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家小悍妃:帶着全家討生活
農家小悍妃:帶着全家討生活 連載中

農家小悍妃:帶着全家討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步千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顧春遠 顧梅朵

顧梅朵,穿成九歲小女孩咱不怕咱天生神力,自帶空間咱發家致富什麼?父母哥哥老實,沒事,我全力守護着咋地?爺奶是極品,沒事,看我砸他滿臉桃花開媽呀,這小老虎是紅色的?正好,這不就是我的寵物嘛可是......那個美男,你是誰誰,......咱們不熟完了,這個......小女子真的無奈呀如果能一路相伴,瀟瀟洒灑,也不錯呀展開

《農家小悍妃:帶着全家討生活》章節試讀:

第9章

這時候,顧梅朵終於晃到家了。

「爺爺,爹,你們怎麼回來了?哎呀,五叔,您老人家這是福星高照,紅光滿面呀。」

村民們一陣偷笑。

老孫氏「嗷」一聲衝過來,「說,是不是你把春來和春勝藏起來了?」

大家都覺得老孫氏這是胡攪蠻纏,顧梅朵藏孩子幹嗎。

卻不想,顧梅朵說:「我沒藏他們呀,我把他們送給大煙袋了。大煙袋把他們藏起來了。」

眾人一驚,「大煙袋是誰?」

田氏和鄭氏一起衝過來,緊緊抓着顧梅朵:「快說,大煙袋是誰?」

「大煙袋是牙婆子呀。奶奶沒跟你們說嗎?奶奶聯繫了大煙袋,要賣了家裡兩個小孫子。我兩個弟弟都五歲了,不是最小的。那小孫子不就是春來和春勝嗎?」

老孫氏氣急了,大喊道:「放屁,我要賣的才不是他們呢!」話一出口,她知道壞了。

顧梅朵緊盯着老孫氏:「這麼說,奶奶你原來打算要賣的,是我兩個弟弟呀。」

老孫氏怎麼能承認呢。她想轉移話題。

「快說,你讓大煙袋把春來和春勝帶哪去了?」

顧梅朵咬着主題不放,「奶奶就是想賣了小四和小五是吧?」

顧梅朵一把拽過她老爹:

「大家看看,這是我老爹顧老四,他這一輩子,就知道幹活,他爹娘讓幹嗎就幹嗎,給吃多少就接多少,毫無怨言。」

顧梅朵又拽過兩個哥哥,「這是我哥哥,和我爹一樣,十分聽話。我估計,就是買來的奴才,都沒這麼聽話的。」

顧梅朵一抹眼淚,「還有我娘陶氏,為顧家生了四個兒子,這且不說。那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叫幹什麼就幹什麼,比奴才還好用。」

「嗚嗚……」

上次訴苦,只顧家人在。現在村裡人都在,她必須爭取同情,分家才能順利。

顧梅朵一抹鼻子,哽咽道:「大家看看,就是這麼一家子的老實人,這老太太還不放過。上次為了給顧春立交束脩,要賣了我兩個弟弟。這次又為了給顧春立湊聘禮,還要賣了我兩個弟弟。

我爹和哥哥給他們賺錢不說,還要用我弟弟換錢,感情我們四房就是給你們換錢的呀。你們還當不當我們是一家人呀?啊……?!」

最後這個「啊」,顧梅朵是放聲大喊出來的。「這是不是越老實越該死,越耍橫越吃香?那我就讓你們看看,誰更橫!」

顧梅朵拽過老孫氏,一把把她摁地上坐着,就像栽了一棵蔥似的。把顧老頭也弄她身邊坐着去。這特么是老爹父母,不能動。

顧梅朵也不理會老孫氏的嚎叫,一把拽過顧老大,雙手舉起來,向前一投,扔遠處柴草垛上。然後是顧老三,顧老五,通通扔過去。摔得他們鬼哭狼嚎滴。

顧梅朵又扯過小孫氏和鄭氏,一人推了一把,讓她們地上坐着去。

顧梅朵拿出背簍中的棍子,一指地上的顧家人:「說吧,你們是不是想上天?我成全你們。大不了我一命抵一命,我和你們拼了。」

顧老三幾個忙站起來,說道:「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顧梅朵呵呵兩聲:「你們也不是什麼好餅,別以為我不知道,幹活的時候你們總是偷懶不說,還總是把你們的活兒讓我爹和哥哥干。怎麼不懶死你們。

我以前的話你們當我是放屁呢?欺負人沒夠是吧?今天趁村裡這麼多鄉親在場,我宣布:我要分家,我們顧家四房從顧家老宅分出來,這些個懶貨,黑心的玩意,我們不伺候了。」

一聽顧梅朵要分家,老孫氏急忙爬了起來。她是看不上四房,可她從來沒想過要分家,尤其是把四房分出去。這可是一家子的好勞力呀。

「我不同意。你個小死畜生,大逆不道的玩意,我打死你,我讓你分家!」

顧梅朵就那麼穩穩地站着,冷眼看着老孫氏。

老孫氏懼了,不敢上前。

這時顧老大喊道,「別說這些沒用滴,快說,孩子哪去了?要了我的命喲,我的春來呀!」

他一喊,田氏就跟着哭,鄭氏也哭。顧家院子里一片哭聲。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誰家在辦喪事呢。

顧老頭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起來,陰狠的目光看着顧梅朵:「你要分家。」

「對,我-要-分-家!」

「你說了算嗎?」

顧老大顧老三忙幫腔道:「小屁孩子毛還沒長齊,要分家?你家大人還沒死呢。」

顧梅朵小胸脯一挺:「顧家四房,現在我說了算。」

眾人一聽,都齊齊看向顧老四爺三個。大雙胞胎一齊點頭,表示贊成。兩人還一齊拉着顧老四,讓他也點頭。

顧老四看看爹娘,又看看兒子,最後,點了點頭。不點頭,說不定什麼時候,兩個小兒子就沒了。

顧老頭瞄了顧老四一眼,對顧梅朵說道:「分家的話,以後別再提了。今天的事,爺爺給你做主。」

眾人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呢,只見顧老頭拉過老孫氏,「**」左右開弓,一連打了老孫氏七八個巴掌。打得老孫氏兩眼冒金星,滿嘴流血,哇哇大哭。

顧老頭對老孫氏惡狠狠地說:「我只說一遍,再有賣孫子的想法,我休了你。記住了。」這個蠢貨,每次都把事情辦砸了。

老孫氏抹着嘴上的血,急忙點點頭。

顧梅朵看着顧老頭,這老頭什麼都知道,只是不管,樂見其成,其實,他才是能做主的那個。什麼時候老孫氏收拾不了亂攤子了,他才出手。

哼哼,老爺子,咱們走着瞧!

顧老頭溫聲對顧梅朵說:「你現在能說說,兩孩子哪去了嗎?」

顧梅朵歪着小脖子,就是不說話。我急死你們。

田氏和鄭氏一齊哄着顧梅朵:「朵朵呀,春來(春勝)那麼小,一定嚇壞了,快告訴我們,他們在哪裡?他們一定想家了。」

「他們小,我弟弟就大嗎?奶奶能賣了我弟弟,為什麼不能賣了他們?不都是孫子嗎?」

顧老五看媳婦問不出來,瘋了一般沖向顧梅朵,大吼道:「說,孩子呢?」他可就這麼一個兒子呀。

顧梅朵翻了個白眼:「喊什麼呀,顯你嗓門大呀。又不是我要賣的。找你娘去。」

田氏和鄭氏坐地上放聲大哭,哭得死去活來。

顧老頭刀子一樣的目光看了顧梅朵一眼,把老孫氏拽過來,又是幾巴掌,「說,還賣不賣孫子了?」

老孫氏這麼一會功夫挨了十多巴掌,她徹底蒙了。「不賣了不賣了。」

顧老頭:「朵朵,現在能說,孩子哪去了嗎?」

顧梅朵哼了哼,「我哪知道哪去了?鎮上有個什麼王記肉鋪,她們說什麼要賣去當大官兒小倌兒。

這是她們給我奶奶賣孫子的十五兩銀子。」

說著,顧梅朵把銀子扔給了顧老頭。

顧老大顧老五一聽,賣去當小倌兒?我的天哪。兄弟二人一齊跑出去,那叫一個快呀。田氏和鄭氏緊隨其後。

顧老頭一疊聲喊道:「拿着銀子呀,銀子!」可哪裡還有人影兒了。

顧老頭進了屋,估計是拿銀子去了。往回贖人,怎麼可能是原價。

顧老頭也急急追兒子去了。

老孫氏吃人的目光瞪着顧梅朵,顧梅朵笑了,「我讓你賣孫子。」

老孫氏一哆嗦,趕緊進了屋。

看熱鬧的村民一轟散了。

院子里,除了顧老二,就剩下四房的爺四個了。

顧梅朵把那爺叄推屋子裡,「爹,哥哥,咱們很快會分家的。那時候,日子就好過了,相信我。」

顧老四一臉茫然,雙胞胎兩眼放光,一齊點頭。

生活還是有希望的啊!

《農家小悍妃:帶着全家討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