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狂龍過都
狂龍過都 連載中

狂龍過都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羽 青蓮

曾被各國高層列為「極端危險人物」的葉千,從隊伍退役,開始隱沒生活,然而他卻帶着一個忍辱十年的心事而來……他被各國特種兵喻為頭狼,是不可面臨的敵手,他對待敵人,心狠手辣,鐵血果斷,他對待朋友,真意傾心,至心真情,他對待美女,柔情邪惡,魅力難擋……且看葉千在都市掀起的一片風雲……展開

《狂龍過都》章節試讀:

第4章往事不堪回事(三)本指望師範畢業後,能回到家鄉,讓妹妹過上安定幸福的生活,可是命運又和白羽開了個殘酷的玩笑。
白羽畢業分配前曾在自己的分配的意願上寫明了家中的情況,並要求能回到本地,照顧可憐的妹妹青蓮。
可是畢業分配結果下來後,縣教育局竟把他分到了遠離家鄉而偏遠的老窩鄉一所中學任教。
白羽當時就懵了!
其實那時師範生還是屬於稀缺產品」,有的鄉鎮一年竟考不到一個學生,當然有的鄉鎮一年有十來個學生可以躍進師範學校的龍門,就像白羽所在的家鄉中學就屬於後者。
和白羽一同畢業的同學憑藉各種關係,有不少進了縣城,有的分到了縣城中小學任教,有的進了縣**各類機關辦公室,而他因為沒有什麼關係,竟然分配到離家三十多里地的老窩鄉,他當時絕望得差點背過氣來。
當時和他一起分配到老窩鄉的還有一個臨近鄉鎮龍江鄉的同學趙虎,不知什麼原因,趙虎說好和他一同去學校報到的,可是要去報到的那一天,同學又被調回了本地任教。
他到趙虎家想問問情況,可是趙虎的父母始終以趙虎不在家拒絕他見到趙虎,白羽知道趙虎是不願意見他。
為了自己也能夠絕處逢生,白羽多次到縣教育局找領導反映情況,要求調回家鄉任教並照顧妹妹的生活。
一開始領導們還能見他,可是到了後來,領導們被他找煩了,避而不見。
他為了博得領導的同情,他背着被子,晝伏夜出,潛伏在教育局周圍,飢餐露宿,以候領導。
後來他終於逮住了個主任,那主任對他說:分配工作已經結束,教育局現在也沒辦法把你調回來;你就安心在那裡呆個一年半載,我們再幫你想想辦法吧!」
那位主任說完,轉身甩手而去。
白羽緊追主任不放,哀求數說著自己家中的困難,那位主任被他攆煩了吵煩了,迴轉身,望着他,冷冷地說道:你困難,哪個不困難?
分配時你怎麼不漏頭啊?
晚了!
你現在就是求到天上也不管用!」
我在分配意願書上寫得明明白白,為什麼還要把我分到外地去?」
分到外地也是工作的需要!
你既然成為了國家教師,難道連這點覺悟都沒有嗎?」
主任鄙視的眼睛讓白羽無地自容。
我妹妹還小,實在是需要照顧,請主任幫幫忙,通融通融吧!」
白羽哀求。
我實在是無能為力!
再說這分配又不是我說的算!
求我沒轍!」
主任說完,就像走脫。
白羽被逼急了,心中不滿,問道:請問主任,分配剛剛結束,不到開學上班的時間,怎麼就不能把我調回來?」
我們沒有這個能力!
你以為教育局是你的家啊!」
主任一臉的鄙視。
白羽熱血上涌,理智難抑感情衝動,冷笑道:難道你們沒有做過這樣的事兒嗎?」
沒有!
誰做的?
你說出來!」
主任雙眼如丹,氣急敗壞,他沒有想到這麼一個剛畢業的毛頭學生這樣難纏,說話這麼氣人。
白羽真想把趙虎被調回來的事情說給道貌岸然的主任聽聽,可是他控制住了自己,他不能給同學找麻煩。
主任,對不起!
我太激動了!」
白羽的熱血漸漸地降溫,他的語氣逐漸冷靜下來,軟弱無力地哀求,主任,我父母雙亡,家中還有一個沒有成年的小妹需要照顧,我分到老窩鄉中學任教。
離家二百多里,我的妹妹無依無靠,讓我怎麼能安心工作啊!
我求求你了,幫幫忙吧!」
主任的眼神漸漸變得溫和了,可是他一咬牙說道:每個人都有具體情況,難處,難道就因為這可以不用工作了嗎?
具體問題你自己解決,我幫不了你!」
望着主任貌似連滾帶爬而消失在拐角處的身影,白羽坐在那裡,嗚嗚地哭了。
白羽神經麻木昏天黑地地回去了,不過就在他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個留在縣城任教的同學。
那個同學向他透露:在分配的時候,好多同學都花了錢,請客送禮在所難免;你想空手套白狼,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兒?」
同學愛莫能助地搖着頭走了。
白羽再次去找趙虎,不知道為什麼,這次趙虎竟然見了他。
趙虎也同情他的遭遇,偷偷地告訴他,他為了調回來,給教辦室的主任買了一百多元錢的酒送過去,另外還給教育局的領導送了二百多元錢的煙,這差不多花幹了家養一年的兩頭豬的錢!
臨別的時候,趙虎說道:老同學,你想空手套白狼,難啊,難啊!」
回到家裡,妹妹見哥哥面色難看,猶如死灰,嚇得哭了起來。
白羽揪心裂肺地勸慰妹妹,他打量着骨瘦如柴的妹妹,打量着徒空四壁無以換錢的家,他雖然對調回來沒有多大希望,但他絕不認命。
白羽經過深思熟慮,拿着草席,背着鋪蓋,拉着妹妹青蓮,再次來到縣教育局,他和妹妹面朝里,直撅撅地跪在縣教育局的一樓的大門口,他雙手捧着一個硬紙板,上面寫明家庭情況,並寫出自己的畢業分配意願,再次哀求教育局領導把他分到本地任教。
雖然白羽行為過激,但是開始的時候,教育局領導還站在他們身邊問一問,可是就是哪位領導出來解決他的事情情況,一天過後,領導已經熟視無睹了,從他和妹妹身邊經過,根本本有多餘的眼光照顧他們了。
就在第二天中午,一天多沒有進食的妹妹被炙熱的陽光暴晒得昏了過去,白羽心疼如絞,但是他硬着心腸跪着就是不起來,對昏迷的小妹不聞不問,他知道要是自己心腸軟了,這一天多的跪拜之功就黃了。
後來教育局領導也怕鬧出人命,不好收場,有個主任被派了出來,答應白羽重新考慮他的畢業分配問題。
白羽讓教育局立刻寫出調令,他才能結束這場拿兄妹二人性命為代價的大博弈。
領導無法,只得同意了他的要求。
就在教育局的那位主任把蓋着教育局紅彤彤大印的調令遞到他的手上時,白羽一下子昏厥在小妹的身邊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狂龍過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