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空降熱搜!退圈後她成玄門大佬
空降熱搜!退圈後她成玄門大佬 連載中

空降熱搜!退圈後她成玄門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小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木堇兮 歐陽澈 霸道總裁

【玄學+打臉+甜寵】十八線大作精宣布退出娛樂圈啦!黑粉們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見她出現在了某直播平台本以為這是要賣慘博同情,卻沒想到畫風是這樣:伏妖妖:「一卦五百塊,算的不準不要錢!」伏妖妖:「帥哥你頭上有點綠,你去XX酒店看看吧」伏妖妖:「姐姐,我看你爸要出事,拿張平安符吧!」大家以為她窮瘋了,居然裝神弄鬼來騙錢,卻沒想到,被算過的大佬們個個上門跪求再加一卦:「大師..展開

《空降熱搜!退圈後她成玄門大佬》章節試讀:

第1章男友是個渣歐陽澈的平時工作很忙,大多周末才能相聚一下。
以前都是歐陽澈來接木堇兮,本來說好今天晚點去的,木堇兮晚上沒事看什麼婚戀節目,越看越上心,第二天一大早忍不住去超市買完東西就直奔歐陽澈的公寓。
和往常一樣熟門熟路,輕手輕腳的用歐陽澈給他的備用鑰匙開了門。
將東西放到廚房就躡手躡腳的準備給歐陽澈一個驚喜。
但腳剛剛踏出廚房,木堇兮就木木的站在了那,半掩的房門裡傳出的嬌喘和粗重的呼吸一陣一陣的刺激着木堇兮的耳膜,嗯……嗯……啊……」木堇兮一步步的走近,床下散落的衣物無不在暗示着床上的你儂我儂,床上酥胸半露的女子跨坐在歐陽澈的身上不住的顫抖着,整張床隨着她搖擺而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胸前的渾圓被大手揉捏着已經失去了原本的形狀,歐陽澈臉上的滿足和快意讓木堇兮憤怒得全身戰慄,她看着床上忘乎所以的兩個人,心痛得如同被撕裂着。
姦婦她見過兩次,是她的未婚夫這個姦夫的老闆的女兒柳煙煙!
柳煙煙本能的遮住身子,但隨即反應過來,大膽的俯身抱着心煩意亂的歐陽澈,轉過頭對木堇兮說道小姐,未經允許隨便進別人家,不僅不禮貌而且是犯法的哦。」
歐陽澈想要推開柳煙煙緊緊貼過來的身子,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堇兮,我……」他很想解釋,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本想起身,身子卻被柳煙煙緊緊抱住。
木堇兮的反應卻完全出乎意料,既沒有大喊賤人,也沒有大哭大鬧。
一開始的三秒鐘的震驚後,她努力讓緊繃的身體放鬆下來,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道:打擾了!」
像進門時一樣輕手輕腳的退出去,順手帶上了門。
從廚房將買好的菜拿回。
很自然的退出這間房子。
她在努力告誡自己一定要冷靜!
冷靜!
可顫抖的身子和雙手卻欺騙了她。
就連購物袋什麼時候掉在地上的她都不知道,她希望自己只是在做夢,可以一覺醒來什麼都沒有發生。
所以她要立刻馬上離開這個地方。
但情緒不是說能控制就能控制的她瞟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心煩意亂。
木堇兮和歐陽澈四年的愛情路,有甜蜜也有坎坷,安心的躲過了畢業的分手季,前不久歐陽澈正式求婚,木堇兮想都沒想就滿口答應做他的新娘,滿心歡喜的做待嫁小媳婦。
公司業務重平時總是加班,難得周末過二人世界,她決定要給歐陽澈也就是她的未婚夫準備一頓豐盛的大餐,好好的補償一下他。
雖然已經敲定了婚事,但木堇兮一直是個保守的姑娘。
大學四年,兩個人最親密的也僅限於親吻,結婚前歐陽澈都沒把木堇姑娘拐上床,他不僅挫敗,而且幽怨,每次和木堇兮的親密引起的生理反應無處發泄時,那欲求不滿的樣子看着木堇兮就像是深閨怨婦似的。
結果換來木堇兮的摸摸頭,乖,再忍忍。」
所以兩人都是分開居住。
呵,真沒想到驚喜變成了驚嚇,自己的守身如玉倒換來未婚夫的偷吃,真的是可笑。
木堇兮覺得今天的陽光格外刺眼,今天的自己格外可笑,今天的世界也格外刻薄,為什麼偏偏是她,為什麼!
木堇兮拖着虛浮的腳步回到自己的住處,木然的開門,進屋。
三天,她關掉手機,自己一個人呆在房子里。
不外出,也不與外界聯繫。
歐陽澈來過幾次,敲門聲她聽到了,卻依舊躺着床上動也不動。
三天,歐陽澈打電話聯繫不到人,家裡去幾次也沒有。
給木堇兮的父母打電話尋找她的下落,不敢說的太直白,連哄帶騙才沒讓木家父母懷疑什麼。
終於,木堇兮好像想通了什麼似的從床上跳了起來,打開手機。
歐陽澈的電話立刻就打了進來。
她看着屏幕上諷刺的兩個字老公」,嘴角一抹嘲諷的笑,接起了電話。
堇兮!
你在哪?
對不起,你聽我解釋。」
焦急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四年,對於木堇兮歐陽澈還是了解的。
她十個外表佯裝堅強內心卻十分脆弱的林達。
越是平靜,越是在意。
而且固執倔強,將她追到手花了好一番心思。
不用了。
我們分手吧。」
平靜不帶一絲顫音,只有木堇兮自己知道,下這個決定她的內心做了多大的掙扎。
不,我不同意,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呵!」
木堇兮聽到這無力的辯解都覺得有些可笑了。
明天下午兩點鐘,街角的雕刻時光咖啡廳。」
啪」一聲,電話掛掉了,然後關機。
木堇兮深呼吸,她需要調整一下自己,現在的樣子太挫敗了。
歐陽澈聽着手機里傳來的滴滴」的盲音。
雙手緊握心裏充滿了不甘。
暗暗在心裏有了計劃。
天氣有些陰暗,亦如木堇兮的心情。
但心情的陰暗更燃起了木堇兮的恨意,她看着鏡中頹敗的自己一臉憔悴,嘆了口氣拉開化妝包,平時的木堇兮是個怕麻煩的姑娘,擦個防晒霜就出門,但今天不同,從衣櫃里挑出襯託身材和皮膚的粉色連衣裙,在鏡子前細緻的拍上妝前乳,塗上BB和隔離霜,描唇畫眉,畫眼線時在眼角輕輕一勾,眼波流轉,顧盼生情,塗好睫毛膏鋪好定妝粉底,抿了抿水蜜色的口紅,出門。
雕刻時光,這裡有她和歐陽澈戀愛時期最美的回憶。
從這裡開始也要從這裡結束。
歐陽澈看着走向自己的木堇兮有一瞬間的失神,他從沒見過如此誘人的木堇兮,連衣裙襯托着她勻稱的身材,妝容恰到好處的點綴着瓜子臉和那雙眼,這種美在傲慢的柳煙煙那是看不到的,柳煙煙的濃妝雖然美艷,但哪比得上這清水出芙蓉?
歐陽澈有點後悔,不,很後悔。
他一定要留住木堇兮,一定要!
無論歐陽澈怎樣解釋和求和,換來的只是木堇兮冷漠的分手,她今天的精心打扮就是要告訴歐陽澈,現在你後悔也沒用,我的好你不配擁有。
她看得出兩個人不是第一次在一起,她一直以為歐陽澈,在家準備的女性用品都是為她準備的,情侶毛巾情侶拖鞋,甚至專門訂做的卡通情侶杯,到處散發著溫馨。
原來都是自作多情。
有些林達就是一根的動物,譬如木堇兮。
認定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就如當初對歐陽澈的認定,愛則深愛,不愛則心如磐石。
即使以前的好也被她妖魔化,是歐陽澈的別有用心。
歐陽澈在某些方面確實冤枉,譬如對木堇兮的細心和對她的好,但這已經不是重點,重點是背叛的事實,可是說背叛,到底還是誰先誰後呢。
因為衝動也好,醉酒也罷,就算是上位機會的引誘。
他都確確實實背叛了木堇姑娘和這段即將逝去的愛情。
但他真的不甘心,對於柳大小姐拋出的橄欖枝,他接了。
又不想失去相戀多年的未婚妻。
慢慢的,邪惡的種子在內心發芽。
他很清楚這些年木堇兮的潔身自好,在這個瘋狂的年代裏,還能一直保持處子身的姑娘委實不多了。
相較於柳煙煙床蒂間熟練的熱情,他雖然很享用,但是他對於純潔美好的木堇兮更是捨不得放手。
是的,他要做木堇兮第一個男人!
越是得不到的他越要得到!
拿出準備好的白色顆粒,手一抖,藥劑慢慢的融化在咖啡杯里……木堇兮怕自己忍不住哭出來,急切的進了洗手間,她需要穩定一下情緒。
木堇兮拿出口紅和粉底,告訴鏡子里的自己不能這麼沒出息,渣男就該被拋棄。
??堇兮,喝完這最後的咖啡。
是我對不起你,希望……你能找到一個能夠讓你幸福的好男人。」
歐陽澈突然的妥協不再糾纏,木堇兮本應輕鬆的,心底卻湧上一片悲涼的氣息。
她緩緩拿起咖啡杯,歐陽澈死死盯着她手裡的杯子。
喝了它就真的結束了。
猛地一口灌下,站起身就走。
卻不想這藥效來的比歐陽澈想像的要快,是他的計量下大了。
木堇兮扶着桌邊,一個不穩就要栽倒,歐陽澈適時起身的讓她倒在自己懷裡。
他有些迫不及待,直接進了對面的賓館。
在前台曖昧的眼光下,歐陽澈將木堇兮帶進了樓上房間。
藥效發作,木堇兮雖然渾身無力,卻如何也掩飾不住眼底的春光。
她萬萬想不到歐陽澈會對她下藥,只要還有一絲理智,還在做着無力的掙扎。
卻大大刺激了浴火焚身的歐陽澈。
一個閃身將人壓倒在床。
她實在不想和人渣有任何瓜葛手裡。
裙子被歐陽澈瘋狂的撕扯着,她無助的閉上眼,被牽制的右手正巧不巧的搭在床頭柜上,那觸碰到了那是一個硬質玻璃的煙灰缸。
歐陽澈瘋狂的索取着身下的美好,想起有一個男人可能已經先他一步佔有了原本就屬於他的獵物,他更加想要佔有木堇兮。
胸衣被用力的扯掉,胸前突然的清涼讓木堇兮腦子一瞬間的清明,右手緊握住煙灰缸,用儘力氣砸向歐陽澈。
紅色的血液順着頭流到了木堇兮細嫩的皮膚上。
突然而來的狀況砸了歐陽澈一個措手不及,脫離鉗制的木堇兮顧不上被撕扯掉的衣服,用儘力氣一把推倒歐陽澈,跌跌撞撞奪門而逃。
歐陽澈一手捂住血流不止的腦袋,沒能及時攔住木堇兮,當他跑出門外時,已經沒了她的蹤影。
木堇兮慌不擇路,腳下不穩,跌跌撞撞一個不穩就栽進一扇沒有關嚴的門裡……慕容少陽從浴室出來發現大開的門,驚訝一下。
暗罵酒店服務質量越來越差,搞完清潔竟然連門都不曉得帶上。
當他走近準備關門的時候,躺着地上的木堇兮着實讓他吃了一驚。
這是演的哪出。
想巴結他想的這麼瘋狂嗎,不知廉恥的投懷送抱都做出來了,呵。
當他準備將人趕出去的時候,拉扯間發現木堇兮被扯得破爛不堪的衣裙。
因藥性發作將皮膚染上淡淡的紅色,清顫的睫毛,微微喘息吐露芬芳的小嘴,破爛的衣裙遮擋不住那迷人的胸線。
這個女人竟然沒穿內衣!
一時間慕容少陽有些捨不得移開眼。
木堇兮誘人的**聲,嗯……嗯……熱。」
在挑逗着他的神經,他只得將人撈起來,順腳將門給踹上。
木堇兮渾身發燙,就好像身處沙漠般乾渴。
慕容少陽送上來的手就像是沙漠里的綠洲,讓她舒服的難以自拔,只想貼近,再貼近。
木堇兮掙扎着睜開眼,卻發現這次跌進的竟然是個陌生男人的懷抱,等等,這是誰?
天哪,總裁!
被這麼一嚇木堇兮雖然腦子清醒了幾分,身體卻不受意識的控制。
想要掙脫這個誘人懷抱,掙扎幾下,結果越湊越緊。
木堇兮的掙扎在慕容少陽眼裡成了欲擒故縱,欲拒還迎的把戲。
一手鉗制住木堇兮柔軟的腰身,一手捏住她的下顎,你可以主動一些的,我更喜歡主動的……」埋頭在木堇兮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啊」突然而來的疼痛讓木堇兮更加想掙脫這個懷抱,無奈葯勁太猛實在沒有力氣反抗。
求求你,放開我,我被下藥了,求求……」木堇兮的細聲哀求在慕容少陽是誘人的嚶嚀,他擒住木堇兮的下巴用力地吻了下去。
慕容少陽喉嚨里發出吞咽口水的聲音,他都有些鄙視自己,怎麼會像個沒開過葷的毛頭小子似的。
冷靜一下,他不是個不管不顧就咬的人。
轉身去床頭櫃的抽屜里翻,結果差點將床頭櫃給拆了也沒找到。
當他氣的咬牙切齒的時候,一雙柔嫩的小手從後面攀上他的身體,慕容少陽有些不受控制了,轉過身抱緊這副嬌軀。
木堇兮已經沒有了反抗的意識,竟然配合起慕容少陽的動作,雙手在他身上毫無章法的胡亂摸着,嘴裏發出舒服的嗯哼聲,來表達她想要的更多,卻讓慕容少陽瞬時熱血上涌差點泄了,欺身而上,慕容少陽沒耐心做前戲。
嗯……我要。」
木堇兮不由自主的扭動着身體,雙手無意識的推搡着身上的人。
慕容少陽的手從木堇兮的鎖骨一路向下,到雙峰,到腰,到腿根……承受着木堇兮貼上來的身體,這姑娘讓他很滿意,這麼主動還真是……幫了他呢。
慕容少陽眯着眼看着這個滿臉潮紅的女人,迫不及待的把她壓到門板上,分開木堇兮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腰上,**焚身的木堇兮準確的印上慕容少陽的唇,帶着咖啡醇香的小舌頭靈活的滑進慕容少陽的嘴裏,挑逗,吮吸。
慕容少陽更是被撩的不能自已,身下已經蠢蠢欲動很久了,大手粗暴的扯下木堇兮的最後一道防線,挺進,用力。
對於這霸道的進入木堇兮意外的享受,**隨着慕容少陽的動作高低起伏,房間里的繾綣和撞擊聲讓人面紅耳赤,偏偏交戰的雙方誰都不退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趴在床上承歡的木堇兮藥效未退浪的更放肆,轉移陣地後的慕容少陽嘴角更帶嘲諷:小妖精,我要你嘗嘗什麼叫勾引我的代價。
粗重的喘氣聲和嬌喘持續了很久很久……(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空降熱搜!退圈後她成玄門大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