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 連載中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有姝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姜棉 穿越重生

姜棉死了,死在了丈夫與妹妹之手;後來她又活了,魂魄附身在玉佩中,親眼看到丈夫與妹展開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章節試讀:

姜棉死了,死在和蔚承安婚後第三年。
有些事情,是她死後才知道的。
死後,姜棉才知道,人死之後魂魄竟然不會立即消失,當時一場大病要了她的性命,等她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竟然附身在蔚承安的身上,變成他腰間的一塊玉佩。
那個時候她才知道,她是怎麼死的。
蔚承安,是東昌侯府的嫡次子,姜棉則是五品小官姜家的庶女,能夠嫁給蔚承安做正妻,可以說是走大運,攀上高枝了。
最初遇見蔚承安的時候,是在姜棉的外祖家。
姜棉的母親,是父親姜逸仁式微時在老家養的童養媳,後來父親中考,卻娶了旁的女子做正妻,嫌棄母親身份低微,配不上自己,把母親和姜棉一同丟在老家,不管不問。
姜棉在鄉野之間,長到了十五歲,意外在山間遇到蔚承安,他當時被毒舌咬傷,是姜棉和母親救了他。
在蔚承安借住在家裡養傷的時候,兩個年少慕艾的人,便漸漸心生情愫。
蔚承安傷好準備離開時,還同姜棉說明了身份,直說他一定會來接姜棉回去成親的,他要娶姜棉做正妻。
那個時候,她受寵若驚,一腔愛意都放在了蔚承安身上,對他的話,沒有不相信的。
蔚承安說什麼,她就聽什麼。
蔚承安讓她等,她便等。
母親蘇氏屢次三番跟她說,不要抱有僥倖,男人都是不能相信的。
她卻聽不進去,村裡人都說她跟一個男子在一起住了三個月,肯定沒了清白,對她指指點點,多有排斥。
好幾次,蘇氏都想要帶着姜棉離開,可姜棉非要在村子裏等着。
一等就是大半年,就在村子裏的人,和蘇氏都在懷疑,姜棉是被人拋棄了的時候,蔚承安帶着聘禮,出現在村子裏。
那時候,村子裏的人和蘇氏,才知道蔚承安的真實身份。
原本七嘴八舌指摘排揎姜棉的村裡人,一下子變得熱絡起來,一個個恭維姜棉,說她是個有福氣的,這一下子就成了東昌侯府的世子妃,可不要太走運。
所有人都說姜棉是運氣好,苦盡甘來,將來肯定要享福不盡。
那時候看着意氣風發乘馬而來的蔚承安,姜棉也以為,自己和母親是苦盡甘來了。
然而,就在她滿心歡喜地帶着蘇氏,和蔚承安進入京城後,她才得知一些事情。
蔚承安將她和蘇氏,送回了姜逸仁在京中的府邸,美其名曰她要從這裡出嫁,可是進入姜家之後,姜逸仁卻和她說,要她和嫡女姜月,一同嫁給蔚承安做平妻。
姜月是姜逸仁和正妻所生的嫡女,容顏姣好,是姜棉從未見過的角色,讓她一看,便有些自慚形穢。
姜逸仁說,姜月是蔚承安母親侯夫人的乾女兒,東昌侯夫人之所以,答應蔚承安可以迎娶姜棉這個庶女入門,唯一的條件就是,讓姜月也入門,她心愛姜月。
如若姜月不進門,她就不會同意姜棉進門。
兩女侍一夫,說出來到底不體面,可是為讓東昌侯夫人答應,姜家和蔚承安只能答應這件事。
如若姜棉不同意的話,便讓姜月自己嫁過去。
這已經是他們協商後的結果,告訴姜棉,只是通知她,如若她不同意,也不會影響到這門婚事。
姜棉想要嫁給蔚承安,就必須同意。
姜棉臉色蒼白,整個人都愣住了,到底是小姑娘,根本沒辦法思考,無法理解眼前發生了什麼。
這時候,蔚承安和姜月一同進來了。
蔚承安拉着姜棉的手,便各種道歉,直言他也是不得已,東昌侯府的門第,到底是姜棉高攀了,如若不答應母親這個要求,他定然沒有辦法迎娶姜棉。
他是真心愛慕姜棉,想要和姜棉在一起,娶姜棉為妻,也是好不容易說服母親,讓姜棉進門做平妻的。
不然,就連現在的機會都沒有。
姜月也是一陣嘆息,她長得漂亮,為人也溫柔,十分體貼地說,知道姜棉和蔚承安是真心相愛的,她也不想棒打鴛鴦,但是侯夫人以死相逼,而她也是真心將侯夫人當成母親一般孝敬的,所以只能答應。
她還跟姜棉說,不用擔心,她進門之後,只能一心侍奉東昌侯夫人,並不會破壞姜棉和蔚承安之間的感情。
等過幾年,姜棉和蔚承安有了孩子,隨便找個名目,將她放妻回家就是。
姜棉整個人還在震驚之中,就被姜月和蔚承安的話又說蒙了。
蔚承安一副深情厚誼的懇求,姜月十分通情達理地退讓,幾乎讓她沒有說不的可能。
她又是真心喜歡蔚承安…… 她就想着,如若能嫁給蔚承安,再怎麼樣都好。
且姜月這麼溫柔體貼,縱然兩個人一同嫁過去,應該也可以互相扶持。
姜棉只能在心裏安慰自己,蔚承安這樣的家世,不可能只娶一個女子。
而姜逸仁還跟她說,如若她答應了這麼嫁過去,他自然會善待她的母親蘇氏,讓她放心。
猶猶豫豫間,恍惚地看見蔚承安通紅的瞳孔,姜棉腦子一熱,便答應下來。
事後,蘇氏知道這件事,拚命地阻攔、勸說,希望她考慮清楚,不要為了這些所謂的情情愛愛,就將自己的一生搭進去。
可是婚事已經定下來,姜逸仁和東昌侯夫人以及蔚承安張羅的很快。
看着蔚承安每日託人送來的禮物和各種她愛吃的點心,姜棉完全沉浸在美好的愛情之中,根本沒有將蘇氏的話聽進去。
後來她才知道,蘇氏的話,完全是預言。
她和姜月一同嫁過去,正如姜月所言,她一心照顧東昌侯夫人,根本不和姜棉爭寵。
而姜棉和蔚承安日子過的也甜蜜,那種甜蜜完全沖淡了,她剛嫁過來的恐慌。
但時間一長,東昌侯夫人聽說,姜月和蔚承安一直沒圓房便不樂意了,一直催促姜月和蔚承安圓房,還百般刁難姜棉。
蔚承安和姜月只得圓房了。
姜月的肚子比姜棉爭氣,圓房過後很快,姜月就懷孕了。
姜棉雖然心痛難過,可姜月和蔚承安屢次三番來找她賠不是,各種道歉,讓她無法計較。
可這件事,就像是傷了姜棉的心,也傷了她的身一樣,漸漸地,姜棉身體越來越差,精神恍惚,很快便形容枯槁,失去了年少的光彩。
蔚承安雖然日日守在她身邊,親自伺候她服藥,可沒幾年,姜棉還是撒手人寰了。
彼時,姜月已經有了一個嫡子。
她原本以為,是自己底子太差,心思鬱結,把自己害死了,可死後,附身在蔚承安腰間的玉佩上,她卻看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章節目錄: