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鳳雙寶渣爹求婚請排隊
龍鳳雙寶渣爹求婚請排隊 連載中

龍鳳雙寶渣爹求婚請排隊

來源:google 作者:姜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鄴年 現代言情 顧知言

十八歲對傅鄴年一見鍾情,二十歲她用計嫁給男人兩年的婚姻,顧知言天真的以為自己會展開

《龍鳳雙寶渣爹求婚請排隊》章節試讀:

語氣輕佻又惡劣,像是在逗家貓,全然沒把她放在眼裡。
「自己想辦法跟蘇致遠解除婚約,乖乖回來,別逼我抓你。」
從邁巴赫上下來後,顧知言還有些恍惚。
她環視了周圍一圈,準備打電話給林特助,卻瞧見了脖頸處的吻痕。
傅鄴年......他屬狗的?
在顧知言沒注意的角落裡,一個身影一閃而過。
顧吱吱捂着蹦蹦跳的心口,看着手中錄成的視頻,眼中止不住的興奮和惡毒。
顧知言這個小賤人勾搭上了蘇少,竟然還敢跟傅鄴年藕斷絲連!
只要她把手上的資料賣給狗仔,蘇少肯定會拋棄她,屆時看她還怎麼囂張!
打定主意,顧吱吱快速聯繫上人,去了跟狗仔約定好的地點。
一到了地點,顧吱吱就迫不及待把手機遞了過去。
「怎麼樣?
這可是超級大獨家,沒有一百萬,我是不會賣給你的......」 顧吱吱得意滿滿的昂了昂下巴。
誰料對方不僅沒有驚喜,他周圍的同夥看清內容之後,更是面露凌厲,團團將她圍住...... —— 加長版林肯里,顧知言抿了口茶,掃了一眼男人遞上來的視頻。
裏面赫然是自己跟傅鄴年在車上的曖昧片段。
拍攝者的角度極為刁鑽,只能看到搖晃不定的車身,和傅鄴年趴在自己身上的身影。
顧知言掀了掀眼皮,又睨了一眼被五花大綁,跪在自己腳邊,罵聲連連的顧吱吱。
「你拍的?」
顧吱吱不服氣的昂了昂下巴:「怎麼?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顧知言你這麼不知檢點,遲早被拋棄!」
聞言,顧知言緩緩勾起紅唇,語氣狂狷又囂張:「顧吱吱,你還真是蠢鈍如豬。」
「在京城裡,還沒有誰敢爆我顧知言的花邊新聞!」
「你!」
顧吱吱氣的渾身抖:「京城裡你還能一手遮天不成,你遲早要身敗名裂的!」
顧知言懶得理她。
過了片刻,顧吱吱才晃過神來,發現車子一直在飛速行駛。
「......你要幹什麼?
你要帶我去哪?」
「教你做人。」
車子最終停在了一處墓地前,顧吱吱面色驚疑不定:「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
!」
難不成,她還想殺人滅口?
幾人經了一番周折,最終來到了一處墓碑前。
只見上面赫然刻着亡母林佩泉之墓!
顧吱吱盯着墓碑,面色難看,尖銳的聲音略略拔高:「你有病?
你帶我來這種晦氣的地方幹什麼?
!」
「跪下。」
顧知言話落,身後的保鏢二話不說,一腳踹到了顧吱吱的腿窩處。
隨着一聲痛呼,顧吱吱倒在亡母照片下,抬眼便是那張面容慈祥的黑白照。
「媽,我來看您了。」
顧知言嗓音暗啞,卷長的睫毛下浮現出一抹瀲灧水光。
當年,她沒能及時給母親送去醫藥費。
如今再回來,醫院裏早就已經沒了母親的消息,就連屍體也不見蹤影。
無奈之下,只能找了塊墓地,為母親做了衣冠冢。
「顧吱吱,媽媽的遺體去哪裡了?」
醫院如果想處理屍體,一定會聯繫直系親屬,徵求親屬的意見。
顧吱吱不可能沒接到消息。
「我為什麼要在乎一個死人的消息?」
「再說了,一具屍體,現在肯定早就化成灰了。
你想要那種東西,火葬場多得是,自己去找唄。」
看着顧吱吱滿不在乎的模樣,顧知言怒從心頭來。
她眼神一凌,尖銳的指甲死死扣住對方的下巴,眸帶恨意。
「顧吱吱,你良心被狗吃了?
當年我上顧家求醫藥費,你將我拒之門外。」
「現在我只想要回媽媽的遺體,你竟然能說出這些畜生話!
你別忘了,你身上還流着媽的血!」
「你裝什麼裝?
你孝順?
你孝順的話,我們現在就不在這了!」
「再說了,當年那時候,那個老太婆已經沒錢了!
我怎麼可能搭上自己的前程,去干那些吃力不好的事?」
顧吱吱嗤笑一聲,滿不在乎的翻了個白眼,一番話說得理直氣壯。
這一番舉動,徹底惹怒了顧知言。
她手指不斷用力:「給媽道歉!」
媽當年最疼愛的,就是這個小女兒,錦衣玉食的供着,生怕讓她不開心。
可林家破產之後,她就幹這種事!
甚至還在母親墳前大放厥詞!
若是母親泉下有知...... 「我不要......」 話音未落,顧知言猛的拎起她的頭髮,狠狠的磕到地上。
巨大的疼痛,惹得顧吱吱一陣尖叫連連。
「啊——顧知言你瘋了?

你敢這麼對我,我殺了你......」 顧知言眼神彷彿淬了冰,她聲音發狠,一字一頓:「既然你死不悔改,那今日我便替母親,好好教教你怎麼做人!」
「你們幾個,看着她,不到明天早上,不準讓她離開我母親的墳前。」
「要是她敢跑,就給我打斷她的腿!」
「......什麼意思?」
這話一出,顧吱吱這才變了臉色。
這個賤人,是想讓她在這墳場過一夜?
顧知言對她的質問充耳不聞,眼神哀切的落在母親的墓碑上。
「媽,我一定會讓當年辜負你的人付出代價,我一定會查出當年林家破產的真相。」
當年林家是京城中屈指可數的大家族,卻能在短短數天轟然破產。
原本身體健朗的林老爺子也突然去世,想來這肯定是有人推波助瀾。
收斂好情緒,她便轉身準備離開墓地。
「你給我回來,你放我離開......」 一番尖叫掙扎無果,顧吱吱這才意識到,對方這是準備來真的。
「姐姐,我錯了,你帶我走吧......「 硬的不行來軟的,她眼睛裏帶着血絲,一瞬不瞬看着顧知言離開的背影。
不管怎麼嘶吼怒罵,討饒祈求,都徒勞無果。
只能眼睜睜看着顧知言的背影越變越小,最後消失在視線中。
到了夜晚,冷風呼嘯。
空蕩的墓地,除了一處處陰森的碑牌,再無其他人。
那些看守她的人,也不知身在何處...... 顧吱吱渾身抖若篩糠,嚇得面色慘白,神經緊繃到了極點。
顧知言,你給我等着!
...... 傅鄴年的前妻,失蹤多年的顧家大小姐,蘇家大少的未婚妻。
這三個爆炸性的字眼湊到一起,立刻轟動了京城上流圈子。
顧知言三個字,成為了所有人的飯後談資。
顧知言在總統套房裡,看着接踵而來的短訊,冷笑連連。
林家落魄之時,這些人對她避如蛇蠍。
如今她不過就是多了一層蘇家大少未婚妻的頭銜,這些人就像哈巴狗一樣湊了上來。
顧知言粗略掃了一信息,最終將視線落到了「顧長淞」幾個大字上,眼神瞬間一暗。
「怎麼回來了也不說一聲?」
「什麼時候有時間回家,爸爸給你辦接風宴。」
看着上面討好試探的文字,顧知言不屑的勾起唇,快速回了個:「我明天就有時間。」

《龍鳳雙寶渣爹求婚請排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