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兒說,我爸毒梟,罪該萬死
女兒說,我爸毒梟,罪該萬死 連載中

女兒說,我爸毒梟,罪該萬死

來源:google 作者:焚書證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海斌 林淑怡 現代言情

女兒親手把身為國際頭號毒梟的父親送入法庭,要置於死地,沒想到父親竟是……展開

《女兒說,我爸毒梟,罪該萬死》章節試讀:

此刻網絡上網友們看到這一幕,紛紛怒了。

「惡毒啊!!」

「這種閨蜜,怎麼不死全家,太壞了!」

「無恥!!這還是人嗎?小小年紀,竟然這麼下作,老子恨不得抽她幾大耳光!」

網絡上一陣狂噴,許多人憤憤不平。

可惜,從始至終,林海斌都沒正眼看她一眼,目光始終盯在梁小冉身上。

梁小冉臉色潮紅,眼眸中有出賣自己的羞愧,更多的是朋友背叛的憤怒與悲哀,她眼神中透露着痛苦和彷徨。

林海斌淡淡道:「姑娘,你很嫩,也很純,很合我的胃口。你也沒必要跟這種坑死你的爛閨蜜一條道走到黑了,這樣吧,我出十萬買你的第一次,至於後續,每個月不低於三萬塊錢。」

「只要你同意,現在就可以給你打一萬塊錢訂金,如何?」

這下,梁小冉閨蜜急了。

要是梁小冉同意了,她所有的介紹費就打水漂了。

「你放屁!!」

她憤怒的指着林海斌大罵。

「狗一樣的東西,你他媽算老幾啊!冉冉你別聽他的,這一看就是死騙子!」

她一把拉起梁小冉要走,同時不忘用惡毒的目光盯向林海斌。

「老混蛋,你給我等着,你必定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這話一出,林海斌身旁的一眾下屬頓時笑了,當今國際上,可還沒誰敢這樣跟泰瓦集團的老大這樣說話的。

林海斌神色輕淡的給了下屬一個眼神。

當即,一個下屬上前一巴掌就抽在閨蜜臉上。

一聲脆響打得閨蜜呆若木雞,整個人嚇得呆立當場。

梁小冉也嚇得尖叫一聲。

下屬冷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你根本不知道你惹的是什麼樣的存在。」

閨蜜終於回過神來了,歇斯底里大吼:「該死的,你竟然敢打我!你們有種就給我等着,我馬上叫人!呆會兒,等王哥來了,我看你們還怎麼囂張!」

下屬不屑的撇撇嘴,但眼神卻看向林海斌。

林海斌淡淡道:「讓她叫吧,把事情了斷一下,我不希望我的後宮天天被人惦記着。」

下屬眉開眼笑:「好嘞!」

他一把提小雞仔似的將閨蜜提到一旁,又賞了一巴掌後,道:「打!現在就打,讓你那所謂的王哥立即滾過來。」

閨蜜又氣又怒,冷笑道:「看來你們根本不知道王超王老闆在龍海的威名,等他來了,我看你們還怎麼囂張得出來。」

她立即拿手機打電話。

而林海斌則看向心慌神亂,惴惴不安的梁小冉。

「叫什麼名字?」

「梁……梁小冉……」

「為了打消你的顧慮,訂金我可以先給到三萬,只要你能伺候好我,我還會不定量打賞。我只給你一分鐘,考慮一下吧?」

一旁,她閨蜜更急了,連忙勸說,讓她不要相信,這是個騙子。

沒想到梁小冉卻突然猛的抬頭沖她怒吼:「你給我閉嘴!」

她眼中那種憤怒和失望,看得讓人心疼。

她看向林海斌,眼神猶豫再三,可心中一想到病床上重病待治的母親,她還是含淚一咬牙,點下了頭:「我……我答應了。」

看到這一幕,網絡徹底炸了。

無數人忍不住怒罵。

「混蛋啊!!林海斌這個禽獸,還有什麼是他干不出來的?一個四十多歲的老頭子了,竟然對這麼可憐的女孩用這種齷齪手段!」

「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更何況,他那些錢都是骯髒的錢,是坑害無數老百姓換來的錢!」

「禽獸不如!豬狗不如!」

網絡上一陣怒罵。

陪審席上,林淑怡看着銀幕中的父親,心中充滿了恥辱與羞憤,捏着拳頭的指甲都深深嵌入了血肉里。

下一刻,林海斌還是當場轉了三萬塊錢給梁小冉。

然後沖身旁下屬一招手:「小鍾,把她先送到我房間!」

「是!老大!」

拿到錢,梁小冉在無盡不安與恐懼中,還是毫無反抗的被帶走了。

看到這一幕的網友忍不住陣陣怒罵。

可就在這時,畫面中,咖啡館門外傳來一陣跑車的引擎聲。

只見一個大概只有一米五,頭髮稀疏,腦滿腸肥的矮矬胖子帶着一伙人風風火火的趕了進來。

一見到這胖子,梁小冉閨蜜便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連忙嗲聲哭喊。

「王哥,快救救我,這些混蛋全然沒將你放在眼裡,他們欺負我。而且小冉那裡我都快談好了,硬是被這個死老頭子搶了!王哥,他竟然敢搶你的女人。」

「什麼?在老子的地盤,竟然還有人敢跟我王超搶女人?不知死活!」

王超怒火中燒。

可無論是網絡上還是法庭上,所有人看到他這幅模樣,都差點兒忍不住沒吐出來。

「天吶,難以想像,梁小冉要是被這樣的貨色壓在身下,那得多噁心啊!」

這時,王超手中抄着一根棒球棍,怒指林海斌。

「狗東西,你是自己主動跪下,還是我來教你跪?在龍海市,你難道不知道老子的名聲嗎?」

林海斌無奈的搖了搖頭,連話都懶得多,淡淡的看了身旁幾個下屬一眼。

下一秒,原本幾個對他還無比恭敬的下屬,剎那間化身成了戰神。

哪怕王超帶了幾十個人,可是在這幾個下屬面前,都如倭瓜一樣被輕鬆打殘,現場只有一陣陣的慘叫聲。

染小冉閨蜜愣了。

短短不到一分鐘,王超被打得在地上砰砰磕頭求饒,大巴掌如雨點一樣抽在他臉上,打得他慘叫連連。

林海斌這才罷了罷手淡淡起身,帶着下屬走了出去,從始至終,連看都沒多看王超一眼。

這時,在法庭上,韓警官忍不住道:「就是他!王超,另一個犯罪嫌疑人。可他現在徹底失蹤了。」

眾人不解。

有人忍不住怒道:「還用想嗎?一定是林海斌獸性大發,不僅佔有了梁小冉,而且還殺了她!這樣的惡魔,該打入十八層地獄!」

「沒錯!絕世惡魔,梁小冉一定是他殺的!」

「梁小冉若是跟了王超或許還能活,跟了這個惡魔,卻死路一條。」

法官不得不敲錘示意大家肅靜,並繼續觀看記憶提取。

畫面一轉,林海斌便回到了一處寬大的別墅內,進入了一個超大的卧室房間中。

房間內,梁小冉拘束無比的坐在那張又寬又大又軟的大床上,臉上寫着懊悔、不安與恐懼。

砰!

聽見關門聲,她抬起頭,見到了林海斌,嚇得她一個激靈,眼神更加不安了。

林海斌隨手便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梁小冉清純的臉蛋上,恐懼更盛了,她全身都忍不住顫抖起來,羞恥的咬着嘴唇。

一想到自己最珍貴的第一次,竟然要獻給這樣一個可以當也爸爸的老頭子,她再也忍不住眼眸中淚水滴落下來,充滿着恥辱。

可是,想到家中病床上的母親,她咬着牙,含着淚道:「老……老闆……可……可不可以先……把錢轉給我,我怕你反悔!」

《女兒說,我爸毒梟,罪該萬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