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恐怖酒館我只養大凶之物
恐怖酒館我只養大凶之物 連載中

恐怖酒館我只養大凶之物

來源:google 作者:鹹魚君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陳九 陳田

陳九是個不知道父母是誰的孤兒,從小跟隨在陰陽師陳田身邊長大,他不許自己喊爹,就這展開

《恐怖酒館我只養大凶之物》章節試讀:

望着女人滿身傷痕,我久久回不過神來。
昨晚的夢,難不成是真的?
恍惚間,女人的惱怒的聲音從我身前響起。
「看夠了嗎?」
我驚醒過來,這才發現女人已經穿好衣服,走到我的面前。
我下意識的問道。
「你身上的傷......」 女人眼睛泛紅,大顆大顆的淚珠從臉頰上滑落,她咬牙切齒的對我說。
「別假惺惺了,滾出去!」
女人使勁把我推出門外,我腳下一個不穩,坐在了地上,手裡的麵條撒在胸口上,燙的我呲牙咧嘴。
嘭!
卧室的門關了。
我收拾好碗筷,回到廚房,脫下外套一看,胸口的皮全燙紅了,火辣辣的疼。
我趕緊拿涼水沖了沖,可治標不治本,一不沖水,依舊火辣辣的疼。
我趕緊跑回自己的房間,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小瓷瓶,瓷瓶里是一種用藥草榨的汁,不管是跌打扭傷還是燙傷燒傷,只要塗抹上去,很快就會好。
我一邊抹葯,一邊思考。
女人身上的傷很新,一看就是剛被打的,難道是師父乾的?
可我印象里的師父,平日里雖然不苟言笑,但並沒有暴力傾向啊,我犯了錯,他也只會罵我幾句。
我想不明白,心裏想着要不要等師父回來問問他,可一想到我要是問了,師父脾氣再好,也得拿棍子抽我。
塗抹好葯,我正準備把藥瓶放回原位,不知為何,我眼前浮現女人眼中含淚,楚楚可憐的模樣。
我猶豫了一下,跑去廚房重新下了一碗麵條,依舊是滿滿一碗,還蓋着荷包蛋。
我本是不想管她的,可一想到年輕的女人嫁給六十歲的師父,多少與我有點關係,我有些於心不忍。
我再次來到女人門前,懷着忐忑的心情再次敲響了門。
我連敲三次,門才打開。
女人一臉怒氣的盯着我的眼睛,我不敢與她直視,低着頭看自己的腳。
「你昨晚就沒怎麼吃飯,還是吃一口吧!」
女人沒有回話,氣氛尷尬的讓我倍感煎熬。
我從口袋裡掏出藥瓶,支支吾吾的說道。
「這是......治療外傷的葯......可......可管用了。」
女人終於是開了口。
「放桌子上吧。」
我趕緊跑進屋,把面和葯都放在桌子上,然後又低着頭跑出去。
「等你吃完了,我再來收拾碗筷。」
「不用了,我自己收拾。」
說完,屋門哐當一聲又關上了。
這時我才敢抬起頭來,心中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中午做飯時,廚房的檯面上,擺着一副水漬未乾的碗筷,垃圾桶內沒有食物殘渣,想來那碗面女人吃了個乾乾淨淨。
我中午炒了兩個菜,一葷一素,做好後,我把兩個菜拼到一個盤裡,又從蒸鍋里取了一個熥(tēng,加熱的意思)好的饅頭,一起給女人送了過去。
這一次,我只敲了兩下,女人就把門打開了。
跟早上一樣,女人讓我把菜放到屋內桌子上,但說話的語氣,比之前好了許多。
與女人擦肩而過時,我聞到她身上有淡淡的藥草味。
傍晚,師父回來了,他買回來一根嶄新的馬鞭,還有一隻雄壯的公雞,放在院子里養着。
女人終於是從卧室里走了出來,但吃過晚飯後,她又被師父帶回了屋。
收拾好碗筷後,我回屋睡覺,睡着睡着,我又做了那個奇怪的夢。
夢裡女人指着傷痕纍纍的身體,面目猙獰的質問我。
「陳九,你為什麼不救我!」
我再次驚醒過來,跑去廚房找水喝時,我再次聽到那個壓抑的呼聲。
是她,她的聲音非常痛苦,彷彿是在經受某種折磨。
師父和女人,到底在房間里做什麼?
我按捺不住自己好奇心,悄悄來到他們的卧室門口。
啪!
啪!
啪!
房間里傳來鞭子揮動的聲音,此刻我終於知道女人滿身的傷從何而來,雖然我看不見屋內的情景,但我能想像的到,師父一定是拿着新買的鞭子,狠狠的抽打着女人。
他一邊打,還一邊用發狠的語氣喊。
「我打死你個狐媚子!」
我震驚極了,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兇狠的師父,這些年來師父在我心中樹立的和藹形象,轟然倒塌。
聽着女人的慘叫,我心中不忍,很想衝進去阻止師父的暴行,可面對完全變成另一個人的師父,我膽怯了。
況且師父說過他娶媳婦是為了保我性命,我有什麼資格指手畫腳。
我只能悄悄退回自己的房間,用被子蒙住自己的頭。
聲音我是聽不到了,但直到天亮,我也沒能睡着。
師父一大早就出門了,我起床後先去村醫那買了些藥草,回來自己熬成藥膏,又煮了一碗面,一起給女人送了過去。
離開的時候,我偷偷看了一眼女人,她臉上還有昨夜哭泣留下的淚痕。
接下來的幾天,師父都是一大早出門,天黑才回來。
他每夜都會虐待女人,有時打到半夜才沒了動靜。
我心疼女人,想不通師父為什麼會對這麼漂亮的媳婦下這麼狠的手,可我偏偏什麼都做不了。
在女人進門的第七天,我照例在師父走後,給女人送飯送葯,這一次,女人叫住了我。
「我自己沒法給後背抹葯,你幫幫我吧!」
我驚的說不出話,幫女人抹葯,那豈不是要...... 女人把藥瓶放到我的手中,然後背對着我,脫去了衣衫。
一個傷痕纍纍的後背,映入我的眼帘,女人的後背上,彷彿趴着幾十條蚯蚓,非常嚇人。
舊傷已經發紫發黑,新傷還帶着血印,看的我拿葯的手都在顫抖。
女人的聲音響起。
「別愣着,幫我抹葯。」
「欸!」
我把藥膏倒在手指上,輕輕塗抹在女人的傷口上,我力氣很輕,但手指碰到她的時候,她依舊是疼的顫抖了一下。
「你忍着點。」
此刻的我,心中沒有一絲雜念,只有心疼,還有愧疚。
如果不是因為我,女人又怎麼遭受這樣的虐待。
抹好葯後,女人穿上了衣服,這個時候,我該離開了。
我向外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回頭對女人說。
「要不你跑吧!
出了村子就有公交車站,師父傍晚才回來,你跑快一點,他肯定找不到你。」
女人的臉上,露出意外的表情,她走到我面前,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好一會兒,盯的我臉蛋都有些發燙。
她伸出右手,放在我的臉上,輕輕摩挲。
「你倒是值得託付的男人,只可惜,是個替死鬼......」

《恐怖酒館我只養大凶之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