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快跑,炮灰女配黑化了
快跑,炮灰女配黑化了 連載中

快跑,炮灰女配黑化了

來源:google 作者:作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南宮語諾 君墨染 穿越重生

顧染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進來自己寫的一本狗血小說了,成了陷害女主的惡毒女配,最終會落得凄涼慘死的下場而此時她正要和自己的賺錢機器沒得感情的老公離婚,顧染表示,自己絕對不會讓悲劇發生,她連忙抱住面前的男人,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除非我死只是為什麼她沒得感情的老公變得越來越奇怪,就連原本恨她入骨的四個萌寶也變得越來越黏她?展開

《快跑,炮灰女配黑化了》章節試讀:

第1章 南宮語諾金碧輝煌的王府里,丫鬟們忙碌的來回走動,沉香殿內,斷斷續續的發出慘叫和哭泣聲,但好像並不影響她們的正常勞作,對於她們來說,恐怕已是見怪不怪了。
十五,十六,十七」監刑官高聲的數着。
別打了,王爺,求求你別打了,這樣會把側王妃打死的。」
丫鬟紫依趴在正在被施行仗責的南宮語諾身上,哭着求饒道。
拉開她,繼續。」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喝了口杯子里的茶,眼裡沒有一點疼惜的看着被架在長凳上,滿身是血的女人。
他倒要看看,今天過後,誰還敢在王府里興風作浪,這個女人的下場就是給所有後院女人的一個很好的警示。
啟稟王爺,側王妃,好像沒氣了。」
監刑官低着頭走到男人面前回稟道男人抬起頭,頓時露出冠玉也似的臉龐。
他隨隨便便一站,便已有一股懾人的氣慨以及高貴的氣度。
看也不看所謂的側王妃,理了理袖子,:帶下去,讓太醫瞧瞧,若是真的死了,就昭告天下,南宮側妃身染重病,不治身亡。」
說完帶着順從,徑直走出了房間。
留下一屋子的奴才和妃子,就連事件的受害人側妃之一的雪妃都在旁邊看的瑟瑟發抖。
君墨染,一個殺伐果斷的男人,也是凌空大陸里的唯一一個還未出生,便被立儲的王爺——晉南王。
在君墨染的母妃上官德妃還身懷六甲的時候,欽天監便推算出,德妃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個王子,而且會讓東陵國成為大陸第一強國,這讓東陵國君很是高興,當場便立下詔書,封德妃肚子里的王子為晉南王,晉南,東陵國都,也是東陵最為富庶之地,即封為晉南王,也便是昭告天下,晉南王便是東陵國下一任君主。
所以在整個東陵國,他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每個人都懼怕他的手段,懲治的貪官污吏,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可以說整個凌空大陸,聽聞晉南王的名號幾乎無人敢應戰。
而剛才被仗責的側妃則是當朝左相南宮賢的小女兒——南宮語諾。
南宮語諾今年十六歲,頭上有三個哥哥,因為她是南宮家的老幺,還是大夫人所生,所以從小到大倍受寵愛,導致性格極其乖張。
可她的性格和她的長相卻是天差之別,那秀氣的眉,秀氣的眼,尖尖下巴的瓜子臉,泛起兩朵紅桃花時,怎麼看怎麼有一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清澈,膚色白晰身材苗條,又正當妙齡,算得上是東陵大陸數一數二的美女。
事發前幾天,南宮語諾因為得知雪妃懷上王爺的子嗣,恐怕王妃之位會被搶了去,便設計陷害,將雪妃肚子里的孩子害死了。
雪妃哭着找南宮語諾理論,她卻極為囂張的說道:我爹爹是當朝左相,你能拿我怎樣?
就算王爺知道,也只會對我小懲大誡罷了。」
此話剛好被路過的君墨染聽到,大怒道:我倒要看看,左相能奈我何!」
於是,便遭到了仗責。
南宮語諾再次醒來,發覺自己身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里,渾身的疼痛感讓她一下子驚醒過來,趴在塌上環顧四周,這裡的一切都是木質的,包括窗戶和門。
此時,蘇語諾回想起暈倒前的場景,她明明是在下班的路上啊,然後被閃電擊中了……難道是被人救到了類似古鎮的地方?
她想起身,卻發現只要一動全身都撕扯的厲害,疼痛難忍,不禁倒吸了口涼氣,發出嘶」的一聲。
推門進來的紫依看到自己家的娘娘蘇醒了過來,放下手裡的銅盆,跑上前去,哭着說道:娘娘,你真的活過來了,奴婢這就去請太醫來給您瞧瞧」說完起身就想往屋外跑去。
蘇語諾連忙喊住她:等等,妹子,你是服務員吧?」
服務員?
娘娘,您在說什麼奴婢聽不懂。」
紫依疑惑的看着自家娘娘。
蘇語諾以為這個姑娘是故意的,於是配合的說道:姑娘,在下蘇語諾,可不知姑娘知道是誰救了我?
順便勞煩姑娘通知一下我的家人,讓他們來接我可好?」
而此時的紫依更加奇怪了,她家娘娘到底在胡言亂語什麼,莫不是被打壞了腦袋?
走上前伸手摸了摸南宮語諾的額頭,還有點燙,應該是還在發燒所致。
收回手,紫依說道:娘娘,您好好休息,奴婢給您擦把臉,給您找太醫去。」
但是又忽然埋怨的說道:娘娘,這王府里的人真的是牆頭草,見您失勢之後便離咱們聽雨閣遠遠的。
以前可是上杆子巴結咱們呢。」
此時的蘇語諾聽的稀里糊塗的,換句話說就是一臉懵逼停,停,停,你真的不是服務員?
這是哪裡?
我是誰?」
她好像在這個妹子的嘴裏get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信息:娘娘,王府。」
她不會是穿越了吧!
娘娘別動,你身上還有好些傷,得慢慢養着。」
紫依看到正想起身的蘇語諾,連忙上前制止道。
這時,蘇語諾才發現自己身上的疼痛感是源自於這些傷,看來她好像猜對了。
蘇語諾乖乖的趴回塌上之後,紫依才慢慢的問道:娘娘,您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蘇語諾搖了搖頭,紫依又不死心的問道:那您還記得我嗎?」
蘇語諾還是搖了搖頭,紫依忽然大哭起來:娘娘,您怎麼能不記得奴婢,奴婢可是從小和您一起長大的陪嫁丫頭啊。」
蘇語諾還沒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呢,這妹子就哭得沒辦法了,連忙制止住:別哭啊,妹子。
你先告訴我這是哪裡啊,我到底是誰啊。」
紫依聽到蘇語諾叫她妹妹,連忙跪下磕頭娘娘,萬萬使不得,奴婢就是奴婢,怎敢和您姐妹相稱。」
蘇語諾瞬間無語了,心想:得,什麼都沒問出來,這妹子倒是哭得跟死了親媽一樣。」
她不知道一個名詞讓紫依反應那麼大。
無奈的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紫依哭着說道娘娘,奴婢叫紫依……」……聽完敘述之後,她不禁想爆粗口這是什麼狗血劇情啊,特么的她真的穿越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快跑,炮灰女配黑化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