讀:

第2章 結婚那天再說好在這個小區也沒安裝監控,人也比較少。
做完這一切,林凡立即前往醫院,絕對不能讓應艷后騙走古玉。
到了病房門口,林凡調整好情緒,望着日漸消瘦的母親,林凡跪在床邊。
想到醫生的話,想起病危通知書,想起應艷后那賤人的所作所為,林凡心裏憋屈,忍不住落淚。
媽!」
胡慧珍一愣,連忙道:怎麼了小凡?」
沒,事……」林凡哽咽在喉。
母親關切的眼神,讓他心如刀絞,到嘴的話,硬生生的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艷后呢?
她怎麼沒來?
你們吵架了?」
母親投來責怪的目光。
沒……有!」
林凡心裏憋着一口悶氣,卻不能發作,擦掉眼淚,強顏歡笑:媽,你受苦了。」
胡慧珍表情一僵,差點落淚。
連忙收回眼淚,摸着林凡的頭,笑着說:你這孩子,是不是又在擔心我的病?
我的情況我清楚,你也別擔心。
真要到了那一天,也沒啥的。」
你和艷后要好好的。
咱們這樣的家庭,能娶到艷后這樣的好女孩,是莫大的福氣,你可不許耍牛脾氣,欺負艷后。」
林凡聽得心裏難受,他真想把應艷后那賤人的真實嘴臉告訴母親,可母親的身體,已經承受不起這樣的打擊了。
咳咳。
母親捂着心口,嘴角溢出血跡,卻是被她連忙拭去。
臉上依舊帶着微笑,絮絮叨叨的說:小凡呀,這兩口子過日子,難免磕磕絆絆,爭爭吵吵,你是男人,忍一忍,讓一讓,就好了。
艷后是個好女孩兒,你可別錯過。」
媽,我知道,您別激動!」
林凡連忙給母親倒了杯水,輕輕拍着她的後背。
心裏,確實五味雜陳,無比酸澀。
恨不得把應艷后撕碎。
他心裏憋着一團怒火,身體里每個細胞都充斥着憤怒。
他咬牙低聲道:媽,你放心,艷后對你那麼好,我會好好的對她!
!」
是啊,好好的對她!
我要讓她身敗名裂!
如果只是單純的出軌,大不了分手,也就算了。
可應艷后,是為了騙母親的古玉!
才對母親這麼好,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母親都要去世了,她還在和江濤偷情,還在想着怎麼騙母親!
媽,咱家那塊玉佩呢?
我先拿着,等下我就去和艷后領結婚證,然後用玉佩求婚,這兩天找個時間就把婚禮給辦了,讓你也高興高興。」
聽到這話,胡慧珍瘦削的臉上爬滿了笑容,輕輕拍着林凡的手道:好好,看到你倆結婚,我就算死也安心了!」
媽,別說這話,你不會死的。」
林凡聲音顫抖,眼淚啪嗒掉落。
胡慧珍的手不自覺的顫抖着,把玉佩交給林凡,笑道:傻孩子,人哪兒能不死啊。」
這玉佩啊,是你爹留的,你用它求婚,也算是我和你爹對你倆的祝福了。」
小凡,別怨你爹,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咳咳……」說話間,胡慧珍又咳嗽起來,指縫裡有血跡。
她不動聲色的擦掉。
而這一切,都被林凡看在眼裡,卻還要裝作沒看到。
媽,你慢慢說,別激動,你讓我不恨,我就不恨,你好好的。
你先別說話了,好好、好好休息。」
林凡的嘴唇在哆嗦,卻不能把這種痛苦流露出來。
他要讓母親高高興興的離開,沒有人遺憾的離開。
其他所有的事情,都等母親離開後再說!


林凡攥緊了雙拳,指甲嵌入肉中,連流了血都渾然不知。
看着母親對他和應艷后婚事的期待,林凡不由得一陣心酸。
他恨那個男人的不辭而別!
恨老天不公,讓母親如此命苦。
更恨應艷后和江濤那對狗男女,欺騙母親!
胡慧珍雙眼混沌彌留,嘴角卻是糅合著一絲微笑,媽不是激動,媽是算着你們即將成婚,心裏高興。
媽也沒啥拿得出手的,這塊玉佩就算是媽給艷后的心意。
你爸當年說這是龍佩,應該還有一塊鳳佩,不過不重要。
媽沒別的奢望,就希望你倆百年好合,龍鳳呈祥!」
胡慧珍張了張嘴,結果一陣劇烈的咳嗽,讓她上氣不接下氣。
媽,您別急,別急,慢慢說!
媽,我一定會、會把你治好的!」
林凡再也忍不住,眼淚湧出。
胡慧珍慈愛的道:傻孩子,哭什麼,都要結婚的人了,還哭鼻子。」
咳咳,林母劇烈的咳嗽,眼底的期盼似乎更濃烈。
對了,小凡,你帶戶口和身份證了嗎?
媽想你現在就給艷后打電話,你們先把證領了。」
林凡一愣,差點沒忍住,說出實情,可是看到母親期盼的眼神。
他還是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母親怕是快要大限了,等不及了。
更多的是,不想看到他傷心。
淚水忍不住,卻只能往肚子里咽。
媽,我這就回家去取。」
林凡剛剛離開,病房的門就被人推開,應艷后和江濤一瘸一拐的走了進來。
阿姨,江濤來看你了。」
胡慧珍好容易緩了口氣,這是咋了?」
江濤表情痛苦,怒道:也不知哪個雜碎,砸了我的車窗,還在車門和座位下放了釘子,真缺德!
要不是沒有監控,我一定要那孫子好看。」
江濤,別嚇着阿姨。」
應艷后道。
江濤連忙說:抱歉阿姨,我被氣瘋了。」
應艷后又假模假樣的問道:阿姨,小凡呢?
怎麼不在?」
我想你們先把證領了,剛叫他去取身份證和戶口。」
胡慧珍試探的說道。
應艷后一愣,旋即假假惺惺的道:阿姨,你別想那麼多,你的病,我們會想辦法治好的,這是江濤剛從銀行提的五萬,借給咱們做透析。」
感受到應艷后的孝心,胡慧珍格外欣慰。
艷后,阿姨的病,阿姨心裏有數,目前阿姨只有一個心愿,希望你和小凡儘快完婚,不知阿姨能不能了這個心愿?」
能!
阿姨,我戶口本都帶來了。」
應艷后目光不停的躲閃,雙手卻是緊緊的握住胡慧珍。
她和江濤商量,胡慧珍現在最希望的,是她和林凡領證結婚。
所以故意這麼說,就是為了把玉佩騙到手!
阿姨。」
江濤彬彬有禮,你可真有福,攤上這麼個好兒媳,錢是錢,心意是心意,若不是艷后求我,這年頭誰借錢啊!」
說到這,江濤玩味瞥了眼應艷后。
林母滿是感激,說道:艷后,還不趕緊謝謝江濤。」
……離開醫院。
林凡的心五味陳雜,母親的期盼,他刻意的隱瞞,憋得差點沒吐血。
身份證、戶口本他是得拿回來。
不過,結婚。
結她奶奶個球。
狗男女,我會讓你們身敗名裂,生不如死。
他是得回去,不過是裝監控,收集證據。
等母親百年,再秋後算賬。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極品皇爺:長青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