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六零嬌妻靠養娃暴富了
六零嬌妻靠養娃暴富了 連載中

六零嬌妻靠養娃暴富了

來源:google 作者:山嬌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二丫 現代言情 蘇盼兒

一場夢驚醒,蘇盼兒居然恢復了幼時記憶!這麼多年過去了,若非養娃系統激活,她都忘記展開

《六零嬌妻靠養娃暴富了》章節試讀:

「啊,這個條件嘛就是……」系統支支吾吾,「我檢測到宿主的娃,以後將會是這個世界的反派大佬,為了世界和平,就需要宿主完成任務,將萌娃們引回正道。」
反派?
蘇盼兒咋想都不能將大娃和二丫,和反派兩個字聯繫到一起。
這時卧房門被推開,蘇盼兒立即睜眼,看見大娃端着鴨蛋粥進來了。
「娘,吃飯了。」
「我去堂屋和你們一起吃。」
蘇盼兒說著便起身,接過大娃手裡的粥往外走。
大娃還沒來得及反應,碗就被他娘端走了,他回過頭,發現他娘走路好像比平時要輕快許多。
他揉了揉眼,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堂屋飯桌上,他們三人面前都放了一個碗,但只有蘇盼兒碗里放了鴨蛋,兩個小崽崽碗中都是寡淡的米湯加幾粒米。
「你們倆也吃蛋。」
蘇盼兒聲音平淡,可仔細聽卻有點沙啞。
大娃哪裡知道她這是因為綁定了系統激動的,只以為他娘又躲房間偷偷抹眼淚了。
雖然爹在家的時候,他就發現他娘早上起床時眼睛是紅的,像是被爹欺負得哭過似的。
但大娃總覺得這兩者之間是不一樣的。
「娘,我跟二丫喝粥就行。」
蘇盼兒不理他的話,兩個小娃娃最近都瘦了,她拿勺子挑出碗中的雞蛋分給兩人。
看着兩人碗里零星的大米,蘇盼兒知道家裡餘糧快沒了。
她以前心裏暗搓搓地想過,要是謝鋮再不回來,她就找個人改嫁,活活氣死他算了。
但這個想法沒持續多久,就被蘇盼兒否定了,她帶着兩孩子,肚子里還揣着一個,要找接手的不容易。
改嫁的念頭其實也就隨便想一想,與其再找一個不靠譜的男人,還不如靠她自己。
她都活了兩世,現在還有系統在手,就不信養不活自己和幾個小崽崽。
二丫聞着鴨蛋散發出的香味,小手乖乖放在桌下,睜着大眼睛望着哥哥,不敢亂動。
「快吃啊。」
分完鴨蛋,蘇盼兒見兩人還沒動筷子,佯裝生氣道:「再不吃我就拿去倒了。」
聞言,大娃示意二丫一眼,兩人才拿起勺,捧着熱乎乎的鴨蛋粥,小口小口地喝起來。
蛋的嫩香在嘴中散開,胃裡暖呼呼一片,兩人舒服得眯起了眼。
蘇盼兒看着兩娃的模樣欣慰不已,多孝順的娃啊,咋可能是啥反派啊。
角落裡的系統看着,只笑笑沉默不說話。
堂屋裡的氣氛一派溫馨,幾分鐘後卻被門外傳來的聲音打破。
「蘇盼兒,你給我滾出來!」
院子外,剛剛哭着跑回家的王壯壯去而復返。
蘇美玲拉着他,扯開嗓子朝院子里喊。
聲音尖利又刻薄,蘇盼兒抿了一口粥,不用想就知道是她大姐找上門了。
喝完粥蘇盼兒悠悠走出來,蘇美玲瞬間跟點燃炮仗似的,指着她破口大罵。
「蘇盼兒,誰讓你嚇唬我兒子的?
你個不要臉的,活該被男人拋棄,我看你那個來歷不明的男人,才是被**抓進去了!」
她這番潑婦罵街的嚷嚷,引得旁邊的鄰居出來圍觀。
現在的人吃得少,可能沒力氣下地幹活,但有熱鬧看就精氣神十足。
只見蘇盼兒柔柔弱弱地站在那裡,懷孕六個月的她並不算胖,傍晚風涼,她在碎花連衣裙外面還套了件綠色大衣。
渾身散發出着嬌弱的氣質,看上去就像風一吹便會倒似的。
蘇盼兒仰起白嫩的臉,漂亮的黑眸中蒙起一層水霧,說話柔聲細語。
「大姐,壯壯是我侄子,我怎麼會嚇唬他呢?
只不過壯壯撒謊還搶大娃他們的東西,俗話說三歲看小,七歲看老,壯壯現在六歲,犯了錯誤再不教育,以後就來不及了。」
蘇美玲粗眉一擰,「你放什麼屁,我家兒子……」 不等她說完,蘇盼兒就打斷她接過話茬。
「還有,不管謝鋮有沒有拋棄我,大姐你都不應該這樣咒他。
說起來去年冬天你家房頂塌了,是謝鋮幫着姐夫去修的,壯壯貪玩掉進冰窟窿里,還是謝鋮冒着危險救了他……」 蘇盼兒一件件事情娓娓道來,聲音綿軟卻有股獨特的韌勁兒。
圍觀的村民里,有人出聲幫她:「謝鋮在的時候對蘇家人那是沒得說,沒想到現在人走茶涼,屁大點事兒居然就直接罵上門來了。」
蘇美玲回過頭就懟那人,「我又沒罵你,要你多管閑事?
我剛的話哪兒說錯了,謝鋮本來就不是蘭山村的人,以前是幹啥的都不清楚,說不定還是什麼敵對特務呢!」
被說多管閑事的人也不是好惹的,「嘿,王家的,謝鋮幫你家忙的時候你當他是妹夫,現在人不在,就說他是特務,你咋這麼不要臉呢?」
剛被人叫過來的王建義,站在人群外聽得臉臊得慌。
他撥開前面的人走進去,一把拽住還想罵回去蘇美玲,他歉意地看向蘇盼兒。
「盼盼對不住啊,你姐她就這個性子,我回去說她,等晚點讓她來跟你道歉。」
「道個屁的歉!」
蘇美玲還是不依不饒,「王建義到底是誰男人啊,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
王建義臉一陣青一陣白:「我說了,回去!」
他用了蠻力拽住蘇美玲,硬是把她拖出人群外,蘇美玲的罵聲也漸走漸遠。
蘇盼兒跟剛才幫她說話的人,道了兩句謝,便面色平靜地帶上大娃和二丫回了屋。
房間里,蘇盼兒安靜地坐在床頭,垂着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
大娃和二丫猜他們娘肯定是在哭,兩人不敢吱聲,連呼吸都放得很輕。
爹在家的時候,他們從沒有見爹大聲和娘說過話,娘被爹保護得非常好,村裡沒人能夠欺負她,更別說被人指着鼻子罵了。
半個小時過去,大娃忍不住上前。
「娘你躺下休息吧,娘肚子里還有妹妹,不能坐太久,腿會麻的。」
大娃這些話都是和他爹學的,而且還說得有模有樣。
蘇盼兒沒想到,謝鋮那臭男人在的時候,她被謝鋮管,現在謝鋮離開了,她還要被縮小版的謝鋮管。
看著兒子和臭男人七分像的表情,蘇盼兒不情不願地躺下。
「你們倆自己也去睡吧。」
大娃盯着娘背對着他和二丫的身影,心裏跟明鏡似的,娘肯定是不想讓他們看到她哭的樣子。
他懂事地道:「好,。」
把兩人支走,蘇盼兒艱難地轉了個身,臉上沒有半點哭過的痕迹。
她剛才這麼久低着頭沒說話,並不是在委屈掉眼淚,而是閉着眼在系統的商城裡逛,思考明天要吃啥。
 

《六零嬌妻靠養娃暴富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