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極品玄門天師
極品玄門天師 連載中

極品玄門天師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梨衣 韓閑

孤兒陳十一在雞鳴山上長到二十歲,鬧得整個道觀方圓十里雞犬不寧,老天師逼不得已騙他說命有桃花,應在東南,下山便可享盡齊人之福於是揣着一本《太玄寶篆》下山的小天師陳十一喜滋滋的來到青州城,差點餓死之際才發現自己儼然被騙,美女環繞不假,可這接踵而來的兇險也着實太多了些沒辦法,誰讓咱是天師道第十九代傳人?識人斷命,觀眾生善惡相;趨吉避凶,持悲憫救世人風水鑒寶,尋龍探穴,國醫國術,歷劫渡厄,終煉就一代極品天師!展開

《極品玄門天師》章節試讀:

第2章片刻後,沈英紅讓人扶着韓閑離開監牢。
一架寬敞的馬車上。
沈英紅大馬金刀的坐在中間位置上,靜靜地看着一旁,鼻青臉腫的韓閑。
她平淡的眼神,看得韓閑感覺好不自在。
另一邊還坐着一個穿着月白長裙,身材豐腴,氣質清雅,戴着面紗的神秘女子。
這女子的身上散發著淡淡地清香,聞着沁人心脾。
一開始她瞟了韓閑一眼後,就沒再正眼瞧過他,也不說話,對韓閑多少有幾分嫌棄的意思。
而沈英紅也沒向韓閑介紹她的身份。
 橫看成嶺側成峰,這三圍的尺寸真是絕了,單看她的眉眼,樣貌似乎長得也很不賴,好一個人間尤物啊!」
韓閑暗戳戳的心想。
成王殿下的處境不太好,能把你救出來已經非常不容易,等到以後成王殿下走出困境,一定不會虧待你們這些老部下。」
沈英紅忽然開口,打破平靜的氛圍。
嗯,了解。」
韓閑簡單的應了聲。
相對於成王現在怎樣,他並不感興趣,只考慮自己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
父親韓富平被錦衣衛抓走,至今生死不明。
家產又被謝恆搶走。
成王也不可能分神照顧他這個可有可無的庸人,所以還是得靠自己。
沈英紅又說道:你爹被帶到了鎮撫司,成王殿下已經想辦法解救,在獲救之前,能不能活下來,就得看他的造化了。」
鎮撫司是出了名的活地獄,一旦進去,哪可能活着走出來。」
韓閑自嘲一笑。
鎮撫司是皇權直屬的特轄機構,其內成員稱之為錦衣衛,負責監察百官,刑獄緝捕,讓朝廷百官畏之如虎的恐怖存在。
也不一定。」
沈英紅難得的笑了笑,先不說這些了,待會我送你到落馬鎮,那裡有成王殿下給你購置的住宅,你可以在那裡過活。」
謝了。」
韓閑平靜地回應,心裏卻門清,成王肯勞心費力的救我,看來是不想讓韓家斷子絕孫啊!
他算是個厚道人。」
這都是你爹的意思,他只希望你好好活着,多生幾個孩子,給韓家延續香火,至於家產和生意之類的東西,你不是那塊料,還是不強求為好。」
沈英紅凝重的叮囑道。
再說吧。」
韓閑撇了撇嘴。
落馬鎮距離揚州約有十里路,也是韓閑的娘家。
看來為了安置他,成王沒少花費心思,最起碼讓親近的人照顧韓閑的生活。
至於揚州城,對於韓閑來說,就跟鎮撫司沒區別。
同樣是勾魂奪命的活地獄。
......落馬鎮。
到了。
在韓閑的一眾娘家人的迎接下,他們來到事先購置好的住宅外。
這是一座有兩進院落的宅子,放在落馬鎮也算是一流豪宅,而且還配備了幾個家奴和婢女,可以說安排的相當到位。
值得興奮的是,那位人間尤物,居然也留了下來。
我就在懷水駐防,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話,可以去找我。」
丟下這句話,沈英紅帶人離開。
她口中所說的懷水,是指南邊五里外的懷水浜,屬於東海的一個海灣,她率兵駐防是為了防止東瀛的倭寇侵犯。
這下好了,你都家破人亡了,看你還能禍害誰去。」
宅院里,一個微胖小老頭不屑地說道。
這小老頭是韓閑的大舅,名叫周金才,當地出了名的地主老財,名下有大量田產,因為韓閑以前的種種不作為,所以不怎麼待見他。
至於其他娘家人,也對韓閑愛答不理。
送客!」
話不投機半句多,韓閑果斷下了逐客令。
那幾個僕人聽後,立馬把周金才等人請了出去。
混賬玩意兒,你現在敢對我這麼橫,以後有你求我的時候!」
走出去老遠了,周金還在扯着嗓子嚷嚷。
......內院。
偏廳里,韓閑準備用餐,轉頭問道:那個誰呢?」
誰?」
一個丫鬟問道。
韓閑道:就是跟我一起來的那個姑娘。」
她......。」
還不等那個婢女把話說完,就見葉梨衣拎着兩小壇酒走了進來。
相公喬遷新居,怎能少得了美酒慶賀。」
葉梨衣似笑非笑的說著,把酒放在桌上,先給韓閑倒了一碗。
你叫我......相公?」
韓閑愕然。
又給自己倒了一碗酒後,葉梨衣看向那倆丫鬟,你們出去吧,把門關上。」
是。」
那倆丫鬟恭敬地退下。
瞧着她的舉動,韓閑有點蒙,你這是......」他感覺得出來,葉梨衣身上有種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甚至有些嫌棄他。
現在卻又把人支走,搞出一副要對韓閑圖謀不軌」的架勢。
屬實讓人摸不着頭腦。
酒壯慫人膽,我豁出去了!」
葉梨衣深吸一口氣,自顧自地說著,端起酒碗伸到韓閑面前,相公,我來敬你一杯。」
哦。」
韓閑端起酒碗跟她碰了下,然後喝了一口。
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葉梨衣居然一口氣直接幹了,卻嗆的咳嗽幾聲。
真難喝。」
她吐了吐舌頭,顯然是個喝酒新手。
輕輕放下酒碗,韓閑疑惑道:話說你到底是誰?
武英侯讓你留下的目的是什麼?」
聞言,葉梨衣遲疑了一下,轉而鼓起勇氣,我奉成王之命,前來給你們韓家傳宗接代,我會全力配合,還望日後相公能夠善待我。」
噗!」
一聽這話,韓閑剛喝下去的酒,差點噴了出來。
而葉梨衣似乎已經逐漸地徹底放開了,加上酒勁的刺激,她面色變得酡紅。
忽然一把摟住韓閑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
頓時她的清淡體香混着一絲酒氣,沖入韓閑的鼻孔,刺激的他腎上腺素迅速飆升。
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講真,葉梨衣的身材和樣貌,幾乎就長在韓閑的審美觀上。
她突然投懷送抱,韓閑怎能把持得住。
當然,也不需要把持。
相公,我美嗎?」
葉梨衣媚眼如絲,呵氣如蘭,伸手勾着韓閑的下巴問道。
美,美......美爆了。」
韓閑有些手足無措,小心翼翼的摟住她的曼妙纖腰。
那你以後可要疼愛我哦。」
葉梨衣伸手戳了下韓閑的胸口,不管你有多少妻妾,心裏都要有我的一席之地。」
有!
絕對有!」
韓閑下意識地點頭。
那就好。」
葉梨衣微微一笑,隨手拿起酒罈,猛灌了幾大口。
看架勢,她是要用酒精麻醉自己。
儘管心裏很嫌棄韓閑,但又不得不委身相許,所以才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方法,勸自己妥協。
好傢夥,你別這麼喝,容易喝壞身子。」
韓閑連忙阻攔。
戳了下韓閑的額頭,葉梨衣醉醺醺的說道:我不喝醉,你哪有機會做壞事呢?
死鬼。」
相公,你快來嘛!」
......一夜**。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極品玄門天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