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陸少的追妻火葬場
陸少的追妻火葬場 連載中

陸少的追妻火葬場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上官惜若 古代言情 錢洛

每日一問,「陸少您還在追妻火葬場嗎?」陸司墨眼裡三分薄涼三分譏笑,還有幾分漫不經心,「哪來的追妻?哪來的火葬場?」旁邊的林瑤瑤撇了他一眼,陸司墨立即改口,「早追到了,沒有火葬場!」林瑤瑤不給面子的嘲笑,「別慫啊陸大總裁」陸司墨俯身,「這怎麼能叫慫,這是愛你」展開

《陸少的追妻火葬場》章節試讀:

第1章怕!」
卧龍閣內傳來啪打御前桌字的聲響,嚇的守在外面的小太監身子隨即一陣,現在多麼慶幸自己不在裏面當值。
貴公公守在一旁,身子也是被嚇得一陣,已經好久沒有看到皇上發這麼大的脾氣了。
皇帝一掌拍在桌子上站起來,下面跪着一個五十左右的老者和一個二十左右的公子,兩邊分別站着兩排侍衛,皇上繞過桌子走到跪着的兩人面前。
難道朕對你司馬家還不夠寬容?」
皇上饒命,是微臣的錯,是微臣教子無方,以至於讓他有機會加害皇上!
微臣一家萬死莫辭!」
作為當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當朝丞相司馬豐赫,一把眼淚一把涕,老淚眾橫道:老臣對不起陛下!
只是看在老臣多年盡忠盡職的份上,還親陛下莫要遷怒於靜妃和太子,這件事全是微臣着孽子的錯,希望陛下千萬不要遷怒於其他人,微臣願意以死謝罪。」
說完丞相拿出一把匕首刺入腹部。
皇上沒有發生,旁邊的侍衛也就不敢動,後面的貴公公也只能閉上眼睛,不忍看。
父親,父親!」
一旁的丞相之子知道事情敗露,也不敢苟且偷生,隨即自殺而亡。
貴公公!」
皇上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身子已經有點搖搖晃晃的了!
陛下,您要保重龍體啊!」
貴公公焦急的衝上去扶助皇帝搖搖欲墜的身體。
來人!」
旁邊的侍衛聽到吩咐走上來開始收拾,侍衛剛剛將丞相和他兒子抬出去,聽皇帝所言好好安葬。
這時衝進來一小公公,跑的有點急摔在了皇上面前。
你這魯莽的奴才,沒看到陛下身體不好嗎?
有什麼事跪好了慢慢說!」
貴公公一副兇狠的摸樣。
是,是,」小太監急急忙忙的爬起跪直,陛下,靜妃在幽蘭殿上吊了!」
你說什麼?
咳咳,咳咳咳咳!」
皇上一聽這話頓時一口氣沒有上來!
陛下,陛下!」
貴公公努力保住皇帝搖搖欲墜的身體,快,快傳太醫!
通知皇后,快。」
小太監一聽急忙從地上爬起朝外跑去。
喧太醫去了。
皇帝今年已經有五十的高齡,有一個自己稱之為皇家木蘭的皇后,有一個看似溫柔嫻靜的靜妃,靜妃是丞相女兒,靜妃育有一子上官世明,也就是當今太子。
可是皇帝老頭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靜妃卻一直等不及自己死去,她想要讓自己的兒子早點登上皇位,所以讓自己學了巫蠱之術的弟弟對皇上進行詛咒,幸好皇后蕙質蘭心,做事果斷而不失智謀將這場陰謀拆穿,皇上這才免於災難。
巫蠱之術及其殘忍,修習巫蠱之術的人同時也會被反噬,受到很大傷害,中了巫蠱的人如果不是及早發現,任輝一天天衰弱下去,直至死亡,一般的人都查不出病症。
皇后雖然拆穿了靜妃的陰謀,卻沒有來得及阻止悲劇的發生;並且知道所有的事都是靜妃和她弟弟在搗鬼,丞相和太子也沒有參與其中,居於丞相的忠誠,一直陪着皇帝走了這麼多年的情分也是許多人所比不了的,所以丞相的死讓皇帝悲痛萬分,加之詛咒之疼還沒有痊癒,所以暈厥不醒。
皇帝暈厥後,皇后果斷下令將太子禁足與東宮,派侍衛時刻監管住,以防他自殺,可是在太子上官世明眼裡他再不會領皇后這份情,在他看來,自己的母妃跟公公都是被冤枉而死,不管怎麼樣,自己的父皇對自己或許已經失去了期望,所以自己無論如何一點要堅持下去,只要自己那個病怏怏的弟弟不生個男孩出來,皇位就是屬於自己的。
皇上還有一個小兒子上官石埠,如家以二十有餘。
此人聰明智慧,而且做事穩重,頗得皇帝的喜歡,可惜他從出生身體就得了不可治癒的疾病,身子總是病怏怏的,尋遍了名醫都無法醫治,皇后也很是欣賞他的才華,於是將自己的侄女慕容環嫁於上官石埠,現在已經懷有七個月的身孕,大家都希望上官石埠的病千萬不要傳給這個孩子才好。
皇上還有幾個弟弟,目前只有兩個王爺在都城,留下來的就是六王爺和八王爺,六王爺是和八王爺均是先皇的老來得子,分別是不同的妃子所生,在五十歲所生,六王爺之後還有一個七王爺,七王爺難產而死,所以在先皇的幾個兒子中,最屬六王爺和八王爺最小。
十年後先皇過世,那時六王爺還小, 和八王爺一樣才十歲,當初留下他們在京城的原因就是看在他年齡還小,而且很是依賴皇上,希望它們長大之後能助皇帝一臂之力,故將其留有都城居住;現今八王爺和六王爺都已經二十有餘,而八王爺卻只顧整天喝酒作樂,完全不將朝政放在眼裡,六王爺卻為人精明能幹,可是由於六王爺是先皇喝醉酒與一宮女所生,他的身份在當今皇家看來是比較低下的,所以皇上並不是很待見他,只是因為一直忙於政務,無法將二人分配到各地而已。
寢宮中,皇帝躺在床上對着自己的皇后微微一笑,他現在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所以只能用微信來告訴她,讓她放心,地上跪着一群御醫,門外跪着一眾大臣,皇后雙手拉過皇帝的手放在胸前。
陛下,放心,我已經找人看住太子了,他不會有事的,你就安心養病吧!」
皇帝聽完微微一笑。
皇,皇,皇后娘娘!」
一宮女跑進來,急忙跪在地上奴婢參見皇后娘娘。」
你們這群奴才怎麼回事,總是毛毛躁躁的!」
一旁的貴公公見狀走上來說宮女。
好了,貴公公,你讓她說吧!」
皇后回頭見宮女跑的氣喘鬱郁,但是還是溫柔道。
是,娘娘!」
貴公公說完退回原位守着。
皇后看着宮女你說!」
是,回皇后,王妃,王妃要生了!」
丫鬟說完終於鬆了一口氣,剛剛緊張到一直說不出來,皇后對下人雖然好,但是做事手段也是非一般的,這些奴婢對她的尊敬和恐懼 不是一般的,所以在她的面前大家也不敢放肆,當然,除了她的貼身宮女穎兒。
什麼!
咳咳咳!」
皇上聽到這個消息甚至比皇后還激動,一下子坐起來,突然咳嗽不停,一旁的太乙見了感覺上來再次把脈,順氣。
皇后先是將皇帝扶正。
轉頭對着丫鬟道:太醫不是說還有一個月嗎?
怎麼就要臨盆了?
有沒有危險,我的皇孫和侄女可是都要保護好啊!」
回皇后娘娘,好像,聽說是王妃今天午間去花園散步不下心滑了一下, 回來後肚子就一直疼,以為疼一會就好了,所以沒有通知皇上和皇后娘娘,也沒找太醫看,沒想到,沒想到晚上羊水就破了!」
小丫鬟儘可能的把話說得清楚明白,但是能聽出來話語間還是有一絲絲的顫抖。
現在,現在去請太醫了,剛剛才派人來通知宮裡,可是,可是!」
丫鬟看一眼旁邊的太醫。
皇后已經明白了什麼意思!
皇后一看,瞬間急躁起來,還看什麼,貴公公快把太醫帶過去。
穩婆過去了沒?」
太醫院的太醫基本都來這裡了,剩下的就是幾個徒弟而已!
穩婆過去了!」
小丫鬟也一片焦急。
快快快!」
貴公公一聽也急了,叫上幾個太醫就準備往王府而去。
咳咳,你,你們幾個也跟過去看看,快,快!」
皇帝忍着咳嗽對下面剩餘的太醫說道;太醫見皇帝的身體不太好,只能看看一旁坐着的皇后。
見皇后揮揮手,幾個太醫才收拾了追着而去。
太醫走後,瞬間感覺屋內還是空蕩蕩的,所有的大臣被皇后下令擋在外間,只聽他們在外竊竊私語。
皇后啊可能這皇帝微微一笑,他們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現在皇后已經四十五歲了,小皇上五歲,兩人多年的夫妻,彼此都惺惺相惜,尊敬有加。
皇后叫來幾個手腳麻利的小丫鬟為皇帝換上衣服,兩人牽着手走出大門。
陛下來了,陛下來了!」
外面的大臣見皇帝和皇后牽着手走出來,瞬間跪正,矯正身姿。
參見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眾大臣伏在兩人腳下。
咳咳!
平身!」
皇上咳嗽着好不容易說完兩個字,皇后一直扶持着她,幫他在背上順氣,心想看來那巫蠱的詛咒還沒有好乾凈,看了一眼下面的群臣。
本宮和陛下要去王府看望我們的孫兒,眾位大臣是否願意一起前往那?」
大臣們聽皇后這麼一說,本來愣了一下,隨即伏到地上臣等願意前往!」
聲音響徹整個宮殿。
天上的月亮已經掛在了東方,它在慢慢的往上走,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在這晚上,他將把整個皇宮照亮,譜灑着他皎潔的光輝。
皇上的龍靚在月關的照耀下緩慢前行, 一路往東邊的宮門而去,後面跟着一眾大臣。
穿過宮門,走上街道,進入王府,雖然天已經暗下來,但是還是有很多人出來看熱鬧,皇上龍靚過處,臣民必伏地相迎。
處了打仗歸來。
大家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陣仗後面跟着的全是朝中數一數二的大臣,將軍等人物,周邊還跟着許多宮女和太監;大臣後方跟着御林軍,從高處看去就像一條長龍,皇上的和皇后所坐的龍靚就是龍頭,一直到龍頭扭進了王府伏地的才起來離開。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陸少的追妻火葬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